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九百四十六节 各自的援军

第九百四十六节 各自的援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经过一天的修整,汉乌联军,总算恢复了力气.lā
  
  而这时,狼原狙击战的战损与斩获,也统计完毕,送到了张越面前。
  
  这一战,汉乌联军总斩首大约是一千三百余。
  
  俘虏了三千两百多人。
  
  其中包括了一个兰氏的当户(宗种级别),十三个骨都侯,五十多个小王、都尉。
  
  当然,对汉军来说,最重要的还是缴获的战马!
  
  足足五千余匹,精良的战马!
  
  其中,甚至还有两百余匹上等的乌孙马,以及十三匹汗血马!
  
  仅仅是这些缴获,便已经创造了自元封之后,汉匈战争中,汉军的单次缴获记录!
  
  若是换算成钱,起码价值三万万!
  
  特别是那十三匹汗血马,堪称价值连城!
  
  张越几乎将它们像宝贝一样,捧在手心,派人日夜小心照顾、伺候。
  
  甚至,还偷偷的去了空间,取了些空间水和储存其中的秸秆,来喂食和保养这些宝马!
  
  自然,为了胜利,汉乌联军,也付出了惨重代价。
  
  乌恒各部方面,呼奢部随军出征八百余人,只剩下了四百,战损一半!
  
  就是剩下的人,也几乎都是个个带伤。
  
  这也很正常!
  
  呼奢人比其他所有乌恒人,都更惧怕战败。
  
  所以,作战之时,奋不顾身。
  
  而南池部的两千多骑,损失了八百余人。
  
  诸水部也战死了差不多七百。
  
  反倒是塞下氏族的联军,损失相对轻微,只折损了不过三百人。
  
  然而……
  
  这些只是战死的数字,还未包括伤兵在内。
  
  初步统计,各部轻重伤兵加起来,差不多有两千人。
  
  差不多有一半伤兵,受伤颇重。
  
  而汉军方面,虽然打的颇为顺利,但也依然有数十人战死。
  
  包括了二十余名长水重骑兵,以及差不多三十名轻骑兵。
  
  此外,激烈的战斗,导致几乎所有重骑兵的身体表面,都有不同程度的瘀伤。
  
  而重骑兵的战马,也损失了差不多一百多匹。
  
  合上报告,张越叹了口气。
  
  自古以来,一将功成万骨枯!
  
  “传令下去,妥善安置伤兵!”张越吩咐着在一旁听命的严武,道:“本使会亲自派吾之家臣田水,负责监督和指导此事!”
  
  “诺!”严武恭身一拜。
  
  张越则拿起笔,道:“严司马,且去准备,随本使出发之事!”
  
  “一个时辰后,本使与司马,率长水骑兵,向盐泽进发!”
  
  “末将领命!”严武欣喜若狂的拜道,随即转身离去。
  
  而张越则提起笔来,在纸上开始写起报捷奏疏。
  
  …………………………
  
  鶄泽,硝烟渐渐远去。
  
  牧民们,重新恢复了安定平和的生活。
  
  而杨孙氏,则在这里,如鱼得水,快活似神仙。
  
  不过数日之功,她便成功的将这鶄泽的两三万妇孺儿童,统统变成了她的雇工。
  
  她将梳洗、蓬松和纺织毛线的技术与工具,传授给这些乌恒妇孺儿童。
  
  令她们可以不必每日以泪洗脸,而是充满斗志与希望的投入到纺纱工作之中。
  
  到得现在,每日纺纱、浆洗的羊毛数量,已经几近一百石!
  
  此外,更有十余石羊绒,便纺成了毛线。
  
  而织布技术,也稳步传授。
  
  用不了半年,仅仅是鶄泽,恐怕也能月产羊毛、羊绒制品上千匹!
  
  价值数千万甚至上万万,利润起码都有三千余万!
  
  这简直就是一个金矿!
  
  不过,欢喜之余,杨孙氏多少还是有些担忧的。
  
  “也不知道前方战事如何了?”她托着腮帮子想着:“可恨我非男儿身,不然一定亲自前去,为张侍中并肩为战!”
  
  想起那个小冤家,杨孙氏不由得流露出些许的女儿娇嗔神态。
  
  看的她身旁的侍女们,纷纷互相笑着低头。
  
  就在此时,忽然有人来到帐篷之外,禀报道:“夫人!有自称是鲜虞部使者之人,想要求见?”
  
  “您是否要见?”
  
  “鲜虞部?”杨孙氏皱起眉头,对于这个部族,她有所耳闻和了解。
  
  准确的说,应该是非常觊觎!
  
  因为,她听说过,这个鲜虞部,地处旧匈奴孪鞮氏的夏季牧场哈拉海,也就是现在的鲜虞海一带。
  
  地方富饶,有人丁数万之众,牲畜数十万。
  
  但,这些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鲜虞部掌握了一种草原上罕见的资源水虎皮。
  
  这种皮毛,是幕南草原上非常罕见的珍宝。
  
  曾经作为朝贡天子的贡物,敬献去长安。
  
  杨孙氏就有幸曾经买到过一块据说是少府流出的水虎皮大衣!
  
  对于那件大衣,她只有一个感觉太暖和,太舒适了!
  
  几乎可以比肩任何珍宝!
  
  亦是她最喜欢的一件宝衣,平常只有严冬才舍得穿那么几天。
  
  而当初,她为了买到那件水虎皮大衣,足足花了上百万钱,就这还是托了关系,才抢到的。
  
  而,那鲜虞部的牧区湖泊,便盛产水虎。
  
  据呼奢人说,其湖中水虎,成千上万!
  
  鲜虞部的牧民,经常会遇到,然后就猎杀它们,取其皮毛,食其肉骨。
  
  在听说了这些事情后,杨孙氏就对鲜虞部格外上心了。
  
  故而,她同样知道,那鲜虞部之前的种种劣迹。
  
  此时,其使者忽然上门,就算换一个长安一般的贵族之女,都能猜到其来意。
  
  何况是杨孙氏?
  
  所以,她只犹豫了半秒钟,就道:“去告诉使者,小女子近日身体偶感不适,不便会客,还请使者谅解!”
  
  将此事吩咐下去,她就对身旁的侍女们吩咐道:“立刻召集护卫与随从,为我建立警戒!”
  
  “诺!”侍女们闻言,立刻就警觉起来,马上就去吩咐。
  
  而杨孙氏则站起身来,走到帐篷门口,掀开帘子,窥视着外面的动静。
  
  作为一个成功的商人,而且还是一个女商人。
  
  杨孙氏当然不是表面上所见到的这样娇柔、可人、妩媚。
  
  事实上,汉室任何一个大商贾,能走到她这个地位的人,从来没有什么良善之辈,更不会有什么傻白甜!
  
  每一个人的双手,沾满了鲜血。
  
  仇人的、对头的、甚至是路人无辜之人的!
  
  而汉室经商,买卖做着做着,半路摇身一变,成为劫剪大盗,绿林好汉,亦是常有之事。
  
  所以,出门在外,所有大商人,都会带上一支可靠的、足以保证自身安全的护卫武装。
  
  杨孙氏这次出来,就带了百余人。
  
  皆是杨氏自幼培养,或者在外招募的可靠之士。
  
  除此之外,还在雁门重金招募了地方上的豪杰数十人。
  
  有着这支护卫力量在,基本可以保证她的安全。
  
  所以,杨孙氏还是比较安心的。
  
  …………………………………………
  
  “那个汉朝的商人,拒绝了见面?”鶄泽以西的一处河流之畔,鲜虞部的大人鲜虞破奴,很是恼怒的踢翻了自己面前的奴隶,用脚踩在他脸上:“一个区区商人,竟也有胆量,拒绝我,伟大的赤山之子的使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