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九百五十七节 晴天霹雳

第九百五十七节 晴天霹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延和二年夏四月十二中午。
  
  张越终于见到了著名的弓卢水。
  
  湍急的河水,在崖原的东南绕出一个巨大的河湾。
  
  滚滚河水,就这样一路奔流向东,最终注入遥远的黑龙江。
  
  河岸两侧,芳草菲菲,数不清的野花,开满了河谷上下,充沛的水气,使得哪怕在夏天,这河谷地区也依然绿意盎然,成为了千里瀚海中的绿洲。
  
  数不清的蝴蝶、飞鸟与昆虫,被吸引到这里。
  
  张越策马,沿着河岸走了一遍,将此地的大致情况摸了一次。
  
  不得不说,这条弓卢水,确实是一条大河!
  
  河道最宽的地方,几近二十丈,如湖面一般深沉。
  
  而且,河水湍急,波涛汹涌。
  
  好在,在河湾处,相对较窄,水流也比较平缓,适合搭建浮桥。
  
  随军而来的飞狐军隧营步兵,在抵达后,立刻就开始了伐木、造桥作业。
  
  西元前的中国,制造浮桥,主要是用舟。
  
  用数十甚至上百条串联在一起的木舟,构成浮桥的主体,然后固定的木舟上,铺设木板,用绳索捆绑在一起,形成一条可供人马辎重通行的浮桥。
  
  这事情,说起来看似简单。
  
  但实则,困难无比。
  
  哪怕是专业的隧营,也花了许多时间来勘探和测试。
  
  然后,再派人划着木舟,抵达对岸,拉起一条作为连接的绳索。
  
  在这个过程中,有人发现了匈奴人先前过河时,营造的浮桥残骸和一些没有被烧毁的桥墩。
  
  这让整个浮桥工作的进展,得以大大加快。
  
  经过两天的紧张建设和铺设,飞狐军的数百名隧营士兵,成功的在这弓卢水两岸,建立起八条可供辎重马车通行的浮桥。
  
  于是,汉军主力,便从这些浮桥上,有序通过。
  
  一时间,弓卢河上,密密麻麻的人马、车流,汇聚成洪流。
  
  时隔二十七年,在冠军侯骠骑将军霍去病济弓卢水后,又有一支打着黑龙旗的军队,跨过这条匈奴人的母亲河,踏上了河北的河谷土地。
  
  而展现在汉军面前的,则是一个荒漠、河谷、黄沙与戈壁并存的世界。
  
  这一天,是汉延和二年夏四月十四(乙未)。
  
  ……………………………………
  
  汉军跨越弓卢水之时。
  
  远隔万里的西域重镇轮台城中,也迎来了数年来的第一支新生骑兵。
  
  原本驻屯于敦煌的敦煌校尉部,一千五百骑兵,护送着五千多民夫,将超过十万石的粮草,运抵此地。
  
  这样,加上去年轮台屯田所获的麦豆。
  
  这座要塞,现在拥有了超过五十万石军粮。
  
  足够支撑三万大军,一个月的需要!
  
  而如此大规模的军粮输送行为,立刻就像一块巨大陨石,砸进了西域本就沸腾的局势中,引起无数连锁反应。
  
  无数情报与信息,向水花一般,不断飞向设立在天山南麓的单于庭中。
  
  “单于!敦煌汉军,向轮台运粮了!”
  
  “禀大单于:姑墨王报告,三日前,发现乌孙昆莫翁归靡的王庭大纛,离开赤谷!”
  
  “禀大单于:有商旅报告,汉遣使者,入大宛王都,以天子节欲发大宛兵!”
  
  “大单于:楼兰王的车师都尉主力,在昨日离开楼兰王都,去向不明!”
  
  一个个消息,皆如晴天霹雳,将狐鹿姑原本的好心情,一下子破坏的干干净净。
  
  本来,他是很开心的。
  
  在七天前,李陵率军奇袭莎车,然后兵围龟兹,三天之内,就为他打开了通向危须、尉黎、焉奢的道路。
  
  使得他的主力,终于获得了一个一劳永逸,彻底消灭先贤惮分裂集团的机会。
  
  但,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坏消息就接连不断。
  
  先是,斥候报告,先贤惮将其主力向西北收缩,并放弃了整个天山北道的大部分要地。
  
  当时,狐鹿姑还以为,先贤惮只是故技重施,并不敢真正的做出这等事情。
  
  哪知道,先贤惮这次来真的了!
  
  他真的彻底的放弃了轮台北部,将整个天山、西域北道和南道,都放开给汉军。
  
  这使得他不得不手忙脚乱的,立刻将三个万骑的兵力调过去,接管和控制该地区的战略要地,并锁死轮台汉军的北向道路。
  
  好不容易,重新封印住轮台。
  
  结果,却听到了汉军向轮台大举调集粮食的噩耗!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汉军向轮台大举调集粮食,其意图已是昭然若揭!
  
  更不提,居延的汉军主力,也在蠢蠢欲动。
  
  而乌孙、大宛、楼兰,都出现了军队的异常调动。
  
  特别是乌孙昆莫翁归靡的王庭,离开其老巢赤谷,抵近国境的举动,尤为致命!
  
  这让狐鹿姑感觉,仿佛一夜之间,全世界都在与他为敌。
  
  “李广利真的想要和我再次在天山会猎?还是翁归靡那个混账,想要和先贤惮一起来反对本单于?”狐鹿姑咬着嘴唇,现在他不得不去思考,万一汉军在他的主力猛攻先贤惮时,忽然从轮台、居延、楼兰,三路出击,直指天山,他该如何应对的情况?
  
  更不得不考虑,乌孙骑兵,倘若加入战场,帮助先贤惮的可能性!
  
  “大单于,坚昆王急报!”正思考间,又一个使者,捧着一封羊皮信,送到狐鹿姑身边。
  
  狐鹿姑接过来,打开一看,终于露出笑容,道:“果然不愧是先单于看重和倚重的大将!坚昆王,真我匈奴名将也!”
  
  这战报,正是李陵夺下了先贤惮在龟兹国附近最重要的三个牧场的捷报。
  
  这三个牧场一丢,先贤惮的骑兵,就失去了最关键的奶酪和牲畜补充。
  
  只能依靠着危须、焉奢、尉黎这样的小国补充。
  
  显然,这三个小国,承担不了先贤惮的数万骑兵的消耗!
  
  这让狐鹿姑兴奋非常!
  
  “汉军要完成全面动员和组织,起码需要半个月以上!”狐鹿姑站到一块被绘制在羊皮上的地图前,凝视着汉军的轮台、居延与楼兰方向,嘴角微微翘起来:“至于乌孙、大宛的军队,也至少需要一个月,才可能完成集结和支援……”
  
  “他们还需要下定决心,需要调集和聚集粮食、甲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