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九百四十七节 影响

第九百四十七节 影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巍巍天山,白雪皑皑。
  
      山川之下,牛羊成群,穹庐连绵。
  
      象征着孪鞮氏的龙旗,在风中猎猎生风。
  
      是的,和汉一样,匈奴人同样崇拜和信仰龙。
  
      特别是王族孪鞮氏,便是以龙为图腾。
  
      其历代先祖埋骨之所,更是号称‘龙城’。
  
      只不过,汉人主要是以应龙为图腾。
  
      而匈奴人信奉的龙,则加入了许多原始萨满教的信仰符号。
  
      与汉的应龙相比要怪异些,也更细长。
  
      站在龙旗大纛下,狐鹿姑凝神沉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直到,他的长子左贤王壶衍鞮走了过来,他才回过神来,问道:“壶衍鞮,可是有事?”
  
      壶衍鞮看上去大约二十余岁的样子,大约七尺左右,留着匈奴人传统的髡头小辫发,给人以一种凶狠的印象。
  
      “父单于!”壶衍鞮微微躬身致意,然后才说道:“斥候报告,汉朝的居延兵团,有所异动!”
  
      “至少发现了三支从边墙后调来的骑步兵的旗帜!”
  
      狐鹿姑闻言,立刻严肃起来,问道:“果真?”
  
      “果真!”壶衍鞮左手抚胸,行礼道:“瓯脱王,已经确认了情报!”
  
      汉与匈奴,在居延地区,对峙了二三十年。
  
      彼此,对对方,都有着足够关注!
  
      彼此之间,互相收买胡商,充作间谍,探听情报,更是基本操作!
  
      不夸张的说,居延那边就算李广利打了个喷嚏,单于庭也会随即得到消息。
  
      何况是这种大规模的军事调动?
  
      “李广利想干什么?”狐鹿姑皱着眉头,不是很理解的踱着脚步。
  
      居延汉军,忽然增兵,这对他来说,绝不是什么好消息!
  
      因为只要打开地图看看就知道了,汉军只要从居延出发,翻过浚稽山,就能进入匈奴最敏感的私渠比鞮海(今邦查干湖),这里是浚稽山与金山相连的一个湖谷盆地,更是匈奴最重要的战略要地!
  
      因为,此地是前往余吾水的最佳通道。
  
      更是控扼着东西浚稽山与金山之间的关键通道。
  
      沿着私渠比鞮海向西,就将进入匈河流域,而越过匈河,前方就是余吾水!
  
      上一次的余吾水会战,就是李广利兵团忽然从居延翻越浚稽山,占领私渠比鞮海后,迅速进军匈河流域引发的。
  
      上上次,汉大将军、长平侯卫青在漠北决战时,也是沿着这条通道,打通了前往燕然山的道路。
  
      故而,对匈奴来说,居延就是他们的最大的威胁!
  
      如今,李广利忽然一改之前的‘看戏’状态,从边墙之后,调集兵马,入驻居延。
  
      这令狐鹿姑不得不警惕!
  
      因为,一旦居延兵力超过三万的临界线,就意味着汉军肯定要发起新一轮的进攻了!
  
      不然,集中这么多兵力去居延,居延的屯田将难以负担!
  
      “儿臣听说,好像是汉朝国内有变……”壶衍鞮低头答道:“有些不好的消息,在居延和河西等地传播……”
  
      “嗯?”狐鹿姑问道:“难道是汉朝的老皇帝病了?”
  
      “或者,汉朝的那个太子又出事了?”
  
      “若是这样,那就太好了!”狐鹿姑美滋滋的说道。
  
      他这一生,最大的愿望,便是熬死汉朝的那个老皇帝!
  
      在狐鹿姑了解的情况来看,目前汉朝之所以坚持战争,全赖那个老皇帝的固执!
  
      是他,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将大量军费、军粮拨给李广利。
  
      也是他,不断督促和催促着汉朝军队进攻!
  
      更是他,从一开始,就坚持投入巨资,兴建边墙!
  
      三十年来,汉朝人把长城,从河朔一直修到了居延!
  
      而且,其长城(边墙)的构筑策略是——打到哪,修到哪!
  
      这三十年来,汉朝人先是修复了河套秦塞,然后又把酒泉、武威围了起来。
  
      接着,就是居延、轮台!
  
      除了边墙,一个个障塞、烽燧,也不断出现。
  
      依托着这强大的防御系统,汉朝军队,始终抓紧了那根捆在匈奴脖子上的绳索,并不断用力勒紧!
  
      除了这些事情,那个老皇帝还不厌其烦的,将其国内罪犯、奴婢与刑徒,送去居延、武威。
  
      短短三十年,就改变了河套、河西的人口结构。
  
      汉人数量,从零发展到了目前的百万之众!
  
      深深的硬造了一块稳固的新疆土!
  
      现在,匈奴人若再去河朔、河西,恐怕没有人会再认得,这些过去的牧场与草原了。
  
      因为如今,这些地方,粟麦连绵,禾黍油油。
  
      像居延,就干脆从一个纯牧场,变成了今天的农耕之地。
  
      更夸张的情况,出现在轮台!
  
      汉朝人花了十几年时间,硬生生的在从未有人耕作过的轮台,开垦出了粟麦之田十几万亩!
  
      这操作,秀的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瞠目结舌!
  
      但这些事情,每一个的投资,都是无比巨大的。
  
      狐鹿姑问过很多人,包括李陵、卫律等汉朝降臣。
  
      所以他知道,汉为了维持在边境的积极进攻与屯田改造。
  
      每年国家财政差不多三分之一的资金,都砸了进去!
  
      仅仅是朔方、酒泉的开发,就在二十年里,花了差不多一百亿钱!
  
      也就只有汉朝那个固执的老皇帝,才舍得如此重资持续投入!
  
      换了其他人,狐鹿姑觉得,大约早就放弃了。
  
      所以,他才要将自己的人生目标设定为熬死那个老皇帝!
  
      熬死了他,匈奴才有希望和未来!
  
      壶衍鞮却是低着头,道:“父单于,儿臣打探到的消息,有些不好……”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河西和居延,都有传说,丁零王在漠南吃了败仗,呼揭人被汉朝骑兵消灭了……”
  
      “汉海西候李广利,因此增兵居延,要与那个刚刚打了胜仗的汉侍中争锋!”
  
      狐鹿姑听着,却是满脸的不可思议。
  
      “呼揭骑兵被汉朝骑兵消灭在漠南?”他摇着头:“这怎么可能!”
  
      “我前不久才得到消息,姑衍王虚衍鞮带着姑衍万骑去增援丁零王了,算算时间,姑衍王早就和丁零王会师了才对!”
  
      “这样算上呼揭、丁零王带去的兵马以及姑衍万骑,丁零王拥有差不多一万三千多兵马,区区一个侍中使者,如何吃的下?”
  
      这个事情,狐鹿姑是无论如何都不愿意相信的。
  
      卫律,那是匈奴最好的指挥官和统帅之一了。
  
      无论是军事素养还是格局眼光,都仅次于一直有些矫情,不肯直接帮助匈奴的坚昆王李陵。
  
      以卫律的水平,狐鹿姑不相信,一个汉朝的小年轻,就能对付的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