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零四十七节 帝心如狱

第一千零四十七节 帝心如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河西?”张越摇了摇头,道:“陛下,臣就算背生双翅,也来不及啊!”
  
      “况且,如今大战当前,臣贸然进入河西,恐引军心动摇……”
  
      天子听着,笑了一声,心中对张越的这个回答无比满意。m.x23us.com
  
      因为,他其实只是在测试张越而已。
  
      他岂能想不到河西路远,除非神仙,不然根本无法及时赶到!
  
      而且,河西大军素来在李广利控制下,各部的校尉、都尉,基本都和李广利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若贸然空降一个带着斧钺的大将过去,恐怕仗还没打,汉军内部已然乱成了一锅粥!
  
      到时候,别说打赢匈奴了,自己不崩就已经很不错了。
  
      “那卿有什么好的意见吗?”天子问道。
  
      “臣愚以为,若轮台提前陷落,贰师将军就该立刻撤兵!”张越恭身说道:“慈不掌兵,壁虎尚且知道断尾求生,何况人乎?”
  
      “嗯……”天子沉思片刻,然后坚定的摇了摇头,道:“卿所言虽然不错,然则……”
  
      “若匈奴夺我轮台,而朕与朝堂,坐视轮台军民为匈奴所戮……”天子正色的看着张越,以从未有过的郑重神色道:“朕有何面目,安坐宣室殿上,受天下万国万民尊崇?”
  
      “自古天子者,敬天保民而已,天子之职,唯在敬天保民!”
  
      “太宗训曰:天生蒸民,为之置君以养治之,君之所存,唯赖生民!若无万民,天子不如夷狄一酋长也,此魏文侯之所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老刘家在别的地方,或许很糟糕。
  
      譬如小鸡肚肠,譬如天性凉薄,譬如喜欢过河拆桥。
  
      但在正治上,却一直很清醒,姿态也素来摆的很高。
  
      历代天子诏书之中,提及次数和频率最多的,就是‘民’,几乎所有诏书,哪怕是任命大臣和册封贵族的诏命里,也能找到叮嘱和训诫其‘安民’‘保民’‘教民’的内容。
  
      这是因为刘氏的法统,来源于高帝斩白蛇起义和与关中父老约法三章。
  
      这是根,经过汉太宗刘恒的巩固、发展以及先帝孝景皇帝的培植,发展至今已经成为刘氏统治十三州的依据之一。
  
      所以,无论如何,哪怕是吃亏,刘氏也不可能放弃自己的招牌。
  
      就像当初,卫满朝鲜挑衅,当今天子立刻勃然大怒,置匈奴于不顾,发动大军灭之。
  
      也如当年,大宛人自恃远离汉疆,便杀辱汉使。
  
      于是,贰师大军跨越万里而伐之。
  
      那些当初自鸣得意的大宛贵族和他们的国王的脑袋,纷纷被自己人割下来,送到了长安。
  
      何况,还是与死敌世仇匈奴之间的战争?
  
      退兵?不可能的!
  
      对天子来说,这个事情,只有一个解决方案加大力度!
  
      他也只会向贰师将军下达一个命令加大力度!
  
      无论如何,汉家军人的血不能白流!
  
      不管怎样,匈奴人必须付出代价!
  
      这就是他大汉天子,汉太宗孝文皇帝的孙子,孝景皇帝的儿子,史书上称为大汉世宗孝武皇帝刘彻一直以来的个性与坚持!
  
      “除此之外,爱卿还有别的意见吗?”天子淡淡的问着,语气坚定,不容任何商量的余地!
  
      张越听着,却是感慨万千。
  
      眼前这位陛下,还真和史书上所描述的一样顽固、傲慢、自信。
  
      难怪其为后世文人所不喜,却受到无数人追捧与崇拜。
  
      就这份心气,几人能及?
  
      若是大怂的君王的腰杆能有这位十分之一硬朗,也不会落得那样一个悲惨的下场!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性格决定命运!
  
      汉以强武而威天下四百余年,哪怕四分五裂,遍体鳞伤之时,也依然可以一州吊打天下夷狄。
  
      即使灭亡,也是轰轰烈烈!
  
      哪怕其亡两千年,也依然在后人心里留下了深刻印记。
  
      至于大怂……
  
      除了文豪们的诗词歌赋与繁荣的经济外,典型的内战内行,外战外行,滑跪契丹、女真也就算了。
  
      连西夏的党项与南边的猴子,都能骑到脑袋上耀武扬威。
  
      甚至留下所谓‘南国山河南帝居’这种侮辱性的词汇。
  
      中国上下五千年,除却满清,大怂最为憋屈!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张越低头道:“若是如此,那么臣愚以为,贰师将军,决不可分兵!”
  
      “居延、玉门、阳关及楼兰兵,当汇为一体,先救轮台之围,再论其他!”
  
      简单的来说,就是不要给匈奴人机会!
  
      尽可能打的保守一点。
  
      在目前的局势下,只要汉军抱团,一步一步推过去。
  
      十余万大军,组成一支拳头,砸向匈奴的天山南麓,稳打稳扎,完全可以在救轮台之后,顺势攻入龟兹、尉黎,甚至深入到天山南麓之后富饶的吐鲁番盆地。
  
      反正,匈奴的主力,其王庭骑兵,根本不可能赶来。
  
      而先贤惮所能依靠的,除了他的本部和别部主力外,就是西域仆从国的军队了。
  
      这些仆从军,战斗力且不谈,战斗意志和决心,恐怕是脆的和纸一样。
  
      事有不逮,就是望风而降。
  
      所以,在张越看来,贰师将军不需要那么大胃口,只需要集中主力于一路,横推过去。
  
      那么,先贤惮的主力就不得不在天山南麓的龟兹与汉军决战。
  
      至少,他们也不得不在龟兹与汉军打一场。
  
      这样的话,李广利兵团完全可以在龟兹找回场子(假如轮台已经失陷的话)!
  
      在张越看来,这比起李广利之前,那花里胡哨的布置要靠谱的多了。
  
      最起码,不会有被匈奴人集中优势兵力,在局部战场包围、消灭或者击溃一支汉军要强得多了。
  
      天子听着,却是陷入沉思,良久他才道:“朕也曾因这个问题和丞相谈过……”
  
      他微微的摊开手掌,道:“所谓十指莫如一拳,与其兵分多路,不如集中一路而击之!”
  
      “但丞相说,若集中兵力,则匈奴恐将远遁,且,西域道路也负担不起十余万大军之后勤辎重……”
  
      “所以,朕也就没有坚持……”
  
      “然今日,又闻爱卿之语……朕想向爱卿问一个问题……”
  
      “卿伐漠北,漠北道路是否能保障大军后勤辎重运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