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零二十二节 匈奴的梦魇

第一千零二十二节 匈奴的梦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看着李陵的眼睛,先贤惮缓缓的站起身来,然后伸出两根手指,道:“若坚昆王确实希望本王救援漠北诸部,那么,坚昆王就必须答应本王两个条件!”
  
      李陵思虑片刻,然后问道:“敢问屠奢,这两个条件是哪两个?”
  
      若是想要让他背叛狐鹿姑,那他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他已先叛汉室,背负上了叛徒的名声。?  ?  w?w?w?.ranwena`com
  
      若再叛狐鹿姑,那他永世也无法洗清自己身上的污名了。
  
      先贤惮微笑着看向李陵,道:“坚昆王放心,本王不会强人所难!”
  
      他走到李陵身前,看着这位曾经的汉朝大将,现在匈奴的实权人物,眼中满满的都是欣赏!
  
      没有匈奴王族会拒绝自己的麾下有一个李陵这样的人物!
  
      他熟知汉朝军事、政治、经济,又与汉朝的上层有着密切联系!
  
      哪怕是现在,先贤惮也知道,只要李陵需要,他随时可以与长安的某些大人物取得联系,甚至可以获得他们的信任。
  
      此外,李陵的领兵能力与指挥能力,在整个匈奴属于绝对的大魔王!
  
      没有任何人能与这位汉朝陇右将门世家的天之骄子比肩!
  
      其对骑兵的训练能力,更是bug级别的。
  
      坚昆人,过去只是匈奴诸多别部里,微不足道的一支。
  
      连姓名也不能拥有,每年碲林大会,都得坐在边缘角落,成为人见人欺的对象。
  
      但在李陵为王后,短短数年间,坚昆的实力就迅速增长!
  
      今春与今夏的战争里,坚昆骑兵更是表现出了非同一般的作战能力。
  
      让先贤惮在忌惮之余,也觊觎不已。
  
      所以,先贤惮的诚意相当的足。
  
      他轻声说道:“第一个条件……”
  
      “坚昆王必须答应本王,待时机成熟,与本王一同铲除那屠奢萨满的势力!”
  
      对先贤惮来说,其实单于之位,差不多就像熟透的瓜果一样,他只需要耐心等候,便迟早可以坐上去。
  
      狐鹿姑的身体,也决计撑不了多久哪怕他可以撑,王庭内外的人也不会容许他撑下去。
  
      现在唯一的疑问,不过是谁来即位单于而已。
  
      一旦单于庭内外的意见达成一致,便是狐鹿姑殒命之时!
  
      而在这场博弈之中,先贤惮占据了绝大部分的优势。
  
      不仅仅是因为他是左贤王,唯一指定继承人。
  
      更因为他的实力在现在的匈奴是最强的!
  
      其他竞争者,需要联合起来,才有可能打过他。
  
      而他们是不可能联合起来的。
  
      故而,先贤惮知道,他只需要耐心等候漠北各部首领,特别是四大氏族的妥协。
  
      而那屠奢萨满就不一样了!
  
      那是毒瘤!
  
      寄生在目前病态的匈奴帝国的躯体上的毒瘤,而且,这颗毒瘤一直在野蛮生长。
  
      现在,那位屠奢萨满,还只是拥有一批死忠信徒,而且主要集中在下层牧民、奴隶之中,上层的氏族首领与贵族,他还无法影响和渗透进去。
  
      但,趋势却已经开始了。
  
      可以想象,一旦其站稳脚跟,数年或者十余年后,其影响力渗透进方方面面,到那个时候,匈奴恐怕就只知有屠奢萨满而不知有单于了。
  
      这是先贤惮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的。
  
      所以,那所谓的屠奢萨满及其势力,必须铲除!
  
      而且,必须从根子上抹除后者的影响力。
  
      为此,先贤惮愿意付出一切代价!
  
      李陵听着,却是眼前一亮,点头道:“屠奢放心,即使屠奢不说,小王也会做的!”
  
      “鬼神之力,可敬之,决不可信之,更遑论用之!”
  
      那个所谓的屠奢萨满,李陵对其有着深深的抵触和防备心理。
  
      不止是因为他接受的教育和三观,让他对一切鬼神之说,都是敬而远之。
  
      更因为他亲眼看到了,后者的破坏性与毁灭性。
  
      若是那屠奢萨满的信仰,遍及匈奴,李陵知道毋庸置疑,从此之后匈奴就将沦为三流势力。
  
      而且,永世不得翻身!
  
      他无法想象,若匈奴人都去供奉所谓的神明,将所有的奶酪与皮毛都奉献给神明,匈奴人还有什么未来?
  
      他们将不会用心放牧,而只愿意祈求神明的保佑。
  
      他们将不会再磨炼骑术与箭术,而只愿相信神明的庇佑。
  
      他们甚至都不再愿意用心照顾孩子与妇女,因为萨满祭司们告诉他们,只要虔诚信奉神明与神明的使者,那么神明自会照顾和庇佑他们的家人。
  
      只是,奈何狐鹿姑却怎么都不肯听李陵的劝谏,一直袒护着那所谓的屠奢萨满及其势力。
  
      甚至,狐鹿姑还打算,在明年的碲林大会上,请那位屠奢萨满来主持祭天与祭祖。
  
      在李陵看来,狐鹿姑这简直就像一个溺水的人,在拼命抓住一根稻草,企图挣扎求生。
  
      哪怕那稻草,实际上是一柄随时可能刺进人心窝的利剑!
  
      这简直是疯了!
  
      先贤惮听到李陵答应,整个人立刻就变得无比和煦起来。
  
      他伸出第二根手指,看着李陵,道:“这第二个条件……”
  
      “坚昆王必须为本王拿下汉朝的轮台城!”
  
      此话一出,石破天惊!
  
      李陵瞪大了眼睛,看着先贤惮,沉声道:“屠奢应该知道,我发过誓:此生此世,绝不举兵与汉兵戈相见!”
  
      “是吗?”先贤惮笑了:“坚昆王何必欺骗自己呢?”
  
      “您发誓不与汉军兵戈相见……”
  
      “本王自是知道,也非常尊重……”
  
      “然而,坚昆王应当知道,您的誓言,其实根本就不成立!”
  
      李陵瞪大了眼睛,看着先贤惮。
  
      就听着先贤惮道:“坚昆王家学渊博,便应该知道,食君之禄,忠君之事的意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