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零三十八节 决战轮台 5

第一千零三十八节 决战轮台 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天子御驾已然离开蓬莱阁,群臣开始有序退出。
  
  张越则依旧坐在位置上,消化着这次廷议的事情。
  
  “河西应该已经接战了吧?”他想着:“只是……不知道是轮台方向还是令居方向……”
  
  但不管是那一边,两线作战,总归是很吃亏的。
  
  兵力、物资、军心士气,都会有影响和限制。
  
  特别是河西走廊,特殊的地理环境,使得汉军骑兵在其中行军的难度大大增加。
  
  虽然无论前世今生,张越都没有去过河西,也不知道当地具体的情况。
  
  但纪录片和新闻报道,还是看过不少。
  
  甘肃、宁夏的情况,也多少有些了解。
  
  哪怕是两千年后,当地的交通环境,也不是那么令人舒服。
  
  至于现在?
  
  张越只是想想,哪怕是偶像霍去病,也是分两次,才拿下来的河西,恐怕河西地区的交通环境,有着哪怕是霍去病这等天之骄子,无双战神都无法克服的障碍!
  
  换而言之,其实,双线作战对汉军很不利啊。
  
  “但愿,李广利能切实有效的执行天子的诏书,安抚羌人,镇压月氏……”
  
  这时,丞相李广利带着他的属官,开始起身。
  
  张越也打算离开,去找王莽或者霍光谈谈,才刚刚起身,便听到了郭穰的声音:“鹰扬请留步,陛下请鹰扬入禁宫对奏!”
  
  张越闻言微微一楞,皱起眉头,看向郭穰,点头道:“知道了!”
  
  但心里面却是有些疑惑。
  
  留对这种事情,就相当于后世领导开会完了,宣布散会的时候,忽然点名叫某某某留下来谈话。
  
  一般不是要升职加薪加担子,就是要臭骂一顿。
  
  考虑到当前的情况,张越心里有些发毛。
  
  对着司马玄等人叮嘱一番后,张越跟着郭穰,来到了天子的寝宫。
  
  “陛下!”张越走进去,就看到天子半躺着,靠着一张竹椅上,脸则看着挂在宫墙上的一副堪舆。
  
  堪舆是木制的,张越的角度看的不是很清楚。
  
  但,从颜色和材料上看,应该有些年头了。
  
  “您在看河西堪舆?”张越轻声问着。
  
  “嗯!”天子点点头,眼睛依旧留在那堪舆上。
  
  这一生他虽然从未亲临战场,也从未亲自指挥和统帅过大军作战。
  
  然而……在军事上,特别是战略部署和谋划上,他是天才!
  
  自元光迄今,汉家的每一次重大的军事行动,都是他部署的战略任务。
  
  在战争这个事情上,他是绝对拥有发言权的专家!
  
  “鹰扬知道河西四郡的地理吗?”天子轻声问着。
  
  张越连忙低头答道:“启奏陛下,臣愚钝,只大略听说过一些……”
  
  天子微笑着,道:“河西四郡者,初本两郡也,武威、酒泉是也!”
  
  他站起身来,举起放在自己身边的一盏宫灯,走到那墙壁前,照亮了那副用线条描绘的木制堪舆。
  
  “起初,不过因山而为之,祁连山以西,则为酒泉,祁连山以东则为武威!”
  
  他指着那堪舆上的两侧说道:“后来,因伐大宛,朕乃分酒泉地,置敦煌郡,又为匈奴,而自酒泉、武威取地以置张掖郡,并更雍州为凉州,建凉州刺史部,以辖北地、陇西、张掖、酒泉、武威、敦煌四郡!”
  
  “而这河西四郡,则是因河而置!”
  
  “敦煌,以籍端水流域为主,酒泉,则以羌谷流域为主,张掖,以狐奴水流域为主,武威则在诸水流域之中……”
  
  张越听着,看着那堪舆,在心里面,将这些古代河流与后世河流进行对照。
  
  他发现,所谓籍端水,应该是后世的疏勒河,而狐奴水,则应该是石羊河,羌谷水当是黑河。
  
  这些都是从祁连山发源的河系。
  
  也是这河西走廊的生命之源,河西农业与牧业的根本命脉。
  
  汉家因河而治的战略,是正确的。
  
  但……
  
  看着那堪舆,结合着回溯的一些课本上的地理常识,张越忍不住问道:“陛下,臣愚钝,以臣观之,祁连山,横断着令居与居延之间的联系,若居延方向或者玉门方向有事,我军欲从祁连山北向山西运动,必然要绕数百里,反之亦然!”
  
  “确实如此!”天子笑着点点头,手指着令居方向,道:“当初,骠骑将军初伐河西地,便是自北地而至张掖,与匈奴浑邪王会猎于皋兰山……”
  
  张越听到这里,肃然起敬,道:“臣亦早闻,大司马皋兰山之战,断匈奴脊梁之故事!”
  
  今天,或者以后,所有举一汉当五胡为例子的源头,都是始于皋兰山血战!
  
  在皋兰山之战以前,匈奴人的气焰是非常高涨的。
  
  哪怕是丢了河套,他们也依旧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问题。
  
  眼睛里更是劳资天下第一,嚣张的不得了!
  
  时常通过大漠与草原,骚扰和侵袭汉家边塞。
  
  有时候,一年会来几十次。
  
  但皋兰山之战后,匈奴人侵袭汉塞的频率,就越来越低,漠北决战后更是漠南无王庭。
  
  而这一战,打的极为惨烈!
  
  霍去病的主力,在打完这一战后,就退出了战斗,原路撤回陇西。
  
  传说,担任先锋的三个都尉部,战斗结束后,只有两成人还能站着。
  
  霍去病的亲卫骠姚校尉部,打到最后,只有不到一百人还能走路。
  
  汉军的损失,创造了前所未有的记录!
  
  参战的一万精骑以及数千义从骑兵,战损达到了古典时代空前绝后的五成以上!
  
  但是,他们的牺牲是值得的。
  
  因为,他们在皋兰山,全歼了匈奴的三个王牌部族!
  
  而且,是正面硬对硬,在人数完全不占优,没有任何地利的情况下,白刃冲锋,将匈奴骑兵踩在脚下,将他们的脊梁骨彻底打碎!
  
  此战之后,翌年霍去病再伐河西,就势如破竹,几乎没有遇到任何抵抗,甚至表演了一场单枪匹马,就让浑邪、休屠数万人放下武器,投降汉室的奇迹表演!
  
  也是从那以后,一汉当五胡的口号,才开始流传开来。
  
  但抛开这个光环,每一个人都将知道一个事实:河西,是霍去病唯一需要两次才能拿下来的地方!
  
  连最擅长快速穿插,最不喜欢正面硬刚的霍去病,都曾被逼的不得不与匈奴人在河西进行正面决战,主力对决,而且是最残酷的白刃搏杀。
  
  可以想象,河西地区的地理与环境。
  
  那,绝不是一个什么平坦的地方,更不是一个可以快速机动的地方。
  
  特别是,当需要跨越祁连山脉时,尤其如此!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