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九百七十六节 狼居胥之封 4 圣诞快乐

第九百七十六节 狼居胥之封 4 圣诞快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夜幕徐徐降临,夏日的姑衍山下,气温渐渐下降。
  
      常惠用力的紧了一下身上崭新的常衣。
  
      这是一件很简单的麻絮常衣,下裳很长,不似胡服那么紧身。
  
      但,常惠却舍不得让哪怕一粒灰尘,掉在它身上。
  
      只因为它的衣襟是右祍的。
  
      摸着这简简单单的衣襟,常惠忍不住的热泪盈眶。
  
      “八年了……”他呢喃着:“终能复穿汉衣冠……”
  
      “子卿兄啊……”
  
      “吾必定来接你!”
  
      这样说着,他就大步向前,跟上了前方引领之人,一路走向那远处灯火阑珊中的军营。
  
      “常公请稍候片刻……”当走到一处戒备森严的军帐前时,那引领之人回过头来,对常惠拱手道:“待下官前去通禀侍中建文君张公!”
  
      常惠闻言,连忙长身作揖:“有劳阁下!”
  
      不过片刻之后,那军帐帐门,便被掀开。
  
      一个年轻的将军,衣玄甲,腰系长剑,领着十余部将,蹭蹭蹭的疾步而来。
  
      “足下便是旧移中监中郎将苏子卿之副使常公?”年轻的将军惊喜万分的长身作揖:“吾乃天子所命之持节使者、侍中张子重,奉陛下之命,特来接明公回家!”
  
      常惠闻言,特别是听到回家两个字的时候,终于忍不住痛哭出声。
  
      八年的风霜,八载的寒苦,七十二个月的辛酸,在此刻终于倾斜而出。
  
      然而……
  
      常惠想起了当年出塞时的情况。
  
      使团出塞之日,浩浩荡荡,足有百余人之多。
  
      他们肩负着说服匈奴单于,让单于朝汉,平息战争的使命。
  
      然而今天……
  
      当初,偌大的使团,上百名同袍豪杰,却只剩下不过十余人而已。
  
      其他人,死的死,失踪的失踪。
  
      想到这里,常惠就哭着道:“小人恳请天使发兵前往北海,接回移中监中郎将!”
  
      就听到那位年轻的侍中官说道:“明公放心!”
  
      “大汉忠臣,一个都不能少!”
  
      “王师既来,便不会令忠臣义士,有流血流泪之事!”
  
      “本使已经遣使,往告匈奴:命其等务必在两日之内,答复本使:是否全部送还过往一切被俘、被扣、被掳之汉室臣民!”
  
      常惠闻言,不敢相信的看向张越,问道:“侍中公,匈奴人会答应?”
  
      “他们敢不答应吗?”张越咧着嘴轻笑起来。
  
      匈奴人手里,有汉家人质。
  
      张越却是直接捏住了匈奴人的**!
  
      到目前为止,弓卢水两岸,四个主要的大型羊盆,都被汉军控制住了。
  
      这意味着,倘若匈奴不答应张越的条件,乖乖的送还被扣押的使者、被掳走的边塞军民与商人、被俘的汉军将士。
  
      那么,张越便会用一把大火,将这些羊盆统统烧毁!
  
      到时候,看是匈奴人苦,还是张越哭?
  
      除此之外,张越手里,还捏着数以百计的匈奴贵族。
  
      不止是孪鞮氏的王族。
  
      四大氏族,以及匈奴主要别部的嫡系,都有很多被张越俘虏的。
  
      只要张越稍微表露出愿意互换的意思,哪怕匈奴单于不同意,孪鞮氏以及四大氏族内部的时头面人物也会按着狐鹿姑的脑袋,逼迫他同意的。
  
      所以,这个事情其实并不难。
  
      张越知道,匈奴人一定会答应!
  
      故而,除了送还所有被扣押、被掳、被俘的汉家臣民外。
  
      张越还给匈奴,开出了一个毒药条件!
  
      条约内容,只有一个——三天之内,匈奴人必须将五万金黄金,送到张越面前。
  
      作为汉军退兵和不烧毁其羊盆的赎金。
  
      若匈奴拒绝,那么张越就不止会烧毁羊盆,还会放火烧掉他所见到的所有牧场,更暗示匈奴人——龙城的五位单于陵墓也在劳资手里。
  
      这个条件,之所以是毒药。
  
      是因为,五万金,对于匈奴而言,并非什么底线。
  
      而且在价值上远远低于现在张越手里的本钱和抵押品。
  
      考虑到汉家的信誉,匈奴人是完全可以接受和答应这一条件的。
  
      但问题是,如今,单于不在,能做主的人,屈指可数!
  
      于是,无论是那人答应,还是不答应,等单于归来,等待他的只有一个命运——背锅而死。
  
      答应了,丧权辱国,去死吧!
  
      不答应,你居然吝啬区区五万金,而致羊盆、牧场与祖宗之陵为汉所毁——去死吧!
  
      故而,这是一颗毒药。
  
      送出去,就必能杀死一个匈奴国内地位极高,而且拥有极大权限的高阶贵族。
  
      进而进一步的搅动匈奴内部的矛盾,使其国内各派的分歧进一步加大。
  
      ………………………………
  
      一万多里外。
  
      西域北道的核心,龟兹国以西,高山环绕的盆地内。
  
      这里在后世是大名鼎鼎的塔里木盆地的核心,在如今乃是西域农业和畜牧业最发达的区域。
  
      湍急的河流,从绿洲之间奔流向东,注入遥远的湖泊。
  
      在新月下,先贤惮仰起头,看向那弯月。
  
      头戴着匈奴传统毡帽的他,神色带着些骄傲与自满。
  
      在他身旁,来自乌孙的使者,小心翼翼的伺候着。
  
      “大王,小使此来,乃是奉我国昆莫之命,来恭贺大王,终于得偿所愿,为大匈奴之左贤王……”使臣笑着阿谀着:“我国昆莫,特地命我,将乌孙良马一百匹,黄金一千金,康居美人四十,贡与大王,聊表敬意……”
  
      “肥王有心了!”先贤惮浅笑着答道:“请使者转告肥王,大匈奴与乌孙,同出一源,世代为兄弟之邦,待本王登基,必与昆莫会于天山,重建冒顿大单于、老上大单于与乌孙昆莫之间的友谊……”
  
      “届时,两国元首,刑白马而誓之……西域必将安定团结……”
  
      使者听着,脸色立刻就尴尬了起来。
  
      重建冒顿、老上与乌孙的关系?
  
      那不是爹和儿子的关系吗?
  
      乌孙人花了三代人,才摆脱被匈奴控制、钳制的局面,你上台就要毁掉?
  
      脸大还是心大?
  
      而且,更紧要的是,在上个月,这位日逐王可不是这样的态度。
  
      当时,他可是言之凿凿——待本王击退狐鹿姑,必与昆莫约为兄弟,言辞之中甚至透露出了,想和乌孙平分西域。
  
      让乌孙去控制西域西部和葱岭,承认乌孙在西域的霸主地位。
  
      匈奴与乌孙,共同主宰和商议、决定西域事务。
  
      现在,狐鹿姑一走,先贤惮就撕掉了当初的誓言,甚至还想骑到乌孙人脑袋上耀武扬威!
  
      这让这位乌孙使者,倍感屈辱。
  
      只是奈何,根本发作不得,只能是赔笑着提醒先贤惮:“大王,我国昆莫之名乃是翁归靡,而非‘肥王’,还请大王尊重我国昆莫……”
  
      “贵使太小心眼了……”先贤惮不以为意的笑了起来:“这西域各国,谁不知道,贵国昆莫乃是‘肥王’?”
  
      他拍了拍后者肩膀,温言道:“使者不要在意嘛……回国后,请贵主注意一下,减减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