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零一十四节 争权夺利 5

第一千零一十四节 争权夺利 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宫宴散去之时,已是人定时分。火?然?文??  w?w?w?.?
  
      群臣从未央宫北阙宫门鱼贯而出,所有人脸上都挂着深深的忧色。
  
      “丞相……”典属国徐争快步的靠近丞相刘屈,然后长身一拜:“今鹰杨将军立,比骠骑故事,下官甚为惶恐,还请丞相教之:下官该如何面对鹰杨将军号令?”
  
      典属国,是汉大鸿胪下最重要的机构。
  
      主要负责天下藩属义从事务并指导各藩属附庸王国/部族内部的内政外交。
  
      一直以来,这个职务便被贰师将军系牢牢控制在手中。
  
      依靠着这个优势,李广利才能在河西四郡予取予求,可以随时征调大批义从骑兵补充进汉军,甚至直接从辉渠、昆邪、休屠、月氏等部征兵!
  
      相同的,若有人想要对贰师将军的势力范围,发起挑战。
  
      典属国就是首当其冲的职位!
  
      徐争当然明白,故而一散朝,马上就来找刘屈请教对策。
  
      刘屈想了一会,又看了看周围,对徐争道:“贰师将军,天子大将;鹰扬将军,亦天子之将,社稷爪牙,典属国何必惶恐?”
  
      刘屈拍了拍徐争的肩膀,笑道:“典属国当前第一要务,还是要将河西战事放在心头!放在紧要处!不可分心,要全力以赴,策应贰师将军的大策,为国建功,为陛下效忠!”
  
      徐争听着,微微一楞,马上就明白了过来,立刻拜道:“下官明白,下官谨受教!”
  
      现在,河西之战,已经一触即发。
  
      这是贰师将军李广利与刘屈的豪赌。
  
      也是李广利集团应对新的对手的最有力的反攻!
  
      为此,他们甚至不惜押上了河西过去二十多年来的稳定局面,用尽手段挑衅和刺激羌人、月氏人、匈奴人乃至于其他西域王国。
  
      为的就是诱导各方势力,主动来到汉军经营日久的边墙之下。
  
      让他们在汉军的作战范围内与汉军主动开战。
  
      压力虽然大,赌注虽然很高。
  
      但,只要赌赢,这场大战就会立刻鹰杨将军的漠北远征。
  
      成为甚至超过当年漠北决战的旷世之战!
  
      而贰师将军李广利则可以挟此大战胜利之威,重新登顶汉家最高武将的宝座,甚至拜为大将军、太尉,成为那个鹰杨将军的顶头上司。
  
      如此一来,自然贰师将军系就可以不战而胜。
  
      鹰杨将军的走狗们,将哑口无言,黯然失色,只能灰溜溜的夹起尾巴,低头称臣。
  
      故而,争斗的关键,根本不在这长安。
  
      而在数千里外的令居、狄道、酒泉、张掖、武威、居延、轮台甚至楼兰。
  
      只要河西之战得胜,哪怕长安这里一败涂地,战胜之日,就能立刻反攻倒算,甚至拉清单将敌人一个个清算。
  
      反之,即使长安能赢,只要河西败了,也将满盘皆输!
  
      胜负早已经不是靠着政斗可以决定的了。
  
      因战争而起的,必因战争而结束。
  
      之前,徐争关心则乱,如今被刘屈一说,马上就明白了过来。
  
      他对着刘屈深深一拜,然后就转身离去,看得出来,他已经重新恢复了斗志。
  
      但……
  
      徐争根本没有看到,在他转身的刹那,刘屈眼中流露出来的神色。
  
      那不安与忌惮的恐惧!
  
      “陛下根本没有采纳吾与其他同僚的建议……”大汉丞相藏在袖子里的手,有些忍不住的战栗。
  
      早在半个月前,不甘愿坐以待毙的他,就联合了本派系的同僚,砸下重金,疏通了宫廷关系,然后面见天子,陈述厉害,将可能的风险,以隐晦的方法,向天子报告。
  
      而且,以刘屈所知,参与此事的不止是他和他的派系。
  
      还有其他很多人,甚至包括了一些此前与那张子重关系亲密的大臣,也参与其中。
  
      无数势力联合起来,向天子游说。
  
      甚至在皇后、太孙、宫廷贵人之前,反复陈述厉害,晓以大义。
  
      这本是十拿九稳的事情。
  
      事实上,在今夜之前,刘屈一直认定,天子已经采纳了意见。
  
      那张子重必然将得高爵高食邑,而低配鹰杨将军的秩比。
  
      天子也一定会因为忌惮大战之前的厉害,而不敢冒着可能刺激河西的危险,而将那张子重的鹰杨将军莫府提到贰师将军之上!
  
      最多,只会是一个‘比贰师将军’。
  
      哪成想,今夜发生的一切,将所有先前推定的事情,全部推倒。
  
      一个‘比骠骑将军’的鹰杨将军,就此诞生。
  
      而且,是由两位宗室诸侯亲执黄钺白旄以献天子,而天子以黄钺白旄授其大权!
  
      更是亲口许诺‘从自上至天者,将军制之’‘从此下至九渊者,将军制之’。
  
      这等于授予后者,拥有征讨天下不臣,诛杀不服夷狄的权力。
  
      只要其领兵出外,随时随地,都可以借此特权,节制其想要节制的郡国兵马!
  
      包括,贰师将军的河西四郡……
  
      深深的长出了一口气,刘屈低下头来,咬紧牙齿。
  
      他明白,河西之战,他与李广利都只能胜!
  
      而且必须大胜之!
  
      小胜乃至于胜利果实不够大,都可能招致厄运!
  
      “茕茕白兔,东走西顾,人不如故,衣不如新……”刘屈忽然笑着吟诵起这首在民间已经广为流传的诗歌,嘴角的笑容,满是苦涩:“可怜呐!可怜呐!丈夫哪里会知旧妇怨?人不如故?喜新厌旧,人之常情呐!”
  
      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告诉了刘屈。
  
      当今天子,已然不耐烦了!
  
      不止是对李广利,也是对他!
  
      哪怕他才上任丞相不过八个月……
  
      但这位陛下,却已然按耐不住了……
  
      不然,他便绝不会做出这种公然打脸,公然无视丞相的决定!
  
      那不止是**裸的向李广利表明态度:将军请拿出将军的态度来!
  
      更是在对他这个丞相表明立场:朕欲建不世之功,丞相能佐则佐,不能佐,不如退位让贤!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人英候鹰杨将军张子重!
  
      新丰的实绩,万里远征的胜果。
  
      使得这位陛下,重拾了壮年的雄心壮志!
  
      他要立刻马上就看到成绩!
  
      不能给他成绩的,趁早滚蛋,让能做出成绩的人上位。
  
      不识趣的人……
  
      朋友,你听说过条候周亚夫吗?
  
      给你脸还不要脸,那就别活着了。
  
      刘氏素来凉薄!
  
      不管是对大臣,还是女人,乃至于兄弟手足。
  
      ………………………………
  
      张越与刘进,联袂走出宣室殿。
  
      司马玄、续相如、辛武灵以及匈奴的虚衍,紧随其后,亦步亦趋。
  
      “张卿……”刘进对张越问道:“有功将士名单,是否已经撰写完成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