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零三节 倾轧

第一千零三节 倾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长安,建章宫。
  
      秋日的阳光,落在蓬莱阁前的湖面上,波光粼粼,美不胜收。
  
      “丞相,请……”在一个小宦官的引领下,丞相刘屈氂毕恭毕敬的走进了回廊内,然后就看到了天子的身影。
  
      “嘻嘻嘻……柔娘阿姊,你来抓我啊……”
  
      “南陵妹妹,我来啦……”
  
      远方,两个小公主在假山之中,你追我赶,玩的好不快活。
  
      而天子则满脸慈父笑的站在凉亭内,看着这一切。
  
      刘屈氂见了,便马上连走路都小心翼翼,蹑手蹑脚,不敢发出任何声音来。
  
      因为,他知道,天子如今最恨的,莫过于有人打扰他逗弄那两位小公主。
  
      前不久,从广川国回京述职的一位列侯,便是因为冲撞了这两位小公主,而被天子记恨,由之被宗正卿随便找了个理由,削了五百户食邑。
  
      “陛下……”刘屈氂小心的跪下来,俯首再拜:“丞相刘屈氂拜见陛下!”
  
      “丞相来啦?”天子没有回头,依然兴致勃勃,满脸笑容的看着远处的爱女和义女的玩闹,嘴上漫不经心的问着:“可是有什么要事?”语气之中却是分明流露出了:要是没有事你就来打扰朕,那就别怪朕收拾你的态度。
  
      刘屈氂叩首拜道:“启禀陛下,臣刚刚接到了贰师将军海西候的急报,不敢怠慢,立刻就入宫来向陛下请示……”
  
      “是羌人的事情?”天子依旧是那副无所谓的神态:“叫贰师将军自己处置就好了……”
  
      “羌人再多,安能撼动朕的河西边墙?”
  
      帝国三十多年来的建设,在整个河西的战略要地与关键位置,都建设了障塞、堡垒、要塞。
  
      更修建起了一条连接河套秦长城直到居延、玉门的边墙防御。
  
      浩大的工程,将整个河西都包裹在安全的防御系统之内。
  
      李广利更是直接负责指挥和控制大汉帝国最大最强的机动兵团。
  
      随时随地都可以集结一支在四万以上规模的精锐骑兵,内线作战时,更是可以指挥和控制超过十万的步骑兵团。
  
      进攻匈奴的战略要地,或许还需要得到中央的粮草、军队和经费支援。
  
      但据险而守,依托边墙和要塞,防御区区羌人,在天子看来,哪怕是派只猪去都守得住。
  
      若李广利连这点小事情都干不好。
  
      那他就干脆别在外面丢人现眼,赶紧的退位让贤,将河西汉军与汉军对外作战的指挥权交给更有能力的年轻人——譬如鹰杨将军!
  
      总之,在有了新的更有能力,同时也更让他喜欢的选择后,这位大汉天子和所有君王一样,成为了大猪蹄子,浑然忘记了曾经对李广利的信任、宠溺与宽厚。
  
      若不是李广利能力一直还行,也比较听话,同时又在河西与居延经营十几年,对西域局势了如指掌。
  
      这位陛下恐怕已经在想着怎么换将了。
  
      即使如此,态度也在以可见速度的冷淡下来。
  
      便如这一次这样,在接到了李广利的奏疏和报告后,天子甚至都没有和过去一样召集九卿,布置任务,要求有司全面支持和配合,只是下了诏书,命令少府与大司农全力保证河西的供给。
  
      刘屈氂对这一切,当然是洞若观火。
  
      他俯首再拜,道:“陛下,事情有了些新的变化……”
  
      “此乃贰师将军的急报,请陛下过目……”
  
      说着他就捧着一封帛书,双手高高捧起来。
  
      天子终于转过身来,接过那封帛书,摊开来看了一眼,脸色旋即骤变,待到看完,这位大汉的脸颊上已经是杀气腾腾:“贱奴竟敢起弑主之心?”
  
      帛书上是李广利报告的发现河湟月氏贵族与羌人私通、联系甚至是解仇结盟的证据。
  
      这些证据,不仅仅包括人证,李广利更是言之凿凿,说有着确凿的物证。
  
      除此之外,李广利还说,羌人、月氏人的背后有着匈奴的影子。
  
      这就让这位陛下无法忍受了。
  
      羌人也好,月氏人也罢,都不过是疥癣之疾,跳梁小丑,他们是无力对抗强大而精锐的汉军的。
  
      但他们和匈奴联动起来后,便有可能对汉室在河西的移民构成强大威胁。
  
      而天子可是花费了足足三十多年时间,好不容易才东凑西凑了百万移民,进军河朔、河西,并在当地建立起郡县。
  
      这是他的实绩,也是他一直自傲的所在。
  
      开疆拓土,移民实边。
  
      现在,有人想破坏他的功绩,他未来青史评价的根本。
  
      这怎么能忍?
  
      更不提,这里面还有一个二五仔。
  
      而这位陛下生平最恨的就是二五仔!
  
      “来人,传召大鸿胪戴仁、执金吾王莽及太仆上官桀、尚书令张安世立刻来此见朕!”天子铁青着脸,对着左右下令。
  
      “诺!”立刻有宦官领命而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