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零一十九节 李广利的决断

第一千零一十九节 李广利的决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当张越再次踏出未央宫时,天色已经很晚了。www.
  
      长安城中,更是已然华灯初上。
  
      “准备一下,过两日随我回一趟南陵,去向祖宗与长嫂请安!”张越登上马车,对着驱车的田水随口吩咐了一句。
  
      “诺!”后者立刻答应了一声,然后驱车向前,走入长安的夜色。
  
      坐于马车中,张越半闭着眼睛,回忆着方才与天子的密谈,脸上闪现出一丝狡黠的神色。
  
      而在此刻,夜色下的长安戚里与尚冠里。
  
      数不清的使者,在互相往来。
  
      一辆辆马车,穿梭在街巷之间。
  
      将一封封书信与回信,往来传递。
  
      深深的夜色中,一个个阴谋萌发,一桩桩交易在迅速接近达成。
  
      而张越却仿佛根本没有听说和察觉这些事情。
  
      接下来两日,他正常的会客、访友、与各方来客谈笑风生,将长安城的诸事,一一落实。
  
      在此期间,张越还亲自登门,去拜访了苏武、常惠等人,看望了被解救回来的汉家臣民在上林苑里的生活情况。
  
      同时,还随同太仆上官桀,视察了缴获自匈奴的大宛马、乌孙马等优秀战马的安置情况,并对太仆事务做了一些技术指导。
  
      到归京后的第五日,张越亲自入宫,向天子和太孙请假,然后便带着赵柔娘以及见到张越后便舍不得离开半分的南陵公主,踏上了返回南陵的道路。
  
      这一次回家,自然不比从前了。
  
      鹰杨将军、英候的加成,使得他已经可以享受高于九卿,仅次于三公的待遇。
  
      排场自然是很大。
  
      不止有着亲卫玄甲骑兵为羽翼,有着鼓吹乐师造势,有旌旗飘舞。
  
      更享受到了堪比后世超级巨星一般的待遇。
  
      一路所过之处,数不清的百姓,拥挤在道路两侧围观。
  
      人群之中,不时传来‘张蚩尤’的惊呼声。
  
      更有许多小孩子,骑在父母头上,高声喊叫。
  
      关中的游侠们,更是激动坏了,几乎倾巢而出,尾随着张越的队伍,一路上叫的最大声,喊的最响亮的就是他们了。
  
      没办法,现在天下游侠的头号偶像,已经是张越了。
  
      生于寒门,以布衣而致列侯、将军。
  
      这样的例子,在汉室历史上,恐怕只有在开国之初的豪杰里才能找到。
  
      更不提张蚩尤的故事,实在太过传奇性了。
  
      这也就怪不得这些游侠儿崇拜、痴迷和敬仰了!
  
      …………………………………………
  
      张越正回家之时,万里之外,天山南麓的山脚下。
  
      先贤惮将自己的王庭,建立在此,将其大纛,矗立在狐鹿姑的王庭龙旗曾经飘扬的地方。
  
      从焉奢、且墨、龟兹、莎车、精绝等国调来的仆从军,也已经到位。
  
      两三万西域各国的军人,熙熙攘攘,拥挤在一起。
  
      这些人,是先贤惮的炮灰。
  
      用来填轮台要塞的坚城与沟壑的炮灰。
  
      “居延的汉人军队动向如何?”先贤惮问着自己身旁刚刚赶回来的瓯脱王且奢等人。
  
      “回禀屠奢,居延方向,汉人的三个野战都尉部,迄今依然在原地……”且奢答道:“奴才的瓯脱骑兵,化妆成西域胡商,跟随着乌孙人的商队,进入居延,亲眼看到了,汉人的军营都在原地,而且,其巡逻的力度和次数没有改变!”
  
      “此外,楼兰的车师都尉以及屯于楼兰的两千汉军精骑,也同样没有调动!”
  
      “这不应该啊!”先贤惮攥着拳头,皱着眉毛,望向东方,满脸疑虑:“李广利真的有信心,只依靠两万骑兵和河西四郡的那几万郡兵、民兵就抵挡住羌人与月氏人的进攻?”
  
      “这怎么可能?”
  
      汉匈两国在这西域与西域对峙、混战了三十多年。
  
      彼此对双方的底细都有着清醒认知。
  
      所以先贤惮很清楚,单纯以河西四郡来说,李广利的机动部队,至多不过三万余骑兵。
  
      看上去很多,但实际上,这些兵力需要应对河西走廊延绵数千里的边墙防御。
  
      随时响应可能的敌袭。
  
      故而,汉人将这三万多的机动骑兵,分散配置在居延、武威、张掖三地。
  
      如此,便形成一个犄角守望的格局。
  
      无论哪一个点有警,其他方向的援军,都可以迅速支援。
  
      当然,汉军在河西的部署,远不止这么点力量。
  
      典属国的属国都尉,部署在各障塞的守备郡兵,以及各郡郡尉指挥的部队、河西四郡的民兵。
  
      若动员充分,其最多可以组织一支超过十万人的庞大军团。
  
      这支军团,甚至可以与匈奴的主力会猎于天山。
  
      但……
  
      在现在,李广利是绝对动员不出这样的军团的!
  
      因为河西四郡的粟米马上就要收获了。
  
      大量的青壮和军人,都要投入抢收与晾晒、春谷作业里。
  
      他们必须和老天爷赛跑,抢在天气转冷,日照减少,降雨来前将粟米收获归仓。
  
      否则,他们这一年就是白忙活了!
  
      是故,在这个时节,李广利可以动员的兵力,至少要打一个七折,甚至对折。
  
      在这个情况下,先贤惮觉得,再怎么说,李广利起码也要做做样子,将守备居延、楼兰、轮台、玉门的兵力抽调一部分,转向令居才对!
  
      然而现在……
  
      瓯脱的侦查却显示,汉人没有从居延前线,抽调兵力。
  
      这就让先贤惮不由得疑惑起来。
  
      “难道,羌人和月氏人,到现在都还没有动起来吗?”先贤惮焦急的想着。
  
      时间在一天天过去,对于他来说,每过去一天,局势就越加不利。
  
      因为,汉人的动员与支援能力,完全不是匈奴可以比拟的。
  
      算算时间,汉人得知羌人和月氏人不稳,恐怕也有一个月了。
  
      而相关报告抵达长安,起码也有半个月了。
  
      半个月的时间,足够长安的汉朝皇帝的命令传达到河朔、北地、陇西等地的军营了。
  
      也足够汉朝的战争机器,开始转动起来。
  
      从过去的经验来看,最多二十天后,从北地郡出发的援军就会通过回中道进入河西。
  
      然后就是陇右的骑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