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零二十六节 你来我往 2

第一千零二十六节 你来我往 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飞狐将军府。
  
  辛武灵熟练的将温好的酒从酒瓮里舀出来,给续相如、司马玄满上。
  
  “来来来,二位明公,请满饮此樽!”辛武灵举起酒樽,笑着邀杯。
  
  续相如与司马玄都是乐不可支的起身回礼。
  
  今天,是一个好日子!
  
  对于鹰扬系来说,和过年差不多!
  
  典属国徐争被一击毙命,空下来的不仅仅是一个典属国的位置,还有与之息息相关的上百个热门职位!
  
  更不提典属国还直接控制、节制着天南地北的数十藩属国、义从、附庸。
  
  掌握着大汉帝国的外交、干涉以及军事权力。
  
  只要拿下典属国,鹰扬系就有了一个立足点。
  
  当然了,其实他们几个到现在都还是一头雾水。
  
  完全不知道,典属国徐争的死因,更不清楚,到底是谁在背后指使的于己衍。
  
  只不过是隐约猜到了一些东西而已。
  
  不过,这并不妨碍大家庆祝!
  
  “两位明公……”辛武灵放下酒樽,说道:“如今,朝堂之上,蠹虫环绕,圣君左右,庸碌之辈充斥,吾等既然肩负圣恩,自当鞠躬尽瘁,为陛下,为社稷,清理此辈!”
  
  “善!”续相如马上点头:“辛将军所言甚是!”
  
  徐争的忽然倒塌,对于他们来说,是最明显不过的信号了,更是战斗的号角!
  
  倒是司马玄还有些犹豫,他试探着问道:“二位,此事要不要去南陵,向张鹰扬请示一二?若无鹰扬批示,万一……”
  
  “司马兄多虑了!”续相如笑眯眯的说道:“司马兄以为鹰杨将军,回乡省亲,至今不归,难道仅仅只是回乡祭祖,与父老畅饮?”
  
  “此乃避嫌!”
  
  他放下酒樽,嘿嘿的笑了起来。
  
  续相如曾经也是一个铁憨憨,做事常常不过大脑,以为只要能打仗就可以了。
  
  哪成想,在长安被无数人教做人,各种轮番打压。
  
  在那些被打压、被冷藏的日子里,他想了很多,也知道了很多。
  
  让他知道了,其实,打压他的和冷藏他的人,表面上是古文学派那帮吃饱了撑着没事干的文青,实则是很多将门世家在背后出力。
  
  不然,区区文人,不过笔下有些功夫,如何能干涉到朝堂的事情?
  
  汉家什么时候,文人的力量有那么大了?
  
  更不提古文学派的渣渣,不过是一群丧家之犬,被今文学派吊起来锤的弱渣罢了。
  
  也是在那之后,续相如成熟了,成长了。
  
  司马玄当然也明白这个理,他是故意或者特意要提起这个话题的。
  
  目的,当然是要塑造‘吾乃鹰扬走狗’的人设。
  
  毕竟,他的家族,可不是辛武灵或者续相如可比的。
  
  论起手腕和经验,远超后两者。
  
  因而更加明白和清楚,如何抢占资源与话题的道理。
  
  “两位明公,未知两位对那典属国是否有意向?”司马玄忽然问道。
  
  续相如与辛武灵闻言,对视了一眼,然后就挪开眼睛,陷入沉思。
  
  典属国,乃是大汉帝国九卿之外的第一人!
  
  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典属国也可以被视为九卿。
  
  概因这个机构,权力庞大,资源众多,又与军方关系复杂。
  
  进可以觊觎三公九卿,退可以挂帅上阵!
  
  更重要的是风险很小!
  
  汉家百年,因为其他各种缘故而栽倒的三公九卿不计其数,独独典属国,一直很安全。
  
  百余年来,恐怕算上徐争,也不过十指之数。
  
  故而,典属国乃是一个典型的香饽饽。
  
  每次出缺,觊觎者的队伍,少说也有数十人!
  
  而司马玄现在忽然提出此事,辛武灵与续相如都心知肚明,这是对方在暗示两人,他想要典属国的位子!
  
  讲道理,续相如和辛武灵其实也挺喜欢典属国这个职位的。
  
  又有权力,又能领兵,更重要的是还可以长期留在长安,有事才需要出去领兵,配合作战。
  
  还能享受着整个鹰扬系的庇护,只要不出大问题,或者出现一个新的强有力的可以挑战鹰扬系的集团,没有人能板的倒!
  
  但问题是,凡事有利就有弊。
  
  长安这地方,出了名的**窟!
  
  再是名将猛士,在这里不出两三年,就要养出一身肥肉,上阵杀敌什么的想都别想,甚至就连领兵出征,恐怕也是够呛!
  
  而续相如与辛武灵,出身都不怎么好,不像司马玄,捞到一次漠北大胜,就可以心满意足的回家躺在功劳簿上享福,将家族培养起来的年轻人,推到前线上。
  
  他们两个依然需要撑起整个家族。
  
  依然需要源源不断的战功和表现机会。
  
  所以,在思虑再三后,续相如首先表示:“吾此生但愿随鹰扬征发万里,平定匈奴!”
  
  辛武灵也道:“吾亦然!”
  
  然后他看向司马玄,笑着道:“若是兄长愿意,这典属国一职,吾愿举之!”
  
  续相如立刻道:“吾附议!”
  
  司马玄闻言,全身都放松了下来,赶忙笑道:“二位明公高义,吾来日必有厚报!”
  
  作为正坛老手,老牌的将门家族,司马玄无比清楚,比起外撕,很多时候内撕的激烈程度,一点都不逊色!
  
  三十年前,卫霍外戚集团,就是最好的证据!
  
  卫霍麾下的大将们,在战场上和朝堂上,固然威风八面,将所有敌人打的屁滚尿流。
  
  但他们内部的争斗与拼杀的狠厉程度,却比战场和朝堂上还要恐怖!
  
  发展到最激烈的时候,卫、霍各自部将天天撕逼,各种冷嘲热讽。
  
  而彼此之间,更是势如水火,无论做什么都要比一下。
  
  最后,霍氏以战功的优势,完全碾压了卫氏。
  
  并将卫氏的那些大将打的头都抬不起来!
  
  等把卫氏的气焰打压下去,霍氏内部就开始了内撕。
  
  霍骠骑麾下的大将们,比战功,比食邑,比斩首数量,比缴获数量。
  
  比来比去,比到最后,彼此都比出了火气!
  
  而霍骠骑却冷眼旁观,甚至觉得,他的部将就该这样,要有侵略性,要有上进心,要有狠劲!
  
  只要这些人不当朝打起来,或者影响到汉军的作战,他就完全不管。
  
  于是,一度赵破奴、路博德等人,见面都是带着火气。
  
  这些事情,老一辈的人,都当成故事,讲给司马玄听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