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九百九十六节 苏武归国 3

第九百九十六节 苏武归国 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姑衍山下,匈奴龙城。
  
  战争的痕迹,已经消失无踪,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只有匈奴人才知道,这场战争,他们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
  
  自余吾水以南的广大左翼漠北地区,匈奴本有数十个大小部族的十几万牧民在此生活、游牧。
  
  战争使得这一地区的人口骤减!
  
  只是匈奴糟糕的人口统计,令他们无法准确掌握损失数字。
  
  但保守估计,也至少损失了一半以上!
  
  除此之外,他们还失去了差不多七成以上的牲畜,几乎所有累计在此的财富,以及原本部署在此地的几乎所有骑兵。
  
  更有着包括右贤王在内的数百名贵种,为汉军所俘。
  
  这还只是战争中的直接损失。
  
  因为战争,还导致了匈奴国内的分裂。
  
  一个名曰屠奢萨满的势力,趁着战争造成的混乱,趁势崛起,并在汉军撤退后,立刻接管了姑衍山和狼居胥山以及几乎整个漠北左翼地区,并不断向余吾水流域的部族渗透。
  
  到的现在,信仰和尊奉这位屠奢萨满的匈奴牧民的数字,恐怕已经超过了十五万以上!
  
  萨满教,正式成为了匈奴力量的一极。
  
  而与之相比,原本的统治阶级,匈奴的王族孪鞮氏与四大氏族的力量,却出现了急剧衰减。
  
  西征的惨败,令单于狐鹿姑威信扫地。
  
  四大氏族与孪鞮氏内部的不满和反对者,迅速抱团。
  
  西域的日逐王先贤惮的力量,由之迅速增加。
  
  快速拉拢和团结了大批贵族,使得这位曾经的失败者的势力,开始在匈奴内部占据了优势。
  
  狐鹿姑单于于是北渡余吾水,进入姑衍山,与屠奢萨满达成协议,建立联盟,并依靠着单于的名位与余威,拉拢和团结其他不满先贤惮的势力。
  
  于是,现在的匈奴国内,出现了单于、日逐王、屠奢萨满三极鼎立的格局。
  
  狐鹿姑单于,虽然威望大减,权柄萎缩,但终究依然是单于,而且还有着坚昆王李陵统帅的数万精锐支持,又与那屠奢萨满联盟,借助宗教对底层的影响,倒也还能控制得了局面,压得住西域的日逐王先贤惮的紧逼。
  
  而先贤惮,也不急着马上登上单于宝座。
  
  更有些投鼠忌器,怕狐鹿姑破罐子破摔,所以也不敢过分紧逼。
  
  只是在匈奴内部搞些风雨,拉拢那些强力贵族,同时开始准备展现自己的才华。
  
  而新崛起的屠奢萨满,虽然手握着母阏氏这张王牌,又有着大批狂热信徒和萨满祭司的追随。
  
  但是,他的根基太浅,手里的力量太过单薄。
  
  主要是没有能打的军队!
  
  所以,只能靠着与狐鹿姑的联盟,悄悄的发展壮大。
  
  于是,在这姑衍山下的龙城里,出现了一种极为诡异的现象。
  
  虽然单于将王庭龙旗,带回了这里。
  
  但是……
  
  城市里却出现了类似国中国的情况。
  
  单于被他的王庭护卫,簇拥着保护着居住在龙城的核心,并占据了通向四方的主要道路。
  
  而剩余的地区和几乎整个龙城附近的牧场,都被信奉和追随着屠奢萨满的牧民与贵族所占领。
  
  来自西域的使者,则穿梭于两者之间,合纵连横。
  
  以至于,刚刚抵达这里的苏武,都明显的发现了问题。
  
  “匈奴看来内部的问题,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严重了……”他在心里想着:“怕是随时可能会出现沙丘之变这样的事情……”
  
  当然,他暂时是不清楚匈奴内部究竟出现了什么问题的!
  
  只能靠着观察,脑补大概的情形。
  
  “汉使请……”一位贵族,领着苏武,走到了龙城核心区域的一座穹庐前,拱手道:“右校王与丁零王,已设宴等候使者……”
  
  苏武放下心中的念头,朝来者点点头,然后就步入穹庐之内。
  
  一入穹庐,苏武就发现,这里面的装饰和摆设,都很汉室。
  
  穹庐四周,有着许多屏风,地上放着许多香炉,袅袅香烟,萦绕在穹庐内,闻着很舒服。
  
  两侧还摆着书架,架子上摆满了竹简。
  
  他的老友故旧,同时也是他家的世交李陵则坐在上首,正和卫律说着话。
  
  看到苏武,无论是李陵还是卫律,都有些尴尬、羞愧的神色。
  
  “子卿兄……”
  
  “子卿兄……”
  
  两人起身,走到苏武面前,用着过去的礼节,长身拜道:“一别多年,兄长有些憔悴了……”
  
  苏武呵呵一笑,抓着手中的节旄,道:“两位贤弟倒是风采依旧,令人羡慕!”
  
  李陵和卫律听着,相视一眼,都是低下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老朋友的话。
  
  苏武却是拿着眼睛,仔细的看着这两个过去的老朋友。
  
  特别是李陵!
  
  在苏武的记忆里,李陵李少卿,从一开始,就是人群的焦点,众星捧月一般的天之骄子!
  
  作为飞将军的孙子,李当户的遗腹子。
  
  这位陇西李氏的年轻俊杰,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展露了非同常人的才能!
  
  十几岁就被选入了建章宫,担任建章宫监!
  
  这可是实权的天子禁卫职位。
  
  地位相当高,不逊一般的两千石。
  
  不过二十多岁,天子予其八百骑,令其出居延,对匈奴进行侦查。
  
  很明显,这是在培养和考察李陵的能力。
  
  而后者也不负众望,率部深入匈奴腹地,过私渠比鞮海,接近匈河,撩拨了一下匈奴后,全身而退。
  
  于是,天子大悦,以李陵为骑都尉(这是他的祖父担任将军前的职位),更从丹阳挑选良家子五千人予其,命李陵在酒泉、张掖建立军营,训练这批新兵,让他在当地边打边练。
  
  显然是打算将李陵往新一代的汉军大将,未来的军方领袖方向培养。
  
  然而……
  
  浚稽山一战,李陵投降。
  
  如今,更是穿着胡人的服饰,衣襟左衽,披发留辫,出现在自己面前。
  
  只是看到这里,苏武就已经明白,大汉帝国的骄傲,飞将军的孙子,陇西郡成纪县飞出来的俊杰,已经成为了汉家的敌人,匈奴的大臣!
  
  尽管,苏武明白,李陵这样的转变,或许有他自己的缘故与委屈。
  
  毕竟,他的家族,特别是生他养他教育他的老母亲,为天子所诛杀。
  
  然而,苏武内心,却依然有些不舒服,有些遗憾。
  
  他甚至,有一种在李陵面前,说一句‘少卿,可还记得浚稽山下的韩延年?’的冲动。
  
  不过,他强行忍住了。
  
  毕竟,李陵是一个成年人了。
  
  他也已经做出了他自己认为正确的选择。
  
  苏武虽然不敢苟同,但出于对曾经的朋友的尊重,他不愿做那种纯粹只是逞口舌之快的傻事。
  
  但,李陵却是看着苏武,特别是苏武手中,那根连牦牛毛都已经掉的精光,甚至连节旄的竹竿都已经光滑的如同玉石一般的竹节,内心涌起了无限愧疚。
  
  耻、辱、自责,种种情绪在他内心纠结,翻涌成海。
  
  毕竟,他是接受了纯正的汉家教育长大的贵族。
  
  他的父亲、祖父和曾祖,都曾在对匈奴的战场上,挥洒汗水与青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