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九百七十节 上头

第九百七十节 上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狼烟升腾而起,迅速冲上云霄。
  
  然后,十里外的一个山岗上,又一座烽燧台被点燃。
  
  通过这种沿途上的狼烟传递。
  
  很快的,难侯山下,负责镇守军营的飞狐将军辛武灵便看到了狼烟。
  
  他嗖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匈奴入瓮矣!”
  
  兴奋的都快要跳舞的辛武灵当即就下令:“全军渡河!”
  
  于是,汉军军营中,瞬间战鼓擂起,旌旗飞展,在辛武灵的指挥下,以飞狐军的骑兵为主力,配合乌恒、匈奴骑兵,上万大军,被组织起来。
  
  数百名被挑选出来的士兵,脱掉上衣,赤膊跳入河水之中。
  
  借助着一些木板或者这些天来,宰杀牲畜时,留下的膀胱、皮革制成的一些浮力皮囊,奋力游向对岸。
  
  而这些人,每一个人的腰上,都被系上了一条绳索。
  
  随着他们游向对岸,绳索也跟着不断延伸,很快就在这开阔的河段上,形成了一个无比壮观的场景。
  
  数百名勇士,数百条长而粗的绳索,将偌大的弓卢水河面,变成了渔网一样的存在。
  
  而此时,河对岸负责防御的匈奴人才如梦初醒!
  
  他们一边慌慌张张的点燃了告警的狼烟,一边急急忙忙的拿起武器,想要阻止、限制汉军的进攻!
  
  可惜……
  
  他们只做成了第一件事情,将一个防汉军的烽燧台点燃。
  
  阻止、限制,却成为了天方夜谭!
  
  盖因泅水而来的汉军士兵,皆是从飞狐军、长水校尉、护乌恒都尉的精锐之中选拔出来的敢死悍勇之士,而且,都是水性极佳之人!
  
  他们选择渡河的河段,又是这一地区,水流最平缓,河面相对狭窄的地带。
  
  不过数十米宽的河道,他们在十余秒内,就已经游过,然后第一批上岸的士兵,立刻就将自己身上带着的一个木桩,插入河滩的沙土。
  
  紧随而来的士兵,则抽出了他们的武器,跳上河滩。
  
  直到这时,匈奴的守军才急忙赶来。
  
  本来,在常规情况下,匈奴人在这样的渡河地点,都派驻了大量骑兵。
  
  并在附近构筑了一些简易防线,同时还在河滩之后,派驻了大批应急力量。
  
  然而现在,其主力被奢离带去了上游的河曲丘陵。
  
  留守此地的,除了少量精锐外,便只有老弱病残了。
  
  而为了应急,负责附近防区的匈奴贵族,不得不将这少数的精锐,集中在自己手里,作为机动力量,并将老弱病残,推上前线!
  
  就像留在此地的匈奴士兵,普遍都是三十五岁以上,甚至四十岁的老兵。
  
  或许在汉室,这样的年纪正是年富力强,可堪大用的年纪。
  
  然而在匈奴,艰苦的草原游牧生活以及沉重的压力,让大部分的牧民都无法活过三十岁。
  
  即使是一般的小贵族,到了三十岁以后,也会被各种疾病压垮,成为被人遗忘与嫌弃的存在。
  
  匈奴人的寿命,只有上层的贵族,才能和中国的中产之家相比!
  
  故而,这些老兵们,虽然有着丰富的经验与精湛的作战技能、极高的反应速度。
  
  然而,身体却已经垮掉了。
  
  连匈奴人最小的弓,也需要用力才能拉开。
  
  至于格斗?
  
  根本就不可能是身强力壮,年轻气盛的汉军精锐对手!
  
  哪怕他们是骑马而来,本身有着战马的速度加成,使战力成倍增加。
  
  然而……
  
  还是被登陆的汉军先锋,干净利落的击溃。
  
  而这时,汉军的隧营部队,已经拿着各种材料,泅水而来。
  
  然后,他们迅速的利用带来的材料,在河滩上,构筑起一个坚固的桥墩。
  
  然后便利用绳索以及携带来的材料,开始紧张有序的构筑浮桥。
  
  虽然缺乏木材,无法大量建造独木舟,用来支撑浮桥的底座。
  
  但,他们却在蠕蠕与高车部族里,找到了许多这些土著用来渡河的羊皮筏。
  
  这些羊皮筏,吹气之后,可靠性虽然不如独木舟,但胜在实用!
  
  于是,很快,弓卢水上,便出现了数十、上百个羊皮筏。
  
  隧营士兵们,拉着这些筏子,将它们固定在绳索之间,捆绑起来,随后开始在其上铺设木板。
  
  …………………………
  
  伴随着一声鼓响。
  
  奢离从美梦中惊醒!
  
  然后他便看到了,前方的苍茫草原上,一支汉军步兵,在骑兵簇拥下,正缓缓列阵而来。
  
  这还不是最恐怖的。
  
  最恐怖的是不止是正面。
  
  两翼侧面,也都出现了大量的汉骑!
  
  一面面黑龙旗,随风飘扬!
  
  远方的山岗上,汉军主帅大纛,映入了眼帘。
  
  大写的‘张’字,刺得奢离眼睛肿胀,有些睁不开来。
  
  “陷阱!”他下意识的就反应了过来:“必须想办法立刻撤退!”
  
  然而,当他正想要下令的时候,却发现,他的部下和士兵,都疯了起来。
  
  他们面对着气势汹汹迫近的汉军,非但没有停下来,反而更加拼命的抽打战马,陷入了更癫狂的亢奋之中!
  
  “这些汉人是来送死的!”许多部族里的萨满祭司们,都叫嚣着,鼓噪着:“天神与万物之灵会庇佑你们!”
  
  于是,匈奴骑兵们变得更加亢奋起来!
  
  哪怕其中有不少依然有理智的人,知道在这个情况下,最好还是不要去和汉骑硬刚。
  
  可惜,这些人太过分散。
  
  而且,没有组织!
  
  哪像其他被洗脑的人,有着萨满祭司鼓吹和鼓噪。
  
  说起这些萨满祭司,就不得不说,他们真不是坏!
  
  只是纯粹的蠢而已!
  
  这些终生都只在漠北部族里宅着的萨满祭司们,对于‘老萨满’的神威是心悦诚服的,对于天神庇佑着自己,更是坚信不疑!
  
  在他们看来,有着神明庇佑、加持的匈奴军队,完全可以碾碎汉人的阴谋!
  
  于是,在这些萨满祭司及其身周的狂信徒的裹胁下。
  
  奢离的军队,瞬间就摆脱了他本人的控制。
  
  在宗教和仇恨的驱使下,他们狰狞着拍马,死死的咬住逃遁向汉军阵列身后的骑兵。
  
  他们的举动,让张越都吓了一大跳:“这些人是疯了吗?”
  
  在野战中,正面硬刚一个列阵完成的汉军步兵阵列,且还是有着骑兵保护的步兵阵列?
  
  这得多傻的人,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啊!
  
  这完全就是在送死啊!
  
  浚稽山之战,匈奴人忘了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