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九百六十六节 祷余山之战 2

第九百六十六节 祷余山之战 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诸君,好消息!”张越放下手里的报告,笑容满面:“续将军在河曲地带,发现了大约两千左右的匈奴骑兵……”
  
      众人听着,面面相觑,都有些不明所以。
  
      不明白,这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但张越知道,这是他现在收到的最好的一个消息!
  
      也是目前最大的一个机会!
  
      “匈奴人既然主动派遣了骑兵,出现在上游的河曲丘陵……”张越微笑着:“这就说明,他们还是有理想和希望的……”
  
      “有希望,就是最好的消息……”
  
      老祖宗早就教育过了,无欲则刚。
  
      若匈奴人真的龟缩在弓卢水以北,祷余山以南的地区,卡住这条咽喉要道,连头都不露,那么,汉军无论是想要重走霍去病的征途还是折向余吾水流域,都会始终面临此地之敌的攻击与骚扰,始终不得安宁。
  
      故而,祷余山是汉军下一步行动前,必须拿下的要地!
  
      而要拿下它,强攻的话,损失将会非常大。
  
      而且,未必能够成功!
  
      如今,居然有一支匈奴骑兵,出现在本来认为一定会被匈奴人放弃的河曲地带?
  
      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匈奴的主帅,想要建功立业!
  
      虽然张越不明白,他为何会有这种想法?
  
      但……
  
      几乎是下意识的,张越就明白,必须给他机会!
  
      “郭戎,汝立刻去通知续将军,不要与河曲之敌接触,立刻后撤三十里!”张越下令道。
  
      然后他转过身来,看向众将,道:“吾需要招募一批蠕蠕人……”
  
      “让他们代替我军,去与匈奴交战……”
  
      众人听着目瞪口呆,特别是虚衍鞮。
  
      他瞪大了眼睛,满脸疑惑:“那不是必败吗?”
  
      张越咧嘴笑着:“这正是吾所需要的!”
  
      送人头,才能激发对方的好胜心,才能引诱如今猬集在祷余山以南的草原上的匈奴主力伸头出来。
  
      只有乌龟离开了龟壳,才好方便吃掉!
  
      “立刻去做吧!”张越背身下令:“两天之内,本使要见到至少两千以上的蠕蠕骑兵……”
  
      ……………………
  
      几乎是在同时,祷余山下的奢离,也接到了他派去河曲的军队发回来的报告发现汉骑踪影。
  
      他当即,便喜的手舞足蹈。
  
      满脑子,都是胜利、权力和王座!
  
      这不能怪他!
  
      实在是,单于的宝座,太过诱人!
  
      “马上召集所有部族贵人!”他咬着牙齿,下达了命令:“再去告诉糜奢,让他立刻赶回龙城,去拜见母阏氏,将单于将归的事情,告知母阏氏!”
  
      糜奢是奢离的表弟,同时也是他这个右贤王手下的左大都尉,更是母阏氏颛渠氏的妹妹之子,深得母阏氏喜爱,将他派去龙城,是最佳选择。
  
      “您的意志,伟大的屠奢!”立刻有贵族转身而去。
  
      奢离则负手向后,得意起来。
  
      匈奴当前的格局,是匈奴帝国数十年来的矛盾与冲突产生的。
  
      特别是当代单于狐鹿姑与母阏氏之间的矛盾,相当严重!
  
      准确的说,应该是作为匈奴王族的孪鞮氏一系与素来作为匈奴后族的颛渠氏之间的矛盾,日益加重!
  
      从儿单于时代,单于和母阏氏之间,就日渐离心离德!
  
      自冒顿时期以来的默契与配合,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勾心斗角与尔虞我诈。
  
      特别是如今的母阏氏,因为当年李陵杀李绪一事,与已故的且鞮侯单于和现在的狐鹿姑单于闹得很不愉快!
  
      两者,近乎势同水火。
  
      单于要变革,母阏氏就抬出祖制,抬出传统,极力反对、下绊子。
  
      如今,狐鹿姑抱病,而且被迫从西域撤兵。
  
      母阏氏能没有想法吗?
  
      若这时,自己再打一个胜仗,哪怕是小小的胜仗……
  
      奢离兴奋的都要跳舞了!
  
      ………………………………
  
      数千里之外,私渠比鞮海畔,鲜花灿烂,牛羊成群。
  
      在这里休息了数日后,狐鹿姑的身体,终于好转了一些。
  
      刚刚喝了信任的巫医送来的草药,他勉强的坐起来,看向一直守在他身边的右大都尉木亥鞮,道:“辛苦右大都尉了……”
  
      “这是奴才该做的!”木亥鞮连忙跪下来说道。
  
      他本是奴隶,准确的说是匈奴人从西域抓回来的战俘之后。
  
      因为和狐鹿姑年纪相仿,加上机灵、懂事,所以被送到了狐鹿姑身边,作为玩伴兼奴隶。
  
      一路陪伴着他,走到现在,可以说是现在这个单于庭里,对他最忠心的人。
  
      狐鹿姑甚至打破传统,将他任命为单于庭的右大都尉,掌握一半的王庭扈从,更直接控制了单于帐附近的所有武士。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匈奴历史上,大小叛乱、政变,一直不绝于耳。
  
      就连冒顿大单于与老上大单于这样的绝对强势的统治者,也遭遇过无数次政变与叛乱。
  
      最近数十年,单于庭内更是流血无数次。
  
      军臣单于、儿单于以及句犁湖单于,都是死的不明不白。
  
      未遂的政变与叛乱,数都数不清楚。
  
      所以,历代匈奴单于,都在不断强化和加强自身安保。
  
      到得现在,狐鹿姑更是完全控制和掌握了王帐附近五百步的所有武装力量,并用财富、女人和牲畜,确保他们绝对忠诚!
  
      “龙城那边,有什么消息吗?”狐鹿姑问道。
  
      “回禀大单于,奴才得到消息,说是已经发现了汉军的北征骑兵沿着弓卢水前进的踪迹……”木亥鞮低头道:“母阏氏已经下令,命右贤王奢离为帅,统帅仑头、车奢、卢水等十余部骑兵,进驻祷余山,并下令放弃了整个弓卢水以南的全部牧场,撤离了所有牲畜,并将姑衍山、狼居胥山的牲畜、妇孺,向燕然山、金山一带转移……”
  
      狐鹿姑听着,点点头,终于露出微笑:“母阏氏,还是有见识的!”
  
      “此事,母阏氏做的对!”
  
      汉军击破了卫律兵团后,漠北的防御力量,就出现了真空。
  
      狐鹿姑虽然在闻讯后,立刻就做出了撤兵的举动,但,从西域撤回余吾水,并赶去救援圣山与龙城,哪怕狐鹿姑极力催促,他的先头部队现在起码也还需要一个月,才能赶回去!
  
      而主力,更是至少需要四十天!
  
      而这四十天,可能决定兴衰生死!
  
      如今,龙城的消息,让他终于放下心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