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零五十四节 天威难测

第一千零五十四节 天威难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可惜,天子再三想了想,还是坚定的摇头:“若弃轮台而取车师地,朕恐天下因此轻汉!”
  
      对于这位陛下来说,有仇必报,有恨必偿,乃是天经地义的道理。x23us.com
  
      拖拖拉拉也不是他的性格!
  
      更何况,他现在已经老了!
  
      虽然近来身体状况大为好转,但那也是相对于延和之前。
  
      事实上,这位陛下很清楚,他的身体在不断衰老。
  
      就像一颗枯萎的大树,表面上看着似乎风华正茂,但实则内部已满是蛀虫与腐烂的根系。
  
      可能一阵狂风过后,便会轰然倒塌。
  
      这使得他开始设计自己的身后事,也令他的性格更加急躁!
  
      不然,他怎么会默许李广利在河西双线作战?
  
      说到底,是因为他想要尽快看到成绩,尽快的在他手里,结束这场已然延绵三十几年,旷日持久的战争。
  
      以令自己在青史之上,留下浓厚一笔。
  
      功绩与成就,超越父祖!
  
      于是,哪怕身死,也有机会和那张子重所言一般,死而为神,与三王五帝一般,垂于天地,永恒不灭!
  
      故而,让他放弃在西域,在轮台附近,在天山南麓与匈奴西域主力决战,一战而定西域之事的图谋,几乎与让他相信世上不存在长生不死的神药一样困难。
  
      当然,顾忌外界,特别是四夷从此‘轻汉’也占了一定比例。
  
      张越听着,却是头疼不已。
  
      这位陛下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头铁的不行啊!
  
      不过,仔细想想,他确实是这样的性格。
  
      刚刚登基,就敢发动建元新政,新政失败后,蛰伏几年,太皇太后一驾崩,马上就力排众议,发起马邑之谋,并借此开启与匈奴的全面战争!
  
      汉军的第一次出塞,败的惨不忍睹。
  
      朝野内外‘莫如和亲便’的声音沸沸扬扬之刻,就是这位陛下,无视了一切反对,用天子的特权,强行通过了扩军和骑兵建设计划。
  
      于是才有了卫青第二次出塞的辉煌胜利。
  
      于这位陛下而言,不撞南山不回头这句话正是为其量身定做的。
  
      想要让他改变主意?大抵就和让小学生不玩农药一样困难。
  
      想到这里,张越只好劝道:“陛下,若王师拿下白龙堆与车师地,就可以以此为质与匈奴谈判赎回轮台失陷将士……”
  
      天子却是铁了心,摇头道:“朕意已决,卿勿复再言!”
  
      “轮台之战,已如离弦之箭,势在必行!”
  
      “卿知消说,如今,有何办法,迫匈奴主力与我决战!”
  
      张越奇怪了起来,因为,这位陛下固然顽固、执拗,但却不是那种听不进意见,不会分辨是非的铁憨憨。
  
      换而言之,这里面……有问题。
  
      想到这里,张越就只好拜道:“启奏陛下,若王师要与匈奴决战,那么以微臣之见,贰师将军当不可分兵!”
  
      “王师主力,需聚集在一处,且前后距离与纵深不能超过三百里,以方便随时救援!”
  
      “王师当稳打稳扎,不冒进,不贪功,每日行军距离不超过六十里……”
  
      “自楼兰向北,一字排开,逐步推进,直逼匈奴焉奢、尉黎,攻敌所必救!”
  
      “如此,匈奴主力就将不得不与我军在天山北麓脚下开战!”
  
      天子听着,眉头微微一扬,笑了起来:“卿本少年,何故想法如此老成?”
  
      丞相刘屈等人,也都低着头,偷笑起来。
  
      在他们看来,张子重的这个策略,连小孩子都想的出来。
  
      简单到让人鄙视。
  
      完完全全就是在拿着粮食、黄金和布帛在烧的方法。
  
      照其所言,汉军主力集结在一个纵深三百里的区域,按照每天六十里的行军速度,一步步向前蹭过去。
  
      十余万大军,加上三倍、四倍于此的民夫,延绵成一条漫长的长龙。
  
      匈奴人确实将对此毫无办法。
  
      但,恐怕烧不了几个月,少府和大司农的钱粮就要烧光了!
  
      然而,众人只听到天子笑道:“不过,朕以为可行!”
  
      “大不了,朕暂停茂陵工程,减少宫室开支,缩减官吏赏赐……”这位陛下站起身来,道:“太初之中,两伐大宛,不就是这样过来的吗?”
  
      其他大臣,纷纷瞠目结舌,不可思议的抬起头来。
  
      丞相刘屈刚想开口,但话到嘴边却不由自主的咽了下去。
  
      因为,他看到了天子的眼神,凌厉而不容置喙!
  
      于是,他只能俯首拜道:“陛下圣明,臣附议!”
  
      刘屈这一开口,其他大臣纷纷跟进:“陛下圣明,臣等附议!”
  
      天子握着他手里的天子剑,道:“那就这样办吧!丞相,请与九卿拟诏,交朕过目后,以八百里加急日夜不停,发往河西,使贰师将军知朕之意!”
  
      他看向一直侍立在一侧的王莽,道:“王莽,朕命卿为西域都护,持节使者,立刻启程,往河西而去,以朕之命,节制河西四郡上下官署、军民,全力支持贰师将军战略,敢有不从者,卿可自决之!”
  
      王莽立刻上前,恭身受命:“臣谨奉诏!”
  
      直到此刻,其他人才反应过来。
  
      事情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天子在这个时候,忽然采纳那位鹰杨将军的建议,还派出其亲信心腹王莽持节出发。
  
      名为支持、辅佐贰师将军,但实则恐怕是监督和节制贰师将军,分其权柄,操其后勤。
  
      只是说得好听,但实则一旦贰师将军敢违背朝堂部署与天子意志,这位持节使者,便可以以天子节与天子钦使身份,从容夺其军权!
  
      而在汉室,无论在什么地方,天子威权都是至高无上的。
  
      大汉边军,更是如此。
  
      天子节在,休说是李广利了,便是卫青霍去病,也得俯首称臣,任由宰割!
  
      没别的原因持节使者,只需持节在军营里走一遍,喊一嗓子:为刘氏者左袒。
  
      瞬间,全军上下,就都会光着膀子,跟着使者的军旗走了。
  
      ……………………
  
      散朝后,丞相刘屈几乎是颤抖着脚步,走出的温室殿。
  
      回首一看那深邃的宫阙,他竟感觉仿佛看到了一头无可名状的怪物一样,整个人从灵魂深处,生出战栗与臣服的可怖!
  
      此刻,他想起了自己的父亲,也就是已故的中山靖王生前醉酒之时曾对他说过的话:“当今天子……嘿嘿……那可是吾等兄弟之中,最是凉薄无情之人呐!”
  
      “其心如铁,其情如冰,其志如火……”
  
      从前,刘屈还觉得自己的父亲是酒后胡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