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零一十六节 态度

第一千零一十六节 态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黎明的曙光,从天际绽放。r?anwenw?w?w?.?r?a?n?w?e?na?`c?o?m?
  
      张越穿着朝服,走在北阙的城楼下。
  
      “君候!”
  
      “将军!”
  
      一路上,数不清的人,都向他投来目光。
  
      所过之处,人人避道在侧,恭身行礼问安。
  
      哪怕是丞相刘屈,也主动上前,问道:“鹰杨将军来的可真早……”
  
      “不敢!”张越滴水不漏:“丞相来的更早!”
  
      “呵呵……”刘屈皮笑肉不笑:“将军今日就要呈报有功将士名单了?”
  
      “嗯……”张越面带笑容:“有劳丞相关怀,以后可能还有很多需要劳烦丞相费心之处!”
  
      刘屈听着,低下头来,嘿嘿两声。
  
      虽然两人的谈话,听起来,似乎一派和谐。
  
      但明眼人都看出来了,丞相澎候与英候鹰杨将军的周围已经火花四溅。
  
      甚至可以用剑拔弩张来形容了。
  
      “丞相、张鹰扬……”韩说忽然走到两人前面,拱手一礼,笑着道:“在说什么,如此开心?”
  
      “吾正欲与张鹰扬,谈谈河西战事……”刘屈轻描淡写的说道:“想来鹰杨将军,也定有高论……却不想,光禄勋也来了……不如,光禄勋也来说两句?”
  
      这句话,刘屈一语三关,其中夹带着明捧暗贬的味道。
  
      韩说自然听了出来。
  
      长安高层里谁不知道,半月前天子曾经指使张安世派人去咨询张子重有关河西之事,最后更依照张子重的建议,给李广利下了诏命的事情?
  
      就连外面的八卦党,也闻到了些风声,在到处议论。
  
      如今,刘屈主动提及这个事情,既是在示威,也是在悄悄的讽刺他韩说。
  
      不过,韩说这辈子被人讽刺的多了去了。
  
      若是被人讽刺了,就要拉下脸,韩说恐怕早就被人气死了。
  
      所以,他闻言不怒反笑,道:“丞相太看得起下官了!当初贰师将军早就说过了,下官充其量不过校尉之才……哪里敢在这样的大事上随意说话?”
  
      刘屈闻言,嘿嘿了两声,但袖子里的手,却忍不住的握紧了,心里面更是痛骂了起来:“卑鄙小人!”
  
      想当年,贰师将军如日中天的时候,韩说何曾敢放半个屁?滑轨都来不及!
  
      刘屈只觉得恶心!
  
      他看着自己面前的张子重和韩说,咬了咬牙齿,勉强挤出些笑容,道:“光禄勋实在是太谦虚了,想当年,光禄勋也是国家大将,为横海将军平定南越之乱,可谓是智勇双全啊!”
  
      韩说低声笑了一声,道:“下官老朽矣,如今天下,还是要看贰师将军与鹰杨将军的!”
  
      张越在旁边听着这两只老狐狸之间的嘴炮,莫名的感觉有些喜感,便忍不住的笑了起来,道:“丞相、光禄勋,都抬举小子了……”
  
      “小子年不过二十,哪里敢随意议论远方之事?”
  
      刘屈听着,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张越。
  
      他本来都已经做好了,被这位鹰杨将军打脸乃至于踩着肩膀反复吊打的准备!
  
      毕竟,对方如今正是得意之时,本身又很年轻。
  
      年轻人,意气风发,骄傲自满,将全天下都看轻这是常有的事情。
  
      更何况这位自出仕以来,便以打脸和刚强闻名。
  
      张蚩尤三字更是建立在无数勋贵外戚的骸骨之上的。
  
      哪成想,对方居然能忍住?
  
      这就让刘屈憋的有些难受了。
  
      因为,今天他是故意送脸上门,故意想给对方一个机会来羞辱和打压自己的。
  
      这当然不是刘屈抖m,这实际是一种正治手段。
  
      为的就是告诉满朝文武英候鹰杨将军张子重,乃是跋扈大将,得志便猖狂。
  
      身为国家大将,食邑八千七百户的列侯,却连丞相也不尊重。
  
      届时,他刘屈不仅仅可以借此争取到很多同情心,还可以借机内虐一波。
  
      告诉如今已经有些动摇或者气馁的李广利系统的人别想投降输一半了,哪怕滑轨,对方也不会放过自家。
  
      这是生死之争,是回家种田,还是继续高官厚禄的殊死一搏!
  
      哪成想,这张子重却根本不咬钩!
  
      甚至,宁愿在大庭广众之下,亲口将参与河西战事的权力推掉。
  
      这让刘屈精心策划了整整一夜的计策,直接落空。
  
      顿时,刘屈的脸色就精彩的和酱油瓶一般。
  
      “这可不像张子重啊……”刘屈忍不住想了起来:“此中必定有诈!”
  
      张越看着刘屈,认真的拱手道:“不过,既然是丞相相问,小子虽然给不出什么良策,然而,小子愿向丞相保证:假使贰师将军有需要,小子赴汤蹈火,执刀提剑,鞍前马后,在所不辞!”
  
      说完这一句话,张越就转过身去,看向跟随在他身后,始终以他为中轴的朝臣、部将以及老朋友们长身一拜:“吾闻,乡间有老翁曰: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况乎两千石、列侯?今河西有事,此国家大事也,关乎天下兴衰,此非贰师将军一人之事,是天下之事!”
  
      “吾今日在此立言:敢坏贰师事者,吾与之不共戴天!”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抬头。
  
      司马玄等人则立刻拜道:“诺!谨遵将军令!”
  
      然后,这数十名将官集体起身,提着宝剑,跟着张越的脚步,昂首挺胸,向着未央宫的宫阙而去。
  
      只留下身后刘屈等人诧异、不解的神色。
  
      无数人都是皱着眉头,不敢相信。
  
      “这鹰杨将军难道打算和贰师将军和平共处?”许多人内心浮现着疑惑。
  
      没办法,过去二十年的正治斗争里,从来没有什么‘相忍为国’的例子。
  
      反倒是,互相拆台,拆的不亦乐乎!
  
      旁的不说,李陵是怎么被坑的?谁不知道?
  
      赵破奴又是怎么兵败匈河的?那个心里没点b数?
  
      这猛然间出现一个把天下挂在嘴边,公开承诺支持甚至放话‘谁坏河西事,别怪劳资不客气’。
  
      这既是敲打别人,也是在敲打他的部下啊!
  
      要知道,这种话,只要放出去了,就一定得遵守!
  
      因为汉人重诺!
  
      地位越高的大臣权贵,毁诺的代价就越高!
  
      而一个没有信誉,曾经公开毁诺的人,是无法在汉室生存的。
  
      旁的不说,光是天下人的唾沫与非议,就足以让此人从此退出正坛,变成臭狗翔!
  
      只是……
  
      许多人眼中都难掩失望之色。
  
      “若张鹰扬与李贰师冲突不起来……吾等这些日子来处心积虑的谋划,又是为了那般啊?”无数节奏大师,在内心哀嚎起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