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零五十七节 羌人的抉择 1

第一千零五十七节 羌人的抉择 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八月的最后几天,新组建的鹰扬旅,已经能像模像样的进行编队突击了。x23us.com
  
      张越于是选择将他们带到了新丰,与保安曲合练,意图让鹰扬旅带保安曲适应,同时也让保安曲给鹰扬旅打下手,当辅助。
  
      在新丰合练三日后,张越接到了报告,先前出发的长水校尉与飞狐骑兵,已经赶到了北地郡郡治所在固原,并在当地建立了营垒待命。
  
      于是,他便率军回到长安,等候命令。
  
      此时,正是延和二年的秋八月二十七。
  
      距离羌胡联军围攻令居塞,刚好过去了一个月。
  
      羌人与月氏联军,猛烈的攻击着令居城的外城。
  
      城塞之下,横尸遍野,错非如今气温已然渐渐转凉,恐怕这座城市内外,都将被恶臭的尸臭味所笼罩。
  
      围攻到现在,无论是羌人,还是月氏人,都已经麻木了、疲惫了。
  
      更要命的是他们的粮食不够了。
  
      羌人就不说,本来就没有什么粮食。
  
      渡河后,他们吃的穿的,皆是月氏的存粮以及从河湟之中猎获、捕获的鱼首。
  
      但这些东西很快就吃光了。
  
      于是,他们开始啃食草根、树皮,从地里挖虫子,在山里挖树根。
  
      发展到现在,已经有人开始,在战场上捡拾牛马的腐肉,甚至悄悄的吃起了死尸。
  
      羌人与月氏人都知道,他们必须拿下令居了。
  
      不然,所有人就都要死在这里!
  
      可是,令居塞实在是太坚固了。
  
      他们一个月轮番攻击下来,那城墙看上去似乎摇摇欲坠。
  
      然而,汉人,总能想到办法加固和修复破损的墙体。
  
      他们用麻袋装沙土,用竹木做梯子,然后版筑夯土,甚至直接拆了城中屋舍,拿砖石来填补缺口。
  
      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的援军不断赶来。
  
      来自陇西、北地的兵马,纷纷汇聚到令居附近。
  
      虽然这些援兵的主力,大部分都是前往玉门方向,但就是这分出来支援令居的,也足有五六千人。
  
      加上汉人征调的武威郡兵、民兵。
  
      以及通过驿道,不断转运而来的粮食、弓弩、兵甲等物资。
  
      从表面上来看,令居塞再被围攻一年,也未必会陷落。
  
      而羌胡联军别说一年了,就是十天也未必能撑下去了。
  
      一旦到了九月,天气会进一步转冷,甚至可能会下雪。
  
      没吃没穿的十几万羌人与月氏人,会直接暴露在严寒的北风之中,到那个时候,别说进攻了,恐怕连跑都没有力气跑了。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舍羊与几个先零羌的豪酋聚集在一起:“我们得想办法了!”
  
      羌人在被逐出河西走廊后,就成为了标准的机会主义者。
  
      和鬣狗、秃鹫一样,有的吃便不在乎什么方法吃。
  
      腐肉也好,骨头也罢,哪怕长满了蛆虫,爬满了苍蝇,只要能填补肚子,他们便不在乎方式和食物的种类。
  
      若不这样做,他们便会饿死、冻死。
  
      如今,在这令居塞下,碰了一个月。
  
      在这期间,他们更是想尽了办法,企图绕开这个坚城。
  
      可惜,方法用尽,事实证明,想要进入河西腹地,便只有令居这一条通道!
  
      其他选择,都只是看上去很好,实则是死路一条!
  
      趁着夜里,悄悄渡过涧河的人,渡河后,便没有了消息。
  
      只有鬼才知道,他们到底是被汉人抓起来了?还是死在雪山与沼泽之中?
  
      而另一条路,绕过令居,也有很多人尝试了,结果发现,想绕开令居?就要去撞比令居更危险、更险要,同时也更狭窄的群山通道。
  
      而汉人,在那些地方同样有着要塞。
  
      虽然不大,人也不多,但足够卡死道路了。
  
      自然,羌人内部,特别是高层的小心思,一天比一天多起来了。
  
      要不是令居方面,一直没有派人来联系他们,恐怕他们早就内讧了。
  
      即使如此,旷日持久的围攻,以及高居不下的伤亡,也令这些人不得不思考一个问题出路在那里?
  
      汉人在令居塞中,囤积了重兵,令居塞后更有着一支骑兵一直按兵不动。他们虽然没动过,但存在感却超强!
  
      每次攻城,舍羊都不得不担心那支骑兵加入战场。
  
      傻子都知道,在攻城的时候,若有一支高速骑兵冲入阵列,那到底会有多酸爽?
  
      旁的不说,舍羊清楚,羌人的部队一定会崩溃!
  
      虽不清楚,为何那支骑兵一直按兵不动。
  
      但舍羊和其他人,现在都知道了,必须做选择了。
  
      再等下去,死路一条!
  
      万一,汉人已经打跑了匈奴人,其主力转过身来,说不定会把所有的羌人都串成一条肉串。
  
      就像他们当年做的那样!
  
      只是想到这里,舍羊就感到有些脖子发凉。
  
      没有羌人会忘记,当年那一场大叛乱的结局的!
  
      十几万羌人的尸体,漫山遍野皆是。
  
      大地仿佛被鲜血染红,汉人的骑兵,趾高气昂的走在其中,十几万甚至更多的羌人战俘,从祁连山一直跪到武威的休屠泽。
  
      封养羌、先零羌、牢姐羌的豪酋几乎全部被杀。
  
      河羌与谷羌的豪酋们吓得两股战战,瑟瑟发抖,带着全族上下,走出群山,跪到了汉人的将军面前,磕头请降,从此沦为汉人奴隶。
  
      然后,汉人将剩下的羌人,流放到了湟河的对岸,西海高原之上。
  
      将他们禁锢在当地,直到今天。
  
      据说这个结果,都还是汉朝的大儒干预了的结果。
  
      不然,等待羌人的必定是一场大灭绝!
  
      “是得想想办法了……”一个长相狰狞,满脸坑坑洼洼的刀疤的男子说道:“可是,我们与汉人素无交情,而且,手里没有筹码,如何是好?”
  
      这正是羌人能坚持到现在的唯一理由!
  
      不然,早在半个月前,他们就已经要反水了。
  
      只是想来想去,都没有理由和借口。
  
      总不能傻兮兮的送上门去跟汉人说:爸爸,我错了,我给您当狗,您就收了我吧!
  
      当然,要是这样说有用,估计羌人的豪酋们捏着鼻子也去了。
  
      可问题是,这样说十之**是没有用的!
  
      汉人多半也不会信,就算信了,结果也会很糟糕!
  
      手里没有筹码,怕是会被人直接赶出门去的。
  
      其他人听着,顿时都有些沮丧。
  
      在这令居塞下,羌人碰了个头破血流,一个月内,死伤就超过三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