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九百七十四节 狼居胥之封 3

第九百七十四节 狼居胥之封 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母阏氏颛渠氏,惶惶不安的在她的亲卫的护送下,一路向西,向着燕然山逃窜。
  
  她可不想成为匈奴历史上第一位被送去长安的匈奴母阏氏!
  
  她更清楚,若落到汉朝皇帝手里,她会是个什么结局?
  
  都不用开动脑子,只要回忆一下,汉朝人一直宣称的东西就知道了高帝遗朕平城之耻,吕后单于书绝狂勃!
  
  所以,襄公复九世之仇,春秋大之!
  
  作为匈奴的母阏氏,她若被汉人所俘,最好的下场,恐怕也是被送去那位吕后陵前谢罪。
  
  至于汉朝会不会对她宽宏大量?
  
  自马邑之谋后,汉人什么时候对抓到的匈奴人‘宽宏大量’过?
  
  卫青霍去病与他的部将们,生涯俘虏、捕获的匈奴贵族和王族,车载斗量!
  
  这些人落到了汉朝手里后,基本都是查无此人!
  
  唯有休屠王世子金日磾,混出了点样子!
  
  但仔细去审视金日磾的崛起之路,每一个匈奴高层,都会浑身战栗因为,金日磾在被信重与宠幸之前,他这个堂堂的休屠王世子,被汉人用为马奴,让他去养马。
  
  至于他的父系?
  
  连个水泡都见不到!
  
  这就是匈奴人眼里的汉朝霸道、残酷、无情。
  
  高举着大复仇旗帜的汉人,对他的所有敌人,从来没什么好脸色!
  
  匈奴制霸草原的时候,河西走廊里,羌人多达百万!
  
  现在呢?
  
  除了那几支跪舔的熟羌,石羊河以南,湟水以北的河西走廊里,连山沟沟里的生羌都已经被赶尽杀绝了!
  
  特别是元鼎六年那一次,汉人几乎杀光、驱逐光了所有不主动向他们投降的羌人。
  
  河西地区群山的数十支羌种,十不存一!
  
  而汉人则将大量移民,迁徙过去,建立无数城镇、烽燧,更建起了一条边墙。
  
  从此就将羌人死死的限制在了湟水以西的不毛之地,迄今不得翻身!
  
  而在战争过程里,所有被俘、被捕的羌人贵族、巫师,几乎全部没有了讯息,连鬼都不知道他们的下落!
  
  还有南方的百越部族,这么多年了,那些起兵造反的家伙或者与汉人对抗的,谁见过有活的?
  
  反正匈奴人的情报系统,从未听说过,有谁谁能在和汉人对抗后,还能活蹦乱跳的……
  
  西南夷、朝鲜皆如是……
  
  西域的事情,更是向匈奴人清晰无比的揭露了一个赤裸裸的事实汉人,比匈奴人还会统治!
  
  大宛、扶乐、车师、楼兰、轮台……
  
  十几个大大小小的王国城邦,不是跪舔汉人,就是化为灰烬!
  
  这可比匈奴人狠多了!
  
  偏偏,汉人在国际上的名声,要比匈奴好无数倍。
  
  西域诸国,都存在着无数或明或暗的亲汉派。
  
  甚至匈奴也是如此!
  
  在这些人看来,汉,不仅仅是一个强国,更是一个文明、礼仪与秩序之国。
  
  西域各国,都被汉人的表面所欺骗,为他们的强盛与繁荣而倾倒。
  
  只有匈奴人,只有匈奴王族,才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汉!
  
  绝不是他们自我标榜的王道乐土,更不是他们的文人吹嘘的礼仪之邦。
  
  恰恰相反,祂是猛兽,是比匈奴更残暴更无情的国家!
  
  匈奴人统治地方,从不会灭亡别人的国家,最多只是剥削剥削,欺压欺压。
  
  但依旧让他们的贵族与祭祀,享有特权,拥有国家。
  
  汉人呢?
  
  所到之处,不服者死,不臣者亡!
  
  偏偏所有人,包括匈奴的很多贵族都觉得,汉才是代表未来和将来的国家。
  
  匈奴?
  
  趁早埋进土里去吧!
  
  如今,汉人再次打进姑衍山……
  
  颛渠氏知道,这将给整个匈奴的所有贵族以沉重打击。
  
  从今以后,恐怕,狐鹿姑和他的改革派,将要占尽上风。
  
  而她本人的派系,恐怕要沉沦到泥潭深处了。
  
  这是显而易见的事实汉朝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带了可能就一万正牌汉军和一万多的附庸、带路党,就横扫了整个匈奴哪怕匈奴主力其实并不在家。
  
  但这也会向所有匈奴人都揭示一个事实不学汉朝,难道等着那个年轻人,过个一两年就带兵来漠北旅游,在匈奴人的圣山上采风,甚至去余吾水和燕然山里和单于捉迷藏?
  
  一想到这里,颛渠氏就只觉得心痛的无法呼吸!
  
  她感觉自己的权力与地位,正在一点一滴的消失。
  
  就在这时,她所乘坐的车辆,忽然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颛渠氏皱起眉头。
  
  “回禀母阏氏……”一个侍奉在车外的贵族,颤抖着道:“我们遇到了一个部族……”
  
  “嗯?”颛渠氏听到这里,终于放下心来,骄傲的命令:“叫那个部族首领,立刻来见我!”
  
  “母阏氏……”后者压低了声音,道:“您自己看吧……”
  
  颛渠氏掀开车帘,然后她就见到了,在道路两侧与山峦之间,数以千计的人群,密密麻麻的拥挤了过来。
  
  可惜,他们不是来侍奉、膜拜她的。
  
  他们的神色,更是充满了肃穆与冷酷。
  
  而颛渠氏的卫兵们,在这些人面前,除了不断退后外,没有丝毫办法。
  
  “你们干什么!”颛渠氏忍不住尖叫起来:“我可是伟大的天地所立,日月所置之大匈奴单于之母!”
  
  可惜,在平时百试不爽的身份,此刻根本就没有任何作用。
  
  这些牧民、武士们,像没有听到一样,不断前进着,最终将颛渠氏与她的卫兵们挤压到了一个不足三十步的狭小区域。
  
  数不清的弓箭与武器,都瞄准了他们。
  
  然后,一个看似是萨满祭司打扮的男子,走出人群,傲慢的看着颛渠氏与她的卫兵们,骄傲的道:“蒙天神眷顾、日月与万物之灵所赐福的屠奢萨满,命我来传达天神与日月万物之灵的旨意:今匈奴侍神不诚,故神明震怒,降下灾祸,以惩戒不虔诚者!”
  
  “然天神与日月万物,皆爱世人!若能有愿诚心侍奉、追随伟大的屠奢萨满者,必将蒙天神与日月万物所救,免于灾劫!”
  
  说到这里,他拔出了自己武器,狰狞着问道:“你们是愿意向伟大的天神与日月万物,虔诚的谢罪,并发誓永远效忠和追随为天神眷顾,日月宠幸,万物保佑的屠奢萨满,遵从他的教诲,听从神的意志,并得到拯救,还是冥顽不灵,为天地日月万物所弃?”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颛渠氏还能怎么办?
  
  她有不傻。
  
  于是,她在纠结片刻后,就走下车辆,恭敬的跪到了所有人面前:“我,天地所置,日月所立之匈奴大单于之母,愿从伟大的屠奢萨满,遵从他的教诲,听从神的意志……”
  
  其他贵族和卫兵,看到这个情况,只好纷纷跟着跪下来,膜拜道:“我等愿遵从伟大的屠奢萨满,遵从他的教诲,听从神的意志……”
  
  包围着他们的人群互相看了看,立刻就爆发了出山呼海啸一样的狂欢之声:“伟大的屠奢萨满,您是天神的侍奉者,是日、月之灵的祭祀,是万物之灵的代行者,我们必遵您的教诲,行您所指示的信条……”
  
  …………………………
  
  姑衍山下,匈奴龙城。
  
  汉军鱼贯而入,迅速控制了全城。
  
  在整个过程中,张越甚至没有遇到任何有组织的抵抗。
  
  于是,他顺利的进入了龙城最核心的区域既匈奴历代单于的陵寝和祭祀神坛。
  
  和后世那些不建陵墓,不立碑的游牧民族稍有不同。
  
  匈奴的王族虽然同样不立碑起冢,但有着一整套严格的丧葬系统。
  
  龙城就是这一体系的产物。
  
  “天使……”虚衍鞮低着头,领着张越,踏入了这龙城核心的神坛建筑群,对他解释着:“此地就是供奉与祭祀自尹稚斜后的历代单于之所……”
  
  张越也是别有兴致的打量过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