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零三十五节 决战轮台 2

第一千零三十五节 决战轮台 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十天……”李陵沉吟再三,思虑良久,忽然想到了一个事物,然后他抬起头来看向先贤惮,认真的说道:“若是有足够的工匠的话,倒是可以试试……”
  
  “战国时,列国争锋,为了攻陷坚城要塞,各国都曾大量装备了一种名曰‘炮’的器械……”李陵回忆着自己曾看过的一些古籍描述,道:“炮车者,乃以木为架,以人力牵引绳索而发其石,可中百步乃至数百步之敌塞,毁其城塞,杀其士兵!”
  
  先贤惮听着,喜不自胜,道:“果然有如此神器?”
  
  “嗯!”李陵点点头,他不仅仅知道,还曾看过炮车的实物长安武库里,封存了十余架巨型炮车,最大的甚至高如小山,安装有车轮,需要十几匹马才能拉动,想要操作它至少需要两百人!
  
  但其威力,也是远超想象!
  
  据说,当初秦攻魏赵坚城,曾大规模的动用了这种炮车。
  
  将数斤、数十斤甚至数百斤的石头,抛射到敌人的城墙、箭楼之上。
  
  也就是这数十年来,汉军从步兵为主,向骑兵为主演化,作战任务也从攻城拔塞,转向了野战歼敌,骑兵运动。
  
  才让这些曾经在战场上威名赫赫的大型装备,只能躺在武库里吃灰。
  
  若能组装出数十台仿造的炮车,哪怕技术不过关,操作生疏,威力远远不如中国的炮车。
  
  但,也足可威胁到轮台守军,并压制其守城部队的火力。
  
  先贤惮却是已经兴奋的要跳起来,他马上下令:“立刻派人,将龟兹、车师、莎车、精绝等国的工匠,全部给本屠奢集结起来!”
  
  “马上去办!越快越好!”
  
  ……………………………………
  
  “天子驾临,群臣恭迎!”伴随着霍光的声音,天子穿着常服,走了进来。
  
  “臣等恭迎陛下,吾皇万寿无疆!”群臣立刻起立出列,持芴而拜。
  
  “都起来吧!”天子坐到御座上,摆手说道:“事态情急,就不要讲那些虚礼了!”
  
  涉及军国之事上,这位陛下素来很急。
  
  所以,他屁股还没坐稳,就看向丞相刘屈氂,问道:“丞相,朕早前下诏,命高阙军与五原郡兵驰援河西,如今高阙军与五原郡兵,是否已经赶到河西了?”
  
  刘屈氂立刻上前拜道:“启禀陛下:臣三日前已得高阙都尉与五原太守的报告,高阙军两千骑并五原左部都尉三千步卒,已然进入张掖待命!”
  
  天子听着满意的点点头。
  
  张掖是河西走廊的中转枢纽,也是汉军在河西的应急响应中心,更是控制和掌握整个河西的关键!
  
  援军既然抵达张掖,那么,李广利便可以有了一支可以调动的生力军可以使用。
  
  但河西缺的不仅仅是军队!
  
  更重要的还是物资!
  
  “大司农!”天子又看向大司农桑弘羊,问道:“平准署如今,已经将多少粮草与箭矢运到了北地?”
  
  桑弘羊立刻出列答道:“启奏陛下,臣在半月前,便已经从长安起运粟米二十万石、麦粉十万石并箭矢三十万支、甲胄三千套……”
  
  “五日前,臣又将二十万石粟麦,十五万石大豆,从万年起运,从驰道往回中道转运!”
  
  天子听着,却有些不太满意,道:“大司农必须保证河西前线大军,不会缺一粒粮,一支箭,一个五铢钱的赏钱!”
  
  “明白吗?”他站起身来,盯着桑弘羊。
  
  桑弘羊立刻拜道:“臣明白,臣与大司农上下官吏,向陛下保证,绝不让前线大军缺粮少饷!”
  
  “善!”天子点点头:“大司农请回去吧!”
  
  然后,他就将视线看向了另一侧的张越,问道:“鹰杨将军,若事有缓急,将军能几日内率军赶至河西?”
  
  这句话一出,满殿的视线,都聚集到了张越身上。
  
  所有人都在等着他回答。
  
  天子的问题,虽然描述的很委婉,但人人皆知,所谓的‘事有缓急’翻译一下其实就是‘李广利要是翻车了,鹰杨将军能多久赶过去擦屁股?’。
  
  不得不说,这个问题,非常刁钻,而且很招黑。
  
  但,发问的人是天子,就没有任何人敢质疑了。
  
  就连张越也不敢回避,只能直接回答:“启禀陛下,若陛下有诏,臣可以率轻骑日夜兼程赶往河西!”
  
  “三日之内,当可至北地固原……”
  
  剩下的话,自是不用说了,到了固原,就可以率领北地骑士们,驰援河西。
  
  天子听完,微微颔首,道:“有鹰杨将军这句话,朕便放心了!”
  
  他走回御座坐下来,看向群臣,仔细观察着群臣的神色。
  
  他是故意的!
  
  故意提出这个问题,故意的撕裂鹰杨将军和贰师将军之间的关系,甚至毫不掩饰的想要让鹰杨将军与贰师将军对立起来。
  
  作为君王,他始终清醒的知道臣子之间,关系决不可太过密切,甚至成为朋友、知己!
  
  自即位以来至今,这位陛下的操作,素来就是很清晰的一开始,他挑动魏其候窦婴与武安侯田蚡争斗,然后,他又挑动武强候庄青翟与御史大夫张汤缠斗,同时,他还是卫霍外戚集团内斗的最大推手!
  
  四十几年来,他从未有一天停止过操纵朝臣互斗!
  
  特别是掌握大权的权臣,或者掌握兵权的大将!
  
  可以这么说,他愿意挑拨、刺激和推动斗争的人,才算得上大汉帝国真正的权臣或者实力派。
  
  至于那些,他不想去刺激、挑拨的人,一般不是他的宠臣、近臣,就是朝堂上的边缘人物。
  
  实权九卿、实权大将,就没有一个能逃得了他的控制的!
  
  这是老刘家祖传的技能臣子,只有互相斗争,君王的权力,才会至高无上,独一无二。
  
  不然,大臣们私底下你好我好,都要结义了。
  
  君王岂不是要被他们困在宫廷之内,变成政令不出宫阙的傀儡了?
  
  自太宗至今,三代不衰,运用的炉火纯青,甚至已经达到了随心所欲的地步。
  
  观察着群臣的反应,天子心中已经乐开花了。
  
  因为,他明显的察觉到了,丞相刘屈氂的官吏以及那些平素与刘屈氂或者李广利交好的大臣、贵族与鹰杨将军的部将之间,产生了火花。
  
  那些眼中显露的敌意、不满、不屑、野心,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