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九百九十九节 凯旋 3

第九百九十九节 凯旋 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朕闻之,司马法曰:天下虽安,忘战必危。夫将不豫设则亡以应卒,士不素厉,则难使死敌!是以祖宗建列将之官,纳贤臣主内,猛将距外,故奸轨不得萌动而破灭,诚万世之长册也!
  
  今有侍中张毅,少而坚毅,录事在内,诸事皆全,放之于外,撅师致远,破匈奴于万里之远,封狼居胥于异域,朕甚悦之,愿取斧钺,以授约束之柄,赐白旄之杖,以备不豫之事也!”
  
  “长水将军城父候相如、乌恒将军玄、飞狐将军武灵等,随侍中张毅,鞭笞匈奴,封狼居胥,有功社稷,朕亦当嘉勉之……”
  
  赵充国持着诏书,站立在高台,对着全军将士高声宣读来自长安的天子的诏命。
  
  随着他讲完,原本鸦雀无声的草原,旋即响起了震天动地的欢呼声:“陛下万岁,大汉万年!”
  
  张越则起身,走到高台之下,恭恭敬敬的接过了赵充国手中的诏书,拿在手中,转头看向全军:“陛下厚爱,吾等当时刻铭记,不敢或忘,永为汉之爪牙,社稷屏障!”
  
  “诺!”全军再拜高呼:“谨受训!”
  
  于是,张越便带着赵充国,来到了早就准备好的一座军营内,为赵充国接风洗尘。
  
  同时作陪的,自然还有司马玄等汉军校尉以上将官,以及虚衍鞮在内的匈奴投降贵族,乌恒各部首领、有功义从代表等。
  
  所有人的兴致都很高。
  
  特别是司马玄等人,简直乐疯了。
  
  虽然,天子诏书里,对他们只是一笔带过。
  
  但,这对他们来说,简直是一个巨大的飞跃,是正治生涯的新高!
  
  那意味着,他们在天子面前,在文武百官面前,从此有姓名了。
  
  不再是过去,查无此人的无名氏,路人甲。
  
  这简直是最好的兴奋剂!
  
  张越倒是早就习惯了,而且,也早就提前知道了自己可能会拥有独立莫府的机会,所以表现的很平稳。
  
  在酒宴上,与赵充国聊着有关长安的事情。
  
  通过交谈,他大抵明白了现在长安的格局与问题。
  
  “这次回京,恐怕要迎来一个大挑战!”张越在心里想着。
  
  这个世界,本质是一个竞争的世界。
  
  国与国,势力与势力,人与人,都是无时无刻不在竞争、争夺甚至是厮杀!
  
  因为,资源是有限的,机会也是有限的!
  
  某一方占多了,另一方势必就会减少。
  
  除非,你能打开一条新赛道,发现一个新市场。
  
  但目前来说,汉室军方的赛道和市场,基本都只有一个匈奴!
  
  充其量,西域地区和更远的异域,只能算个备选。
  
  所以,张越明白,他回朝之日,就是与李广利集团撕破脸的时候。
  
  这无关他和李广利两人的人品、性格,甚至和他们两人彼此之间的感观也没有一毛钱关系。
  
  就算张越与李广利,愿意坐下来协商。
  
  愿意和平共处,愿意共同合作。
  
  下面的人,也不会同意,也会搞出事情来!
  
  别的不说,司马玄、续相如和辛武灵会放过李广利部将占有的资源、机会和地位?
  
  呵呵!
  
  不把狗脑子都撕出来,他们就白活了这么多年了!
  
  想当年,大将军卫青和大司马霍去病的甥舅感情那么好。
  
  但卫、霍两大阵营内部,不还是天天撕逼,各种带节奏?
  
  就更不要提,张越和李广利,不过是有一面之缘,彼此还算有些好感的陌生人了。
  
  一定也肯定会撕个天昏地暗,斗个头破血流!
  
  “可惜了……”张越心里想着:“贰师将军,其实是一个不错的人……”
  
  回忆着与李广利的交往,张越就摇着头,叹息起来。
  
  不过,这是正坛的正常操作和常规体验。
  
  作为正治生物,张越知道,自己必须早点脱敏。
  
  不能为这些事情一惊一乍。
  
  当然了,张越更明白,这个事情自己知道就可以。
  
  没必要说出来,更没有必要亲自下场。
  
  那太lo,影响也会极为不好。
  
  更将打破游戏规则,使撕逼演变成为党争,没有下限和原则,你死我活的党争!
  
  …………………………………………
  
  万里之外,李广利率军从居延出发,沿着汉室修建的河西驿道南道,抵达了位于黄河北岸,大红山之前,以逆水河为险的令居塞。
  
  登上塞顶,呈现在李广利视线里的,是一个巨大的防御体系。
  
  汉室经营河西,迄今已与三十余年。
  
  自大司马骠骑将军霍去病夺取河西之后,汉家就在这一地区不断投入重资经营!
  
  仅仅是元鼎年中,就招募天下无地贫民十万人,迁徙实边。
  
  此后数十年内,每年都由大司农会同丞相府、少府等有司,招募平民,流放罪犯、刑徒于此。
  
  数十年下来,汉室在河西地区,建立由居延、武威、朔方、张掖、酒泉等城市和要塞为核心的定居区,并将汉家移民定居区内的羌人,彻底驱逐、消灭。
  
  同时,招抚、安置了包括休屠、浑邪、辉渠、谷羌、三河羌、渠羌在内的大大小小十几个异族部落。
  
  并设置官员管理,传授他们汉家的先进经验、技术、文化,引导他们走向汉化。
  
  另一方面,为了保护河西地区的移民以及忠于汉室的异族藩属。
  
  汉家从元鼎六年开始,在河西进行了四次大规模的筑塞活动。
  
  第一次筑塞,就修建了李广利眼前的这个庞大的延绵数百里的边墙防御体系。
  
  这就是令居-酒泉边墙。
  
  其起于脚下的令居塞,沿着蜿蜒起伏的山川河流,不断向西,延伸到酒泉,并与酒泉的另外两条边墙防御体系呼应。
  
  从而在整个河西地区,建立起了一个堪比旧年秦长城一样宏伟、浩大的防御体系。
  
  唯一不同的,大约是秦长城主要以夯土、砖石为结构。
  
  而汉边墙,则就地取材,多用当地的红柳木、沙土、黄土筑成。
  
  即使如此,整个工程,也是耗资无数。
  
  幸好,汉家在这河西修墙,不需要和秦始皇一样,从中国各郡大量抽调民夫青壮。
  
  就譬如脚下这条边墙,李广利就知道,至少有七成的劳动力,是汉军抓来的羌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