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零三十节 蚩尤之威 2

第一千零三十节 蚩尤之威 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张蚩尤回京了!”
  
      不知道是谁,在街道上嚷了一嗓子。x23us.com
  
      整个长安城,立刻炸锅!
  
      “他怎么回来了?”丞相刘屈皱着眉头,非常不爽的骂了一句:“这个南陵黔首想干什么?”
  
      但左右却都知道,刘屈的底气已经不足了。
  
      没办法!
  
      那位可是天子的绝对心腹,圣眷正浓的人物。
  
      更要命的是,他还是公羊学派目前的精神领袖没有错,在新丰亩产七石后,那位张蚩尤便挤掉了所有前辈与竞争对手,成为了整个公羊学派甚至整个儒家都推崇的领袖人物。
  
      无论今文还是古文,都在蹭新丰的热度。
  
      建小康、兴太平,由之成为了整个儒家主流的共同声音。
  
      唯一的不同,大约就是,彼此对于如何建小康、兴太平,有着不同阐述和方向罢了。
  
      故而,这位一回来,旁的不说,文坛马上就要唯其马首是瞻。
  
      他便是放个屁,那些文人恐怕都要说是香的!
  
      刘屈勉强平复下心情,问道:“张鹰扬如今何在?”
  
      “回禀丞相,据闻鹰杨将军已经入宫了!”马上有佐臣答道。
  
      “入宫!?”刘屈神色紧张起来,立刻道:“马上准备车马,吾要立刻入宫面圣!”
  
      心里面,他却是害怕起来了。
  
      众所周知的一个事情是当今天子对那位,真的是非常信任!
  
      自其崛起以来,其所建议的事情,几乎无所不应!
  
      不说其他的,单单就是不久前,天子颁给贰师将军的诏命,就几乎完全是照搬了后者的建议。
  
      有着这样的影响力,万一那张子重在天子面前进谗言呢?
  
      刘屈可不敢坐以待毙!
  
      于是,他急匆匆的乘上马车,慌忙赶到建章宫。
  
      一入宫阙,便迎头遇上了刚刚从宫中出来的新任执金吾韩说。
  
      “丞相安好!”韩说走上前来,笑呵呵的拱手行礼。
  
      “执金吾安好……”刘屈停下脚步,回礼稽首,问道:“执金吾可是从陛下那边过来的?”
  
      “然!”韩说笑着答道。
  
      “陛下如今何在?”
  
      韩说笑道:“陛下正在蓬莱阁之中,等着张鹰扬熬煮的燕窝呢……丞相若是去的及时,说不定能讨上一盅燕窝……”
  
      刘屈却根本没有心思去记挂什么燕窝,他连忙问道:“陛下现在心情如何?”
  
      “好得很呢!”韩说笑着道:“陛下刚刚才听张鹰扬讲了一个故事!”
  
      “什么故事?”刘屈好奇了起来。
  
      “太史公司马迁所著之史书中的一个故事……”韩说笑呵呵的道:“可好听了,下官听完,都觉得这个故事讲得非常好!”
  
      “陛下更是龙颜大悦,命人赏赐了太史令黄金十金,毛布一匹呢!”
  
      刘屈顿时就紧张起来:“这个故事讲的是?”
  
      “丞相不必紧张,与丞相无关!”韩说笑着道:“此与匈奴人有关而已!”
  
      “讲的是,太史令考据,那匈奴先王,乃是夏后氏之后淳维的渊源……张鹰扬因而引申出,汉家必胜,而匈奴必臣的道理,陛下闻之故而龙颜大悦!”
  
      刘屈听得一头雾水,太史令司马迁他是知道的,还见过几次,印象里是一个看上去随时可能进坟墓的老臣,除此之外,就没有其他印象了。
  
      至于其他的……他就根本就不知道了。
  
      更不知道,那位张蚩尤回京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刘屈根本不知道,在这个时候,整个长安的舆论,瞬间反转了过来。
  
      在张越回京的消息,传开后,所有游侠瞬间缩回了家。
  
      至于那些收了钱的文人,更是马上闭上了嘴巴。
  
      可没有人再想被张蚩尤吊起来锤了!
  
      左传和谷梁被锤成了什么样子?谁不知道?
  
      更重要的是,张蚩尤在民间的影响力实在是太大了,在其回京的消息一传开,整个长安议论的焦点,就已经彻底从原先的八卦上挪开了。
  
      焦点,全部被转移到了后者身上。
  
      他为什么回京?回京做什么?以及是不是天子召回的?
  
      很快,便有消息悄悄的流传开来,说张蚩尤这次回京,乃是和天子与朝臣商议,那些缴获带回的牲畜的发卖方式!
  
      这就更是直接戳中了人民的内心!
  
      普罗大众心里,瞬间回忆起了元鼎年间的黄金岁月!
  
      那个时候,卫青霍去病双子星闪耀。
  
      他们不断取得胜利,并将战利品源源不断的带回来。
  
      数十上百万头牲畜,积压在太仆的牧场里。
  
      于是,国家以非常低廉的价格,将部分牛羊乃至于马匹,卖给了百姓。
  
      也正是因此,元鼎年间才会出现‘京师之钱累巨万,贯朽而不可校。太仓之粟陈陈相因,充溢露积于外,至**不可食。众庶街巷有马,阡陌之间成群,而乘字牝者傧而不得聚会……’的情况。
  
      战争红利,导致了整个元鼎年前后数年,关中和天下的牲畜数量激增,而牲畜数量增加,导致劳动效率上升,劳动效率上升,造成经济繁荣。
  
      这个道理,现在虽然没有人懂,但人们本能的知道,这肯定是好事。
  
      当百姓的关注点,全部转移后,自然也就没有人再关心什么八卦了。
  
      刘屈却是不知道这些,辞别韩说后,他忐忑不安的来到了蓬莱阁前,递了官符,请求觐见。
  
      没多久,便有一个宦官出来,恭身说道:“陛下有诏,请丞相入觐!”
  
      刘屈连忙顿首拜道:“臣谨奉诏!”
  
      然后,就跟上那宦官,走入蓬莱阁内。
  
      自始至终,他都不敢和人打听,因为自从苏文一案后,天子身边便多了许多执金吾的耳目。
  
      三个月前曾有人不知死活,想要打探天子的事情,结果,他等来的是执金吾的缇骑的严刑拷打!
  
      一个‘交通宦官、私窥天子’的罪名,让那人全家被诛!
  
      自那之后,便再也没有人敢随意贿赂天子身边的宦官。
  
      因为你无法知道,你贿赂的这个人,是不是执金吾的人假扮的。
  
      而从前的很多手段,也都失效了。
  
      因为天子重新调整了自己身周的侍从宦官的服役轮值顺序与任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