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九百五十五节 天单于

第九百五十五节 天单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经过了漫长的跋涉后,难侯山的影子,终于出现在了卫律的视线中。
  
  他终于可以停下来,稍微喘一口气了。
  
  不过,此时,他也已经狼狈不堪。
  
  从狼原一路向北,沿着弓卢水的溯源而上,跋涉了一千多里后,他和他的残部,都已经筋疲力尽。
  
  好在,旅途之中,他得到了几个在弓卢水中游游牧的蠕蠕部落的帮助,获得了食物与草药,才能重回此地。
  
  回首南望,卫律咬了咬牙齿,然后下令:“走,马上回姑衍山,去拜见母阏氏!”
  
  匈奴当代的母阏氏,出生于颛渠氏族。
  
  那是一个可怕的女人,更是一个控制欲极强的女人!
  
  几乎可以与汉室历史上的吕后、窦后相媲美!
  
  若有可能,卫律不愿直接去和照面。
  
  但现在,却已经没有办法。
  
  南征大败,他的部队近乎全军覆没。
  
  姑衍王和姑衍万骑估计也要覆灭。
  
  想要让那位右贤王出来背锅,就只能去见那位母阏氏!
  
  “但愿还来得及!”卫律心里想着,便带着两三百名骑兵,向着姑衍山方向而去。
  
  ………………………………
  
  狼原。
  
  旭日东升,晨光灿烂。
  
  从鶄泽赶来,带着数万牲畜,来此劳军的呼奢牧民们,将带来的牛羊,逐一赶入营地内。
  
  然后,汉军与乌恒义从们,便欢呼了起来。
  
  因为,这些呼奢牧民送来的牲畜,并非是草原上过去,用来宰杀的已经老迈将死的牲畜。
  
  他们送来的,几乎全部都是一岁以下的羊羔与牛犊。
  
  鲜活的羊羔群,咩咩咩的叫着。
  
  牛犊们则茫然的看着自己的周围。
  
  然后,它们就被山呼海啸的欢呼声所淹没。
  
  事实证明,论起吃,诸夏民族从不输给任何人!
  
  就连张越,也是看着这些羊群与牛群,流起了口水。
  
  吃羊和牛,当然不能太老。
  
  太老了,肉就太硬,而且会有膻腥味。
  
  一般来说,草原羊最好吃的就是六个月到八个月之间的羔羊肉。
  
  这种羊肉,哪怕只是用清水萝卜稍微一煮,都会非常好吃,而且没有任何腥膻味,连肥肉都能下嘴。
  
  而牛肉的话,一岁到两岁左右的牛犊,是最佳的食用时期。这种年龄的牛肉,最是鲜嫩多汁,随便用火一烤,便可以美滋滋的吃进肚子里!
  
  唯一的问题是……
  
  张越感慨着:“这是杀鸡取卵啊!”
  
  草原上的牲畜,就是中国的庄稼。
  
  呼奢人将这些羔羊、牛犊送来,几乎等于中国农民将还未成熟的麦稻粟米割下来。
  
  损失之大,可以想象。
  
  “天使!王师能够为小人们报仇雪恨,小人们已经感激不尽,区区牛羊,还望天使与王师豪杰笑纳!”带着这些牛羊,从鶄泽而来的呼奢使者,跪在张越面前,笑着道:“再则,这些牛羊亦是呼奢百姓,自发的捐献,自发的赶来的……”
  
  “天使若是不信,可以去问问与小人同来之人……”
  
  这些都是实话!
  
  汉军,现在对于呼奢人来说,是救世主一般的存在。
  
  特别是他们亲眼尝过了匈奴人的残暴,又亲眼目睹了汉军的神威以及后续的匈奴骑兵不断入侵的事实后。
  
  呼奢各部,都已经吓尿了。
  
  如今,最害怕汉军放弃幕南的,就是呼奢人了。
  
  他们根本不敢相信,没有王师保护的日子。
  
  故而,卖肝卖肾都舍得。
  
  何况是捐出些牛羊劳军?
  
  再一个,呼奢人里也有聪明人。
  
  他们很清楚,汉军在此的军需和军用,肯定都要是从鶄泽拿的。
  
  与其等王师开口,倒不如自己大方些,主动送来。
  
  这样,最起码可以留下一个‘听话、懂事、乖巧’的印象。
  
  对于未来发展与经营,自然是好处多多!
  
  张越听着,自然也不矫情,更不会傻到推却别人的‘好意’。
  
  于是便谢道:“为本使多谢呼奢百姓美意!”
  
  “王师有雷霆之怒,自也有雨露之泽……待本使北伐归来,呼奢诸君的功劳,自会论功行赏!”
  
  “呼奢所费之事,王师也会酌情补偿!”
  
  这一番话,自是说的呼奢人都是千恩万谢,感激不尽。
  
  于是,当天,已经在狼原完成会师的汉军主力与乌恒义从们,便在这草原上,点起无数篝火。
  
  数百名善于宰杀的士兵,拿着刀斧上阵,将近千头牛羊宰杀。
  
  然后,军营内外,就变成了一个天下州郡烧烤技术竞赛。
  
  出生蜀郡的汉军士兵,拿来了花椒、茱萸,来自楚国的汉军士兵们,则将茴香、香叶奉献了出来,河间、邯郸的人,则向大家推荐和表演了名为‘卤煮’的技术。
  
  在这场竞赛中,最耀眼的明星,莫过于长水校尉的将官们带来的数千斤麦粉,以及用这些麦粉制成的各色烤饼。
  
  便连战俘营中的匈奴士兵,也沾上了光,分到了许多的肉汤、骨头和牛杂、羊杂。
  
  贵族们,更是享受到了豪华套餐,可以吃到用了香料的烤肉和烤饼。
  
  至于虚衍鞮这样的人物,当然是张越亲自作陪。
  
  为他奉献了一场味觉与视觉的盛宴。
  
  什么刷羊肉、煎牛排、烤牛骨髓……
  
  甚至,小炒牛肉、茱萸牛板筋、葱爆羊肉等小菜,也是一盘盘端上来。
  
  吃的这位匈奴的姑衍王,就差舌头没有被咬掉。
  
  酒足饭饱后,张越便举起酒樽,对虚衍鞮道:“大王,如今我军士气高昂,兵精粮足,已经可以惠军北上,直捣狼居胥山,为大王基业奠基!”
  
  “不知道,在出征之前,大王可有什么建议?”
  
  虚衍鞮闻言,连忙放下手里的切肉用的小刀,摸了嘴巴,起身拜道:“回禀天使,小王幸得天使不弃,信重至极,常欲报恩,今闻天使之言,小王斗胆,有几句浅见……”
  
  张越笑着请道:“请大王详叙之!”
  
  虚衍鞮于是,便将自己掌握和所知的弓卢水流域特别是穿越整个瀚海的弓卢水河道情况,向张越阐述了一遍。
  
  张越听完,忍不住的点点头。
  
  虚衍鞮所讲之事,是符合张越所知的地理、自然常识的。
  
  从这也能看出来,虚衍鞮确实是真心实意的愿意和汉军合作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