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零四十八节 再回新丰

第一千零四十八节 再回新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辞别天子,张越还没出宫,就遇到了刘进。
  
  “臣恭问殿下安!”张越连忙迎上前去问道:“殿下入宫可是要去觐见陛下?”
  
  刘进摇了摇头,笑着道:“孤来此,是为了堵爱卿的……”
  
  “臣惶恐,不知殿下何事?”张越连忙低头。
  
  “孤是想找卿一起回一次新丰……”刘进笑着道:“自卿陛辞离京以来,新丰诸事,皆赖卿先前所画,如今新丰辖区,扩大了数倍之多,上下官吏皆翘首以待,等卿归去筹划!”
  
  张越听着,微微有些呆了。
  
  新丰……
  
  确实是好久没有回去了,回京以来,他一直到处连轴转,也就是回南陵省亲时,有些时间接近了从新丰赶赴南陵的旧部。
  
  但,其实也只是寒暄,并未涉及具体事务。
  
  仔细想想,也确实是该回去一趟了!
  
  于是张越便与刘进,一同乘上太孙宫车,在数百名太孙卫队的护卫下,向着新丰出发。
  
  到得下午,便赶到了新丰县城。
  
  从宫车车窗里,看向那新丰县城,张越都有些认不出来了!
  
  城区已被扩大了几乎两倍之多!
  
  一个新的城市城墙,正在建设,数不清的民夫与工匠,肩挑手提,将砖石、竹木,送入工地。
  
  而在这工地之后,原本老城墙之前的荒野里,现在已是一栋栋房屋,整整齐齐的并排而立。
  
  大部分都是竹木结构的简易屋舍,这种房子有些类似后世米帝的工人公寓。
  
  乃是由木匠根据需求,先行制造房屋的配件,然后运到需要建设的地方,组装起来,然后再就是装修了。
  
  这种房子造价低廉,简单易修,而且非常灵活。
  
  宫车与卫队,从这些建筑之前的道路驶过。
  
  张越听到了,数不清的各种各样的噪音,从这些简易屋舍里传出来。
  
  刀锯声、捶打声、纺车声。
  
  更有着滚滚浓烟,从这些屋舍的烟囱里升腾而起,有些建筑物中,更是被蒸汽笼罩,终日不昔。
  
  一条排水的沟渠,沿着街道和房屋,顺着地势,流向了远方的渭河。
  
  沟渠里的水,黑乎乎的,混杂了数不清的生活垃圾、手工业废品、废水和冶炼、退火的残渣。
  
  一股股怪味,弥漫在空气里。
  
  张越闻着,忍不住微微皱眉。
  
  而刘进则早就已经掩住了鼻子,躲到了一旁。
  
  “这里是卿离京后一月开始兴建的……”刘进一边掩着鼻子,一边对张越介绍:“彼时,只有一些给工坊园做零工或者承揽工坊园中零件的工匠与小商人所居……”
  
  “后来,因工坊园里的土地,已然无法容纳新建与扩大的工坊,所以陈县丞便请求准许工坊园内的新建工坊搬来此地……”
  
  “哪成想,变成了如今的情况……”刘进叹息道:“如今,在这原本的老城城下,已尽为商贾工坊之所……”
  
  “上个月,孤听桑令吏说,明年此地工坊所产之得,可能就要赶上新丰城内了!”
  
  张越听着,默不作声的点点头。心中百感交集,当初建设新丰工坊园时,他绝不会想到,不过一年多时间,就能发展到现在的情况。
  
  他不由得想起上次,桑钧去南陵的时候,就曾提到,现在新丰工坊雇工已经超过两万人了!
  
  两万人,在后世不过是一个中型的密集劳动制造业工厂的工人。
  
  但在如今这个时代,两万雇工,已是地球上顶尖的手工业制造区域了。
  
  更重要的是,他们已经形成了良性循环。
  
  只是看着在道路两侧来来往往,满载着各种商品的商队,张越便明白,这一切都已走上正轨。
  
  当初栽下的种子,已经发芽,并长出了第一片嫩叶。
  
  尽管它现在非常脆弱,可能微风一吹,冷雨一淋就会枯死。
  
  尽管如今它的力气非常小,小到连当支点撬动力量的资格也没有。
  
  但,它终究发芽了。
  
  只要给它时间和机会,它便可能成长为参天大树!
  
  想到这里,张越就知道,是时候拿出第二件武器了。
  
  宫车一路向前,很快进入了新丰县城,到达了县衙门口。
  
  已经得到消息的陈万年、桑钧、胡建等人带着县衙官员集体出迎。
  
  “臣等恭迎太孙殿下,恭迎鹰杨将军!”众人纷纷稽首。
  
  “卿等免礼……”刘进摆摆手,便带着众人,进了县衙之内。
  
  县衙倒是依旧如故,只是在某些局部做了些修葺和翻新,其他都和记忆里一模一样。
  
  这让张越内心有点小满意。
  
  满意的地方就在于,新丰的小团体,没有因为成绩而飘起来。
  
  主宾落座,自是刘进居上首而张越在侧,其他官僚分坐下方左右。
  
  待得都坐下来后,刘进便道:“新丰之事,孤与皇祖父谈过了,依旧以鹰杨将军、英候、侍中张毅兼领,而万年、临潼、鸿门三县,亦如是!”
  
  这是没有任何意外,甚至不存在任何变数的事情。
  
  新丰亩产七石后,所有与新丰有关的事务,都已经离不开始作俑者的张子重了。
  
  也没有其他人有那个资格和资历,可以领新丰了。
  
  更没有人会有胆子敢来接盘。
  
  没办法,张越的成绩太bug了,除了他其他任何人上任,都会被天下嘲讽、质疑。
  
  而且只要有一年,亩产跳水,就可能背全部的锅,被钉死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所以,即使满朝文武都很眼馋新丰,都知道哪怕派只猪来新丰也可以迅速攀升地位。
  
  但没有人敢动。
  
  因为动就是死!
  
  但,在桑钧等人听来,这却是天籁之音般,于是纷纷起身,面向张越长身一拜,以下官拜见上官的礼节拱手道:“下官等恭闻将军训诫!”
  
  张越笑了笑,道:“诸公免礼,往后还需诸公精诚团结,辅佐太孙殿下,共创大业!”
  
  “唯!”众人再拜。
  
  刘进看着这个情况,也笑了起来,道:“卿今日暂且先视新丰之事,待来日,孤与卿行万年、临潼、鸿门,再论三县!”
  
  目前,新丰系统已经将临潼消化掉了,今年的宿麦播种,临潼就是和新丰一起行动的。
  
  而新丰的很多政策,也都被照搬了过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