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九百九十三节 西元前的超级流量 3

第九百九十三节 西元前的超级流量 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司马玄这次可真的是发达了……”
  
  “可不是!还有那个续相如……啧啧啧……怎么就运气这么好……”
  
  “那辛武灵不是更赚?小小的飞狐将军,不入流的偏将,陇右来的泥腿子,一下子就列侯在望……”
  
  建章宫的回廊内,十余将军并排在在其中,彼此议论着。
  
  柠檬的味道,飘出了起码三十里,让人老远就能闻到。
  
  不怪他们酸,实在是朝堂内外的风声,有些不对劲!
  
  大捷的消息,传递长安,张蚩尤的名声与威望,立刻就高涨起来。
  
  鹰杨将军加英候的组合拳,更是震动内外。
  
  而其身边的人,也跟着这热度,水涨船高,成为了全民英雄!
  
  更全体都在天子那里挂了名,成为了天子经常关心的对象。
  
  数日之间,宫里面就派出了好几波的使者,去这些有功大将之家,赏赐钱帛,慰问父兄。
  
  前些天,司马玄的老父过寿,司马家的门槛都被道贺的人踏破了。
  
  门外车水马龙,应接不暇,一时成为佳话。
  
  自然不服和酸的人,也是随处可见!
  
  特别是军方!
  
  对于司马玄、续相如以及辛武灵,可谓是羡慕嫉妒恨!
  
  不少人都觉得,这三个人也就那样,论起专业水平,可能还不如自己。
  
  有着典型的我上我也行心理。
  
  自然是疯狂吃柠檬。
  
  私底下,都给司马玄等人编排了外号。
  
  什么司马幽、续木如、辛武巫,都给安排上了。
  
  而且,在长安的汉军高层里,传的很广。
  
  甚至,连下面的小兵,也都听说了。
  
  不过,这种口嗨,实际上没有任何作用,纯粹只能恶心人,而无法改变任何现实。
  
  所以,将军们也都很苦恼。
  
  “最多半月,张侍中就要归来……陛下,已经命北军各部,做好准备,届时为凯旋将士,举行大典,陛下可能会趁势大赦天下……”骑都尉杨远忽然将话题转移开,道:“届时,陛下可能会在宣室殿之中设宴,为张侍中以及有功诸将士接风洗尘,吾等想必都会受邀列席其中……”
  
  他看着其他人,嘴角微微翘起:“诸位以为,届时,陛下会安排诸君坐在何处?而张侍中身侧,又会坐何人?”
  
  这个问题一出,所有人都陷入了沉思之中。
  
  没办法,那位张蚩尤,从前其实并不混军界。
  
  他混的是权贵、学阀,好基友是上官桀、张安世这样的宠臣或者二代,往来的是董越、褚大这样的学阀。
  
  与军方的交界,大约也就是因为上官桀的缘故,与陇右系有些关系。
  
  据说,还曾在上官桀的宴会上,给很多陇右子弟上过课,讲过兵法。
  
  不过,在那个时候,很多人都是当笑话看的。
  
  觉得陇右将门真的是不要脸!
  
  让一个宠臣,一个二十岁都不到的年轻人,给自家子侄当老师,一个个还拼命跪舔,花式吹爆,根本就是武将之耻!
  
  哪曾想到,会有今天?
  
  现在,当初曾在宴会上的将门之后,都是恨不得在自己脑门上贴上一个字条,上面用粗黑字体写上‘吾乃张蚩尤门徒’的大字。
  
  仿佛只要蹭上这个热度,自身的身价和咖位就可以提示!
  
  而现实却反馈了,似乎还真是这么一回事……
  
  几个曾经在当初晚宴上听讲的年轻人,最近都获得了重用!
  
  甚至有人,得到了‘武骑常侍’给天子看宫门的机会!
  
  这便真的是刺激人!
  
  其他派系内心,自是又酸又悔。
  
  如今,被杨远这么一问,大家都不免疯狂的联想起来。
  
  若能有机会,蹭到那张蚩尤身边,借机搭上关系……
  
  那我是不是也有机会起飞?
  
  司马幽那混蛋,在长安城里混了四五年,一点水花都没有!
  
  靠着跪舔和靠近张蚩尤,得到了举荐为‘护乌恒都尉’‘乌恒将军’的差遣,然后就一炮而红,跟着张蚩尤刷了好大的战功!
  
  这次回来,封侯是肯定的,食邑户数两千户起!
  
  那续木如就更夸张了!
  
  当初靠着胆大,带着几十人借乌孙兵,灭了扶乐国才封得一个一千户的城父候,之后就一点水花都没有,在长安城里近乎是查无此木的情况。
  
  因为抱上了张蚩尤大腿,四个月不到的时间,就咸鱼翻身了。
  
  不止名声大噪,成为了市井百姓口中的‘战将’‘豪杰’‘英雄’,还被人翻出了从前灭亡扶乐,扬威外域的事情,吹捧成了‘真丈夫’的代表,俨然化身为当代的要离、荆轲、豫让这样的古代豪侠。
  
  让很多熟悉续相如的人,差点跳脚。
  
  三人里,最强的还属辛武巫,毕竟是实打实的飞狐将军,虽然出生低微了一些,也没有什么太大战功和名声,但至少人家手里还握着一支野战军,多多少少有些名望。
  
  但那又怎样?
  
  反正,没有人觉得自己不如辛武巫,甚至可能还要比他强一点。
  
  既然他们三个都可以,我为什么不可以?
  
  只是想到这里,将军们悄悄的握紧了拳头,然后心照不宣的互相笑了一声,各自告辞而去。
  
  …………………………………………
  
  在建章宫的另一端。
  
  钩弋夫人赵婕妤,小心翼翼的给小皇子刘弗陵穿上了一套崭新的衣服。
  
  小小的皇子,粉雕玉琢,笑的非常开心,使劲的缠着自己母亲,用着含糊不清的奶音,嘟囔着:“嗯么,嗯么……”
  
  但钩弋夫人的心思,却明显不在自己儿子身上。
  
  因为,在往年这个时候,天子早已经带着随从,去了甘泉宫避暑。
  
  但在现在,即使酷暑难耐,天子也没有选择离开长安。
  
  这使得,她的枕边风威力大减。
  
  甚至消退的干干净净。
  
  唯一可以依靠的,就只剩下了小皇子刘弗陵在天子心里的分量了。
  
  但……
  
  小皇子,总有一天会长大!
  
  赵婕妤实在是太清楚,她的丈夫,那位大汉天子的性格了。
  
  对这位陛下来说,长大的儿子,便不需要再溺爱了,而是应该锻炼和磨砺,让其吃些苦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