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零一十节 争权夺利 1

第一千零一十节 争权夺利 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长安城的轮廓,出现在眼帘。
  
      巍巍城楼,矗立在渭河畔,数不清的百姓,在道路两侧欢呼着。
  
      张越策马走在大军之中,心情百感交集。
  
      回首北望,他依然记得当初持节出使的情况。
  
      一晃便是数月,离京之日,尚还是春光灿烂,草长莺飞,如今却已是秋日迟迟,凉风渐渐,草木枯黄。
  
      微微出了口气,张越握着自己手中的节旄,打马向前。
  
      在他身后,握着那根已经掉光了牦,光秃秃的天子节的苏武紧随其后。
  
      然后就是,汉军的玄甲骑兵,分列两侧,威风凛凛的紧紧跟随。
  
      前方的道路旁,天子的旌旗与华盖,已经清晰可见。
  
      数以万计的人群,则分散在道路两侧的田野与山丘上。
  
      握着天子节,张越策马而前,来到天子法驾所在之地,便翻身下马,上前叩首拜道:“臣建文君、侍中、持节使者毅,奉诏持节,宣抚幕南,赖陛下洪福,社稷之灵,将士用命,幸不辱命,今归朝面圣,诚惶诚恐……”
  
      张越身后,苏武带着常惠等人,持着手里的节旄,怀揣着激动的心情,翻身下马,跪到张越身后。
  
      被匈奴扣押长达八年的苏武,郑重的举起自己手里的节旄,跪下来,叩首拜道:“臣中郎将苏武,奉诏往使匈奴,未能完成使命,有愧陛下……今赖陛下之恩,社稷之德,得脱囚牢……陛下隆恩,臣等感激不尽……”
  
      说着便重重的叩首再拜。
  
      前方,由数十辆战车拱卫着的天子撵车上,端坐其上的天子,在太孙刘进的搀扶下,身着天子冠冕,腰间挂着高帝斩白蛇剑,走下撵车。
  
      半年未见,天子的气色并未有太大变化,甚至可能还稍微精神了一些。
  
      脸上也有了些富态,他走到张越身前,看着一身戎装,手捧着节旄的爱臣,终于笑了起来,于是亲自上前扶起张越,道:“卿总算回来了!”
  
      这句话,他可真的是发自内心的真话!
  
      本来,张越去幕南,他以为最多也就三个月,哪成想,这一去就是几乎半年!
  
      春去秋回,别的倒是没什么。
  
      就是那养生流程与食疗方案没有人帮他改了。
  
      新的养生套路也没有人来教了。
  
      这让这位天子心里面多少有些忐忑,生怕出了什么错误。
  
      毕竟,到了他这个年纪,没有什么事情比身体健康更重要的了。
  
      好在,如今张越凯旋归来,他心中大石终于落地。
  
      张越将节旄交还给天子后,立刻就道:“让陛下久候,此臣之罪也,下次臣争取快一点将事情解决,早些回来复命……”
  
      天子一听,笑的更加开心,道:“卿办事,朕放心!”
  
      这一句话,无数人都听在了耳里,有人皱眉,也有人欣喜万分。
  
      天子却并不在意外人的想法和心理,他看向张越身后的苏武,看着他手里那根光秃秃的,已经只剩下竹竿的节旄,悠悠的叹了口气:“苏爱卿,请起来……”
  
      苏武曾是他的近臣,只是,一直不怎么显眼。
  
      所以,也不怎么受重视。
  
      不然,当年也不会准他出使了。
  
      然而,苏武在匈奴的表现,却远远超出了这位天子的预期,甚至可以说完全颠覆了这位天子的猜想!
  
      这些天来,有关苏武在匈奴的表现和言行,已经通过无数奏疏和报告,让天子知道了,这个臣子在匈奴是如何坚贞不屈的。
  
      其的行为,更是引爆了舆论。
  
      成为了当代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的大丈夫典型。
  
      更是让这位陛下唏嘘不已,又感慨万千!
  
      “卿到朕身边来……”天子轻声道:“让朕好好看看卿……”
  
      “臣谨奉诏……”苏武激动的走上前去,站到天子面前,天子仔细的打量起这个曾经不起眼的臣子,越看越顺眼!
  
      没办法,没有君王不喜欢忠臣!
  
      而苏武的忠诚,已经通过了时间、敌人以及富贵、权力的考验。
  
      比真金还真!
  
      其行为,几乎堪比古代不食周粟的伯夷叔齐媲美!
  
      这样的臣子,对君王来说,哪怕是能力再差,也是配得上高官厚禄的。
  
      不止是因为千金买马骨,更是因为,君王真的奇缺这样的大臣。
  
      “卿受苦了……”天子看着苏武那张饱经风霜与磨难的脸颊,悠悠长叹。
  
      苏武连忙拜道:“臣不苦,为陛下效忠,臣甘之如饴!”
  
      此时,数十名司马、军候、校尉、都尉等高级将官组成的骑兵队缓缓出列,他们持着缴获、斩获的匈奴大纛,一一上前,然后丢弃在驰道上。
  
      “匈奴呼揭部大纛,获于鶄泽……”
  
      “匈奴姑衍王大纛,受降于南池……”
  
      “匈奴丁零王大纛,获于崖原……”
  
      “匈奴右贤王大纛,获于祷余山……”
  
      ………………
  
      数十面各色大纛,将驰道铺满,引发震天动地的欢呼声。
  
      汉军各部,则踩着鼓点,逐一上前,从这些匈奴大纛上踏过去。
  
      这更是激起了无数欢呼与呐喊。
  
      天子也扭过头去,看到了这一幕,脸上露出了无比快意的笑容!
  
      张越趁机拜道:“启禀陛下,微臣奉诏持节率军,宣抚漠南之时,遇匈奴丁零王卫逆所部,臣痛击之,败其于崖原,然后引军南下,围匈奴姑衍王虚衍鞮于盐泽之南,晓其以陛下圣德,宣其以陛下之义,使其幡然醒悟,率军归降!今其就在臣军中,不知陛下是否召见?”
  
      天子听着,立刻就骄傲的笑道:“诏匈奴姑衍王来朝朕!”
  
      姑衍王虚衍鞮?
  
      那可是匈奴单于的胞弟,在其国内也是数一数二的大人物!
  
      他的归降,对于汉室而言,自然也有着重要意义!
  
      特别是,张越曾以奏疏建议,提出册封其为匈奴单于,从而引发匈奴分裂的建议,让天子只是想着都兴奋难耐!
  
      想当初,他即位之时,匈奴是何等猖狂的敌人?
  
      匈奴骑兵又是何等凶焰滔天?
  
      从北地一直到燕蓟,匈奴骑兵无年不侵,边塞之下烽火连天。
  
      自高帝以来,汉家天子屡屡饰女子财帛,以输匈奴,企图用金钱、财富、女人换和平。
  
      而事实却一次次的打了历代先帝的脸!
  
      女子、财帛、黄金,根本换不到和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