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零三十四节 决战轮台 1

第一千零三十四节 决战轮台 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咚咚咚!咚咚咚!
  
  悬挂在未央宫宣室殿前的悬钟被卫兵撞响。
  
  然后,悬挂在建章宫北阙上的战鼓,也被卫兵敲响。
  
  咚咚咚……咚咚咚……
  
  “什么情况?”负责值班的奉车都尉霍光带着人走上建章宫北阙的城楼,急促的问道。
  
  “北方狼烟告警!”把守城楼的校尉,指着北方的天际说道。
  
  霍光转过头去,就看到在北方的天际,一股狼烟,已然直窜半空,哪怕相隔至少数十里,这狼烟也依然清晰可见!
  
  “马上去通知所有在京两千石、列侯!”霍光神色一凛,立刻下令:“吾这就去报告陛下!”
  
  狼烟至,大战起!
  
  而且是有敌人正在主动进攻帝国疆域,攻击帝国重镇的警告!
  
  自元封之后,长安已经差不多有二十年未见狼烟了。
  
  过去二十年,从来只有汉军打别人的份,从未有敌人敢于大规模的主动进犯。
  
  虽然,其实此事早有预兆,汉家朝堂也都做好了准备。
  
  但当这一刻真的来临的时候,霍光只觉得胸膛之中闷得慌!
  
  就好像逢年过节出门走亲戚,结果被人一个巴掌甩在脸上,火辣辣的疼,尴尬的要命!
  
  哪怕霍光的涵养已经够好了,但他依然感觉,充满了愤怒!
  
  ……………………………………
  
  数千里外,令居塞上,李广利站在塞墙上,远眺着远方的世界。
  
  那山陵之外的原野,密密麻麻,数不清的人,正在涌来!
  
  这些人的数量,根本无法估计。
  
  成千上万?
  
  或者数以万计?
  
  他们或骑着马,拿着青铜武器,穿着铁甲、皮甲,或赤膊赤脚,握着木棒、石锤,甚至什么东西都没有拿,穿着破破烂烂的羊皮衣衫,大喊大叫的混杂在人群里。
  
  “这就是羌乱啊!”李广利感慨了一声:“数百年来,延绵不绝的羌乱!”
  
  这还是李广利第一次亲眼看到传说中的羌乱。
  
  在他上任贰师将军时,羌人各种之中,那些刺头基本上都已经被汉军用屠刀与马蹄,逐出了河西。
  
  只剩下少数残部,躲藏在群山之中,那些人数量不过几万,李广利拿着他们练兵,只用了几年时间,就将这些缺衣少食,早已经被汉军打击的喘不过气的羌人彻底消灭。
  
  将俘虏的人口,押回河西,修桥铺路,或者作为边墙的劳动力使用。
  
  老实忠厚可靠之人,则在这个过程里被甄别出来,然后打散分配去了像谷羌、渠羌这种汉化程度比较高的熟羌部族。
  
  剩下的人,则被视为‘禽兽’,被残酷的消耗在城塞与道路的建设工程中。
  
  所以,李广利几乎从未见过羌乱。
  
  但他听说过,那曾经在整个河西,让人闻之色变的羌乱。
  
  那是在匈奴人嘴里,仅次于白灾、蝗灾的可怕灾难。
  
  十几万,甚至数十万的羌人,不惧生死,前仆后继,席卷河西牧场,吃光、杀光、抢光、烧光他们所见的一切。
  
  直到匈奴主力赶来,才四散而逃,溃退进群山,只留下满目苍夷的大地与无数死尸。
  
  现在来看,仅仅是气势与人数,李广利便知道,羌乱的破坏力,匈奴人没有夸大。
  
  若让他们冲破边墙,进入边墙后的世界。
  
  李广利知道,数不清的家庭,无数的村寨,都将化为灰烬!
  
  所以,作为将军,他的职责应该是将这些家伙全部挡在边墙外,甚至是在他们靠近边墙范围的时候,便主动出击,驱散他们。
  
  但是……
  
  李广利回首西望,看向那山川与河流的另一端,他紧紧的握住了手,然后下达了命令:“传吾将令:未有令而出击者,以乱军法是处!”
  
  这个命令,意味着,汉军主力,失去了主动出击的能力,只能被动防守。
  
  这是为了引诱匈奴人咬钩,为轮台会战创造战机。
  
  也只有这样,李广利才能取得一场大胜,一场踩着匈奴人的尸骸的大胜,而不是在这令居塞下,与羌人、月氏人过家家胜了羌人、月氏人,根本不算胜利!
  
  ………………………………
  
  长安,建章宫,蓬莱阁。
  
  “英候、鹰杨将军到!”
  
  在十余位将官簇拥下,张越穿着甲胄,腰系长剑,走入这蓬莱阁的正殿。
  
  “张鹰扬……”
  
  “拜见张鹰扬……”
  
  “鹰扬安好……”
  
  数不清的朝臣,纷纷起立,向张越拱手。
  
  张越微微颔首,以示回应,自己却一路直行,走到了丞相刘屈氂的对面,稽首道:“丞相安好!”
  
  “鹰扬安好!”刘屈氂神色晦暗的起身答了一礼,心情非常糟糕,但旋即他就想到了远在河西的李广利,想着日后,河西大捷的消息传到长安的情景,他便复又振奋起来!
  
  “只要能赢下此战……”刘屈氂在心里想着:“届时……哼哼……”
  
  到那个时候,他就可以以丞相的身份,狭河西大捷之威,将这个所谓的鹰杨将军和他的部将,赶去漠南或者流放去南越!
  
  让他们远离长安,在外挣扎、流窜。
  
  对此,刘屈氂还是有自信的。
  
  毕竟,他就是靠着手腕,才爬到现在的这个位置。
  
  张越微笑着坐下来,然后,哗啦啦,在他身后与两侧,坐满了将官。
  
  十余名穿着绛色战甲,披着红袍,但却基本都是都尉、校尉的将官,在这个两千石起步,封君入门的殿中,确实有些扎眼了。
  
  但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轻视。
  
  傻子都知道,这些人里,再过些时间,恐怕就全部都是两千石打底,关内侯以上的勋贵!
  
  而且是手握兵权,有着战绩的勋贵!
  
  “丞相……”张越坐下来后问道:“河西的情况,可有传回来?”
  
  刘屈氂摇摇头,道:“贰师将军的使者,如今恐怕还在路上,起码需要三五日才能抵达长安,向陛下报告前线的具体情况!”
  
  张越听着,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