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零二十四节 蚩尤有后 2

第一千零二十四节 蚩尤有后 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当太阳升起的时候,全长安的人,差不多都知道了鹰杨将军张蚩尤有后的事情。
  
      街坊闾里,随处可以见到在议论这个事情的人。
  
      而在上层,统治阶级的高层。
  
      风暴,已然在积蓄能量!并随时准备,撕碎它想撕碎的一切敌人!
  
      “赵敦这个蠹虫,依仗乃舅为典属国,在长安城内为所欲为,本官多次规劝,依然屡教不改,仲尼曰:是可忍,孰不可忍也!”
  
      “横门令吏赵敦,贪赃枉法,阴与商贾通,指使地痞无赖,追打无辜士民,证据确凿!”
  
      端坐在京兆尹的宝座上,于己衍红着眼睛,几乎用尽了全身力气,对着下属们嘶吼了出来:“立刻缉拿归案,交由廷尉处置!”
  
      此令一下,所有京兆尹的官吏,都是目瞪口呆!
  
      横门令吏,不过四百石的守门官吏罢了。
  
      本就是这长安城里,人所共知的关系户职位之一。
  
      只要打点到位,或者关系硬扎,便是猪也能坐上去。
  
      而那赵敦的舅舅,正是当朝典属国徐争!
  
      典属国,虽然只是大鸿胪属下的一个分支机构,却是大鸿胪诸署里战斗力最强,权力最大,位置最高,甚至可以不甩大鸿胪本人,自行其是的一个暴力机构!
  
      它是大汉帝国战争机器的一部分,是统帅天下四夷藩属义从的最高权力机关!
  
      光是在长城之外,便有着数以万计的义从骑兵,听从其指挥。
  
      徐争本人,虽然战功没多少,名声没多大,在这长安城里素来不显山不露水,但谁不知道,典属国徐争是贰师将军海西候的铁杆亲信?
  
      哪怕不提贰师将军,单单就是典属国这三个字,在往日也能吓得京兆尹上下魂飞魄散!
  
      两者根本不在一个级别,不是一个等级的官员!
  
      什么时候,京兆尹敢拿典属国的亲戚开玩笑了?
  
      很多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但于己衍却已是一意孤行!
  
      他站起身来,看向其他官吏,吼道:“还不快遵守本官之令,去将那贪赃枉法之徒,械送廷尉?”
  
      这才终于有人反应过来,连忙恭身领命:“诺!下官谨遵明府之令!”
  
      其他人也明悟了过来,纷纷起身,恭身稽首。
  
      而在心中,他们知道,这是风暴将来的序幕!
  
      一个典属国的外甥,只是那地动前,蛇鼠出洞的预演罢了!
  
      棋盘后面,站着的是真正的大人物!
  
      真正决定帝国国策的大人物!
  
      那巨人一般,凌驾于天下列侯与武将之上的鹰杨将军、英候张蚩尤!
  
      于己衍则是缓缓起身,握紧了自己手中的官印,厉声训斥:“诸位务必牢记,吾等乃天子臣,非是他人家奴!”
  
      “为陛下效忠,乃是吾辈唯一使命!”
  
      “贪官污吏,奸猾小人,皆不足惧!”
  
      “尔等要务必时刻牢记这一点,不要害怕,不要退缩,要敢于与恶势力,与奸猾小人、背主之臣,贪赃枉法之辈做斗争!”
  
      “京兆伊上下,都要瞪大眼睛,时刻不能放松警惕,对于发现的罪人罪证与贪官污吏残害百姓,草菅人命的事情,要及时报告!”
  
      “不要因为这些人是某些人的亲戚,便徇私!更不该因为有些人与某些大人物来往密切,就给他们行方便!”
  
      这些话,落在其他官员耳里,经过简单的翻译后,便被理解为‘快点搞个大新闻!’‘京兆尹不能落后其他人!’‘升官发财就看这一把的了!’。
  
      于是,所有人士气顿时ax,纷纷恭身稽首,大声应诺:“明府教诲,下官等牢记在心,夙兴夜寐,必不敢忘!”
  
      然后,他们就昂着头,走出了官衙大门。
  
      每一个人的眼中,都喷着火,仿佛一头头饥饿的野兽,看谁都想咬一口!
  
      没办法,对于大多数官吏而言,升官之路,漫漫而悠长。
  
      若是按部就班的熬资历,熬政绩,绝大多数人终其一生,可能也不过千石之秩。
  
      然而……
  
      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出现一批坐着火箭,直攀云霄的幸运儿。
  
      这些幸运儿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在某一次大动荡中,站对了边,选对了人,于是就跟着那人,踩着无数人的肩膀与尸骨,青云直上!
  
      于是,赵敦在没有任何反应的情况下,就被拿下,旋即立刻送去廷尉官邸。
  
      和他一起送到廷尉官邸的还有他这几年担任横门令吏期间,贪污、徇私、枉法的确凿证据。
  
      相关案牍加起来,竟堆磊了足足十余尺的竹简。
  
      廷尉上下,惊叹莫名,目瞪口呆,完全不懂为什么搞一个小小的四百石横门令吏需要这么大阵仗,准备如此充实?
  
      但,廷尉衙门在九卿有司里,素来很高冷。
  
      这是从张释之时代就遗留下来的老毛病了。
  
      当然,这也与汉廷尉的官员组成,基本都是披着儒家皮的法家或者黄老派大臣组成有关。
  
      前者素来秉持‘执法必严’的思想,而后者则素来讲究‘违法必惩’。
  
      故而,长期以来,廷尉衙门只要没有更上层的力量干涉,其立场与原则还是相当中立和正常的。
  
      故而,接案的廷尉左监,只是在简单的核查了一下赵敦的案例后,就直接宣布其有罪,并下令收押。
  
      但他怎么都想不到,在他下令收押,并宣布赵敦有罪后,不过一个时辰,整个长安便都出现了‘典属国徐争纵容外甥,贪赃枉法,草菅人命,罪证确凿’的流言。
  
      更可怕的是,流言背后,通常还跟着好几条徐争本人的传言。
  
      贪污受贿,这都还是小事情。
  
      关键还是爆出来的典属国与几位密友之间的亲密关系,让全长安的八卦党,都是兴致勃勃,甚至神情亢奋!
  
      没办法!
  
      这位典属国的私人作风,实在是太让人惊讶了。
  
      龙阳之癖也就罢了。
  
      攻受兼备,也无所谓。
  
      毕竟,长安贵族们无聊,闲的蛋疼,就想尝试一下新花样。
  
      徐争不是第一个这么玩的,也不是最后一个这么玩的。
  
      然而,徐争亵玩男色到了引诱友人家中孩子,甚至拿自己的妻妾去换别人家的这种事情,就实在是有些无下限了!
  
      一时间,整个长安都在议论典属国的事情。
  
      在有着典属国徐争首先‘纵然外甥,贪赃枉法、草菅人命’的石锤面前,普罗大众也没有什么心理负担,更不会在乎什么得罪人不得罪人。
  
      反而,无数正义感爆棚的文人也参与进来,开始明里暗里的讽刺、鞭笞后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