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零五十一节 治本之路 2

第一千零五十一节 治本之路 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翻过骊山,就进入了鸿门县。m.x23us.com
  
      作为关中平原的门户,鸿门县背靠着渭河,境内足足有着十余条小河小溪,灌溉优势仅次于灞上原的南陵与霸陵,都是那种不怎么需要修水利,老天爷赏饭吃的地方。
  
      但,也正是因此,土地兼并非常激烈。
  
      张越和刘进一路前行,见到的阡陌田野,几乎都连成了一片,没有田埂,没有分界线。
  
      这意味着,这些土地的主人是某一个人的。
  
      刘进气的够呛!
  
      脸色都有些发白了!
  
      如今的他,已经不是小白了,他已然明白,帝国的强盛与否是和自耕农的多寡息息相关的。
  
      赋税、徭役、优质兵源,全赖强大的自耕农阶级。
  
      “卿打算如何做?”刘进终于忍不住问道。
  
      “殿下看着就是了……”张越微笑着道:“臣必定会让这些地主、豪强同意将土地、人口释放出来的……”
  
      “那孤便拭目以待……”刘进充满了期待的说道。
  
      一行人,抵达鸿门县城后,便径直进入县衙。
  
      县令龚遂、县尉解延年闻讯急忙出迎。
  
      这两位都是鸿门纳入新丰体系后,从县衙官吏之中选出来,为刘进认可的优秀年轻人。
  
      只是履任时间有点少,至今不足两个月,县内事务都还未完全掌握,加上县中豪强势力,都不将他们放在眼里,以为是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就故意拿捏,搞得好多事情都没有办法展开。
  
      如今,太孙和鹰杨将军亲至,让他们就像见到了亲人一般总算迎来了撑腰的靠山。
  
      龚遂与解延年将刘进等人请入县衙,然后就开始介绍起鸿门的具体情况,以及他们掌握的数据。
  
      这也是新丰系的特点,从一开始就不爱繁文缛节,喜欢讲数据,做表格。
  
      而随着新丰系的扩张,这一特点,也渐渐的流入了官僚系统之中。
  
      如今,三公九卿有司官署,若报告给上级或者天子的奏疏里,没有数据或者表格,肯定会被人鄙视,甚至受到责罚,会被以为是敷衍上级、藐视天子。
  
      这也算是张越对这个世界最大的影响之一。
  
      听完他们的报告,张越与刘进对视了一眼,基本上与龚遂的报告相差不大,只是多了些细节,多讲了些县内豪强的背景。
  
      只是……
  
      这些事情,早已不在张越考虑的范围内了。
  
      别说是那些所谓的豪强了,就连其背后的靠山,现在连给张越提鞋的资格都欠奉了。
  
      一个英候的头衔,就足可将他们按在地上肆意摩擦。
  
      所以,张越没有怎么仔细听,在龚遂与解延年说完后,他就道:“鸿门的事情,吾与殿下都已经了解了!”
  
      “今日来此,有个事情,请两位去办!”
  
      “即刻张贴告示,晓瑜全县:蓄奴危害甚大,君子所不为也!今鸿门蓄奴者众,太孙殿下多有不喜,念及父老不易,故乃许官府平贾以赎奴婢之身!”
  
      讲完这两条,张越就挥手道:“两位立刻去办吧!”
  
      龚遂与解延年闻言,互相看了看,然后才恭身拜道:“诺!”
  
      …………………………
  
      于是,整个鸿门县瞬间哀嚎遍野。
  
      告示一出,全县震动!
  
      “官府平贾以赎奴婢?”一个大腹便便的富态男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忍不住道:“这是要强买强卖!”
  
      他名下的那些奴婢、寄客、逆旅,可是他家花了二三十年时间,一点点含辛茹苦的积累起来的财富。
  
      现在,上面一句话,空口白牙就想要他放人?
  
      这怎么可能?
  
      他死都不会答应的!
  
      可是,他的家人,却已经被吓坏了,纷纷劝道:“大人,如今可是太孙与那位张蚩尤亲自坐镇鸿门……您还是忍一忍吧……”
  
      “对啊,大兄,忍忍吧……”
  
      “左右也不过是给那些泥腿子几天自由而已,他们能逃得哪里去呢?”
  
      “说不定过几天,日子过不下去了,就又得卖身给咱家,说不定吾等还能赚上一笔呢!”
  
      “只有人而无地,他们能跑去那里?!”
  
      听着家人的劝说,这富态男子才终于想通了,点头道:“既是如此……吾就答应了……”
  
      “不过那平贾的价钱,决不能低了!”
  
      “起码也要一万钱一个,吾才肯点头!”
  
      心里面却是忍不住打起了小算盘,他家蓄奴两百余人,加上寄客、逆旅这样的不在奴册,但实际上与奴婢差不多的完全依附他生存的人口,总数差不多有四百。
  
      四百人,每人一万钱就是四百万钱。
  
      而这些人释放后,没有任何訾产,没有片瓦之地,甚至连一件衣服都没有。
  
      所以,他们必然还是得回来继续依靠自己。
  
      到时候,随便打发两三千钱,说不定就又能买下他们的卖身契。
  
      如此,左手倒右手,差不多就能赚两三百万!
  
      纯粹的暴利!
  
      这样想着,他终于舒服了。
  
      像此人一般的聪明人,整个鸿门不知凡几。
  
      于是,在官府告示贴出,而张蚩尤与太孙殿下坐镇的情况下,在知道不可能拧得过强权的形势下,鸿门地主豪强纷纷‘识时务者为俊杰’,配合官府的工作,一下子就将大批大批的在籍奴婢名单上报给县衙。
  
      有些家伙甚至临时和自家原本借口为‘食客’‘佃户’的逆旅与寄客也都写下卖身契,然后塞入名单里。
  
      县衙方面,却从不计较这些,照单全收。
  
      而且,开出的平贾价格也很良心完全参考了市场价,以小奴七千、大奴一万五千、女奴一万钱的价格平贾赎买。
  
      而且是赎买一个,就给一个的钱。
  
      于是,数日之间,整个鸿门的地主豪强都像魔怔了一样,带着自家的奴婢、寄客、逆旅往县城赶,就连周围几个县的地主们也闻风而动,求上门来,想要将自家奴婢也塞入其中,赚点辛苦钱。
  
      而县衙方面却是充耳不闻,照单全收。
  
      短短的三天内,鸿门县衙就为超过八千的奴婢赎身。
  
      只是,有一个奇怪的地方这些人在赎身后,没有和过去一样,由官府发点钱粮,就地安置,恰恰相反,他们的自由和过去一般,完全受限。
  
      且被县衙安置在县城旁边,并且由一支从万年县奉命赶来的校尉部看管和保护。
  
      不过,并没有人关心这个事情。
  
      所有人都在忙着赚钱,都在期盼着,等风声过后,再低价回购这些奴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