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零五十二节 噩耗

第一千零五十二节 噩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鸿门县,瞬间一片鸡飞狗跳。x23us.com
  
      大量人口,向着新丰聚集,更有许多家庭,拖家带口,往新丰迁徙。
  
      短短两日,就有差不多一千户的百姓,打算搬去新丰了。
  
      这吓坏了整个鸿门的地主!
  
      他们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了!
  
      若没有佃户、奴婢,谁去给他们耕作?
  
      靠他们家的那些大少爷、大小姐?
  
      显然,这是不可能的!
  
      但……
  
      他们又没有什么办法来阻止这一切,去告状吧,找谁告呢?
  
      官府?
  
      且不说有没有衙门敢接这个案子,就算接了,怕是端坐高堂之上的大员,惊堂木一拍就吆喝了起来:“堂下何人?缘何状告本官?”
  
      找后台?
  
      如今,他们曾经的后台靠山,已经全部装死了。
  
      甚至已经有人在忙着切割关系了。
  
      一个敢帮他们说话的人都没有!
  
      哪怕他们托了关系,去找丞相府的人,想着敌人的敌人就朋友,结果,派去联络的人被丞相府的人直接抓起来,丢进了监牢,罪名是‘诽谤太孙殿下’。
  
      好不容易花了血本将人捞出来,再打探清楚事情始末,每一个人都感到脖子发凉、寒毛倒立!
  
      根据他们重金疏通的关系的那人的说法是:“你们是想找死吗?这个时候想拖丞相府下水?嗯?当丞相府是傻子吗?还好你们接触到的人级别不高,否则,都不用张蚩尤出手,丞相就会摁死你们!”
  
      直到这个时候,他们中的聪明者才醒悟过来。
  
      现在,丞相和整个贰师将军系,哪里敢主动掺和鹰杨将军的事情?
  
      避都来不及!
  
      若有事情找上门来,为了洗脱嫌疑,也为超脱事外,丞相府的人只会比鹰扬系的下手更狠!
  
      为何?
  
      答案是如今的贰师将军正在前线全力指挥大战,整个贰师系将赌注都压在了战争上。
  
      任何可能干扰或者影响前线的事情,都会被他们视为大敌,优先处置。
  
      而现在,贰师系最怕的就是落人口实,给那位鹰扬将军撕毁承诺,下场甚至直接介入河西战争的借口。
  
      而他们傻兮兮的送上门去,简直是蠢不自知,在丞相和贰师将军的人眼里,他们的行为,甚至可能会被理解为‘鹰扬系自导自演’的闹剧。
  
      直接标黑,精准点草,自是合情合理。
  
      于是,这些人悲哀的发现了自己在这个国家的地位,并不比那些曾被他们欺压、剥削、压榨的农民高。
  
      在顶层眼中,两者其实是一个阶级。
  
      都是韭菜,皆为蝼蚁。
  
      生死无足轻重,兴衰不值一提!
  
      搞明白这一点,这些地主豪强们回到家里,就只能唉声叹息,自怨自艾。
  
      但现实又逼迫他们不得不解决问题。
  
      因为,倘若在奴婢们走了后,佃户也跟着跑路。
  
      那么,他们的土地今年恐怕会绝收。
  
      那不仅仅因为着今年颗粒无收,还意味着前期的投入,全部打水漂。
  
      为这些土地而高价购入的水车、耧车、种子、肥料等,可是一笔不菲的数字。
  
      没办法,为了阻止佃农继续流失,这些地主中的一些人只好开始减租减息。
  
      甚至,不得不捏着鼻子,提着米肉油盐,挨家挨户的上门讲好话。
  
      地租直接从七成,降到五成,从前借的钱的利息免掉一半。
  
      又拿出乡党之情,保证以后,一定好好善待乡邻。
  
      然后,又进一步的退让到只要留下来,地租直接优惠到四成,利息减免七成,并不计算复利。
  
      这样好说歹说,才留下了一些佃户。
  
      而减租的事情,只要有人开头了,就再难抑制。
  
      很快,整个鸿门的地租,都开始下降。
  
      没办法,不降地租,佃农就要跑光了!
  
      没有佃农,他们土地再多,也没有半分收益,甚至要亏本!
  
      毕竟,朝廷可是从不管什么客观理由。
  
      分摊到土地上的刍稿税、田税,都是要收的,交不上的,直接抄家、抓人。
  
      ……………………………………
  
      这个时候,张越和刘进,已然离开鸿门,开始渡河,前往万年。
  
      经过鸿门一役,刘进真是大开眼界。
  
      一路上,一直找着张越讨论鸿门的事情。
  
      “卿之妙策,孤真是叹为观止啊!”刘进夸赞着:“不动声色而解一县之难题,折服全县豪强!”
  
      只是想着,看到的那些地主豪绅们吃瘪与窘迫的神态,刘进便只觉得念头通达,爽到不行!
  
      更妙的是这一次,除了鸿门那帮劣绅地主外,所有的参与方全部赚了。
  
      鸿门县,解决了多年的沉珂之疾,还帮助大量佃户和贫民争取到了相对不错的地租。
  
      百姓负担直接减半!
  
      更有大批的佃户与贫民,跟着新丰来的商队,前往新丰务工。
  
      而新丰方面,则得到了大批优质的廉价劳动力。
  
      像是那些奴婢、逆旅、寄客,都是非常优质的劳动力,任劳任怨,只要给口吃的,就能从天明做到日落。
  
      工钱却低的可怜!
  
      按照他们与新丰、鸿门之间签的契约。
  
      他们是作为鸿门县借调给新丰县,然后由新丰县县衙派遣至诸工坊的工人。
  
      契约规定,他们将无条件服从官府的调配和管理,为作坊劳作三年,以偿还官府为他们赎身的本息。
  
      当然,三年期满后,他们除了获得自由身外,还将拿到根据其表现,得到一定数额的薪酬。
  
      还将学到技术!
  
      这对那些过去可怜的奴婢来说,这简直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
  
      而对新丰和鸿门两县的官府来说,这个事情同样赚了。
  
      鸿门县看上去支出了很多,但实则,赎买费用早就有人兜底。
  
      花个两三万钱就得到一个青壮劳动力三年的使用权,作坊主们笑的头都歪掉了。
  
      在这个里面,唯一的输家,就是鸿门的地主豪强们。
  
      他们除了得到了一堆五铢钱外,损失惨重。
  
      就是那些五铢钱,也将很快全部被吐出来!
  
      因为,刘进已经打算再过一段时间,对鸿门境内的土地与人口进行清查。
  
      这是他的领县,他想怎么玩就可以怎么玩!
  
      这样想着,刘进就问道:“张卿,你说,孤去万年也这样搞一下如何?”
  
      张越一听,立刻就笑了:“殿下,万年不同于鸿门,那可是陵邑县!”
  
      陵邑县的好处,就是地主豪强势力不强,而自耕农阶级强盛。
  
      如南陵县,大部分的地主和过去的老张家一般,不过几百亩撑死了一千亩地。
  
      土地兼并和矛盾不算剧烈,在可接受范围。
  
      “啊……”刘进不免有些失望,旋即他就又兴奋起来:“那孤去父亲大人的领地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