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九百五十二节 曲线救国 2

第九百五十二节 曲线救国 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夜半时分,张越正睡得舒服之时。
  
      忽然听到一阵阵低沉的声音。
  
      然后他就醒了过来,发现,自己身边不远处,司马玄和续相如都已经在等着他。
  
      “什么事情?”张越披着上衣起来问道。
  
      “匈奴使者,星夜而来……”司马玄低头道:“此刻使者人在帐外……”
  
      “匈奴使者?”张越皱了皱眉,挥手道:“让他进来!”
  
      “诺!”
  
      须臾之后,一个穿着羊皮袄,一脸狼狈的男子,就被带到了张越跟前。
  
      “匈奴姑衍王使者韩国瑜,拜见汉侍中、建文君张公!”来人一见面,便立刻用着汉家正统的礼仪,拱手作揖,长身而拜。
  
      “韩国瑜?”张越微微一笑,也不在意,直接道:“使者请坐!”
  
      诸夏民族,自古乃是礼仪之邦。
  
      所谓两国交兵,不斩来使!
  
      所以,张越也就自动忽略了对方的潜藏属性,将之视为一个正常来交往、谈判的使者。
  
      “使者此来,贵主有何口信要交托?”张越轻笑着问道。
  
      “吾主姑衍王,遣小臣来此,乃是向贵军及贵国解释的……”名为韩国瑜的男子低着头,道:“贵国所指责之事,吾主亦是深有同感!”
  
      “故而,特地派小臣,来向贵国与贵军解释!”
  
      “若是侍中阁下,可以宽宏大量,对我主及我军网开一面,我主姑衍王发誓,永与汉为亲,约束部下,不再为汉为敌!”
  
      “更愿竭尽所有,推动匈奴中国化,以周公、孔子之礼仪制度,化匈奴百万之姓!”
  
      “呵呵!”张越还未说话,一旁的续相如就已经冷笑了起来:“区区夷狄蛮子,也敢夸口什么行中国制度?”
  
      “那岂非是沐猴而冠,东施效颦?不过徒惹他人耻笑而已!”
  
      其他汉军将官也都是哈哈大笑起来。
  
      当代的汉家高层贵族,有着足够的理由和信心来蔑视与贬低整个已知世界。
  
      在大部分汉人眼中,整个世界就是两个板块。
  
      一个叫中国,一个叫夷狄。
  
      韩国瑜听着,并不恼怒,只是低声道:“数百年前,楚王曾曰:我蛮夷也,不与中国之号谥!天下诸侯汹汹,大加鞭笞,以楚为蛮,于是《诗》曰:夷狄是膺,荆舒是惩!然则今日,楚王,中国之王也,刘氏之宗室所领,楚地位汉郡,楚人为国人!”
  
      他微微抬头,看向其他人,问道:“公等安知,今日之匈奴,百年、千年后非中国邪?”
  
      众人听着,都是一楞。
  
      张越却是笑着拍了拍手掌,给对方点了个赞,道:“阁下说的好!”
  
      在历史上,这确实是真实的一幕。
  
      宣帝之后,南匈奴的贵族与牧民,就已经将是否获得汉承认与册封,视为单于合法性的重要一环。
  
      即使那个反汉的郅支单于,也做过向汉朝贡和献质的举动。
  
      他最终反叛,只是因为大汉天子更喜欢乖顺的呼韩邪,因为吃醋而起兵反汉。
  
      所以,陈汤斩其首级,汉家朝堂上却并不承认他杀的是匈奴单于,而是伪单于。
  
      “不过……”张越轻笑着:“匈奴如今,终究依然未遵汉制度,未崇汉天子……”
  
      “汉匈依然处于战争状态啊……”
  
      “所以小使此来,乃是欲告侍中阁下,及诸位明公:若侍中公能高抬贵手,网开一面,许我主北归,则百年之后,汉匈必将如兄弟手足,同文同种,共治四海!”
  
      “哈哈!”张越听着仰天大笑:“自古以来,中国秉威严,总率万国,日月所照,江河所流,皆为臣妾!”
  
      “故诗云: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中国从不与夷狄并立!”
  
      “也从不与人分享天下!”
  
      “不为臣妾,既为齑粉!”
  
      张越站起身来,居高临下,气势汹汹的看着对方:“请贵使回去转告贵主:为臣妾乎?为齑粉乎?王其自图之!”
  
      于是,挥手送客。
  
      对方见着,也只能再拜而辞。
  
      等对方离开,张越便看向司马玄与续相如,下令道:“司马将军、续将军,今夜与明日,请务必提高警惕,扎紧篱笆,以防其狗急跳墙!”
  
      “诺!”司马玄与续相如恭身拜道:“末将等领命!”
  
      “善!”张越笑道:“如此,姑衍骑兵,则已为吾瓮中之物!”
  
      …………………………………………
  
      一个时辰后,韩国瑜便回到了虚衍鞮面前。
  
      “如何?”一见面,虚衍鞮就问道:“汉朝人怎么说?”
  
      韩国瑜叹了口气,拜道:“大王,臣已经尽力了!”
  
      “然如今汉占据绝对优势,非臣这唇舌之功可以动摇得了的!”
  
      “汉人命我转告大王:汉秉威严,总率万国,日月所照,江河所流,皆为臣妾……他们让大王选择……是为臣妾……还是齑粉……”韩国瑜低着头,小心翼翼的转达着。
  
      他和虚衍鞮的合流,其实说起来就有些戏剧性了。
  
      他们的靠拢,纯粹是不谋而合下的偶然。
  
      因为,虚衍鞮想和汉谈判,争取一个有利条件。
  
      但他发现,缺乏适合使者人选,他也没有那个胆量,敢去和姑衍骑兵的匈奴贵族、武士们主动说投降这个话题。
  
      因为那很可能会招致激进派的强烈反对。
  
      所以,他最后发现,自己唯一可以用和依靠的,正是韩国瑜等汉朝降臣、降将。
  
      韩国瑜等人也是一样。
  
      他们想来想去,最后发现,想要立功,自己手里的筹码和力量,少得可怜,几乎无法做到。
  
      这时,他们发现了虚衍鞮。
  
      两者一拍即合。
  
      甚至在这个问题上达成了一致——若汉人可以被忽悠,那自然是忽悠最好,等回了漠北,汉朝人难道还能追过瀚海要求他们履行承诺?
  
      反正,汉人自己不也说过吗?
  
      夷狄从来无信!
  
      届时,学学楚王就可以了。
  
      我夷狄也!
  
      可惜啊……
  
      虚衍鞮摇了摇头,看向韩国瑜,问道:“那本王该如何是好?”
  
      “大王……”韩国瑜想了想,对虚衍鞮拜道:“以臣看来,如今除降汉外,已无他途了!”
  
      “丁零王已败,我军无有后援!而汉军兵力却在不断集结,我军面对的将是天罗地网!”
  
      “以项羽之能,尚且在十面埋伏之中,全军覆没,乌江自刎,何况我军如今不过数千之众?”
  
      “本王何尝不知?”虚衍鞮叹了口气,道:“然则,本王可降,其他人愿降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