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九百九十八节 凯旋 2

第九百九十八节 凯旋 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躺在由汉人提供的竹席上,奢离睁着眼睛,看着周遭的一切。
  
  有熏香的香炉,也有舒适的竹席,更有着摆满了饮品与食物的案几。
  
  穹庐内的装饰也很华丽,他甚至穿上了汉人名贵的丝绸,还有两个过去的随从可以驱使。
  
  除了门口站立着的看守和监视他的士兵外,一切都比他在匈奴的生活更舒适、安逸和富足。
  
  自从被俘以后,他就一直受到优待。
  
  哪怕是在战争中,他也可以保证每天都能吃到新鲜的肉与奶,喝到干净的水,穿新衣服,有热水洗浴。
  
  这让他很满意,但同时也非常忐忑。
  
  因为,奢离知道,汉人绝不是无缘无故的对他好的。
  
  必定有企图!
  
  但,作为败军之将,他别无选择,只能静静等候属于他的命运。
  
  “匈奴右贤王奢离!”门外,传来了一个汉人的声音。
  
  奢离起身看过去,发现是一直负责看守他的汉朝校尉苏定。
  
  那是一个三十来岁的高大魁梧的男子。
  
  体型几乎比奢离大一圈,身高七尺四寸以上,走起路来如同一头直立行走的虎豹,特别有震慑力!
  
  “苏校尉……”奢离连忙露出笑容,谄媚的迎上前去,问道:“敢问有什么吩咐?”
  
  “跟我走!”苏定冷冷的说道:“我奉天使之命,送阁下回去!”
  
  “回去?”奢离不是很理解这个词。
  
  “然!”苏定面无表情的说道:“天使与贵国已经达成了协议,以阁下与其他被俘的贵种交换被扣押、劫掠、掳走的汉家臣民!”
  
  奢离听着,面如死灰。
  
  比起被送去长安,接受汉朝的羁押、软禁,他更害怕的是回去!
  
  因为……
  
  他知道,自己回去的下场只有一个被孪鞮氏的萨满祭司,捆在祭祀祖先的铜柱上抽筋扒皮,活活折磨致死!
  
  因为……
  
  他是祷余山之败的责任人,也是丢失龙城与圣山的罪魁祸首!
  
  上一个丢掉了祷余山,导致姑衍山和圣山落入汉人之手的人,就是这样的下场!
  
  而那位,可是当时的左贤王,尹稚斜单于的弟弟,曾经帮助尹稚斜单于登顶的功臣!
  
  在匈奴地位崇高,支持者无数。
  
  即使如此,在祷余山战败后,他的命运,也无法逃避!
  
  哪怕是尹稚斜单于想救他都救不了!
  
  而他奢离身为右贤王现在的罪责更大!
  
  不止丢掉了圣山,连龙城也丢了。
  
  尹稚斜、乌维、儿单于、句犁湖、且鞮侯,五位先单于的陵寝为汉人所亵渎,汉军甚至在龙城的神庙里举行了仪式,耀武扬威!
  
  更不提他和现在的狐鹿姑单于,实际上是有仇的!
  
  回去了,只会更惨!
  
  然而,苏定根本没有管他,轻轻一挥手,就有着几个汉军士兵上前,夹起奢离就向外走。
  
  走出穹庐,奢离才发现,自己被软禁的地点,是在湖畔不远的低洼地。
  
  而且不止是他,被软禁在此的,还有起码数十人。
  
  只不过大家分居在不同的穹庐,而且彼此距离比较远。
  
  汉人又不允许他们出门,故而,他们一直不知道彼此的存在。
  
  此时,这些人也都被汉人士兵押着,走出穹庐。
  
  然后,大家互相看了看,发现彼此的待遇好像都不错,也没有受折磨和虐待的迹象。
  
  这与传说中,汉人俘虏匈奴贵族后,必定严刑拷打,审问情报根本不同。
  
  而且随着人群向前,人数不断增加。
  
  最终,居然汇成了一个足足三百多人的群体。
  
  奢离仔细观察了一番,发现,这些人里有很多都是他认识的。
  
  更重要的是汉人对于俘虏,似乎有着严格的等级待遇。
  
  地位越高的人,享受的待遇就越高,反之亦然。
  
  这让他心里面既开心,又有些难受。
  
  开心的是他的自尊心,得到了满足。
  
  哪怕是被俘,他也依然享受到了身为王族宗种的待遇。
  
  难受的则是,这表明汉人压根没有将他们放在眼中,甚至根本没有关心过他们,都懒得招降,他们在一开始就打定了要拿他们当筹码进行交换的主意!
  
  这就太打击人了!
  
  换而言之,这表明在汉人眼里,他们没有价值。
  
  只是筹码,一堆用来换那些被俘、被掳、被扣押的汉人的筹码。
  
  而那些人里,地位最高的,恐怕也不过是汉人的两千石……
  
  对奢离来说,这是赤裸裸的羞耻。
  
  比严刑拷打和折磨更让他难受!
  
  …………………………
  
  张越骑着马,远远的看着远处,被汉军押解着,想着崖原方向前进的被俘匈奴贵族,嘴角微微溢出些微笑。
  
  “侍中公……”司马玄策马上前,问道:“末将一直不是很理解,您为何要将这些匈奴俘虏送还?”
  
  “若是留着他们,凯旋之日,献俘北阙,陛下与长安士民必然欢喜鼓舞,更可令天下人高兴……”
  
  续相如和辛武灵也都跟着点头,深表赞同。
  
  张越听着,呵呵一笑,道:“献俘北阙,自是乐事……”
  
  “但我军,还需要这区区数百俘虏来证明吗?”
  
  “夺匈奴龙城,禅姑衍,封狼居胥山,纵横一万里,将匈奴颜面踩在脚下,何须这些人来凑数?”
  
  “与之相比……”张越看着那些俘虏,轻声笑着:“将他们放回去,要得到的利益大的多了!”
  
  “我听说,匈奴单于狐鹿姑,在回师路上,曾突发疾病,缠绵至今……而其国内各派倾轧斗争,纠缠不休……”
  
  “此时,将这些人放回去……”张越咧着嘴,颇为玩味的道:“不管怎样,都会加剧其国家内耗!”
  
  对汉室来说,最好的匈奴人,其实是分裂成几个不同派系,彼此打来打去的匈奴人。
  
  那才符合汉家利益和国际战略。
  
  反之,无论是一个统一团结的匈奴,还是一个死匈奴,都不符合大汉帝国的国家战略利益。
  
  因为前者是个大麻烦!
  
  只要想想,这一次的远征,张越就知道,若匈奴人有足够力量在弓卢水布防,甚至只需要卡住难侯山的脖子。
  
  汉军就根本无法打进匈奴腹地,只能在弓卢水的峡谷和黄沙之中,白白消耗力气与时间。
  
  一个不小心,就可能全军覆没。
  
  西域方向,可能相对好一些。
  
  但也好的有限。
  
  远距离的远征,对于汉室来说,不管是精力上、物资上还是资源上都是一个巨大的负担与麻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