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零五十八节 羌人的抉择 2

第一千零五十八节 羌人的抉择 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牢姐羌的巫女,将其营地扎在一座小小的山丘之后。
  
      数百名牢姐羌的武士,将之牢牢保护起来。
  
      在这山丘周围,更是密密麻麻的布满了牢姐羌的部落。
  
      舍羊在一位平素交好的牢姐羌豪酋的引领下,经过数次搜身检查,才得以进入这个营地之内。
  
      这个营地与其他羌人营地,没有太多差别。
  
      羊皮缝制的穹庐,用木头搭起来,矗立在营中。
  
      营地内,拿着武器的武士,虎视眈眈的用着不怀好意的眼神,打量着舍羊的身形。
  
      舍羊无视了这些人,跟着前方的朋友,走入一间穹庐内。
  
      一入穹庐,一股浓郁的动物油脂燃烧气味便扑鼻而来。
  
      在穹庐的中间,一个干干瘦瘦的老女人,坐在那里,似乎在闭目养神。
  
      只是她的外形,实在有些恐怖!
  
      一张爬满了皱纹的脸上,长着好几个干瘪瘪的肉瘤子,看上去仿佛怪物一样,更让人难忘的,还是她的脸中间鼻孔处,空无一物——这是所有牢姐羌的巫女的特征,每一位牢姐羌的巫女,都会为了更接近他们所崇拜的母神,而选择主动劓刑,将鼻子割掉!
  
      那老女人微微睁开眼睛,问道:“虎崽子,为何来到了伟大母神的领地?”
  
      舍羊上前一步,低头行礼道:“我是为猛虎所指引而来的!”
  
      “就像当初的祖神与母神,在猛虎指引下,逃脱追兵的追杀……”
  
      “哼!”巫女不屑的冷哼了一声:“别说这些有的没的!”
  
      “母神教导我们,不要相信男人!”
  
      在牢姐羌的神话中,当初历经千辛万苦,从中原逃来的无戈爰剑,在羌地站稳脚跟后,登上首领之位的无戈爰剑,喜新厌旧,为封养羌和先零羌的女人所迷惑,居然做出了抛弃母神的行为!
  
      母神伤心之余,便率众出走,建立了牢姐羌的山寨。
  
      自那以后直到如今,牢姐羌在无数岁月里,都是母系为主。
  
      男人,在牢姐羌中,只有两个作用——配种和干活。
  
      更不提,所有羌人豪酋都知道,对羌人来说,彼此最好的关系便是没关系!
  
      因为,一旦搭上关系,无论好坏,最终的结果都很可能是一场大战!
  
      舍羊听着,也没有半分意见,因为这是无数年来,所有羌人的共识——联盟?联你妹啊!不同种的羌人之间,存在着比高山还厚的壁垒。
  
      像牢姐羌与先零羌,除了都叫羌人外,文化、信仰、习俗和结构完全是两码事。
  
      一般情况下,在野外一个牢姐羌和一个封养羌碰了面,肯定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你死我活的局面。
  
      也就只有在如今这样的特殊情况下,才能勉强在一个天空下呼吸同一种空气。
  
      所以,他也很直接的起身,笑道:“还是巫女爽快,那我就长话短说……”
  
      “我此来,代表伟大的猛虎之子……”舍羊直起腰杆,严肃无比,一脸神圣的道:“向伟大的母神后裔,传递一个情报……”
  
      “说!”巫女抬起头来,看着舍羊。
  
      “汉朝皇帝,在两个多月前,曾经给汉朝的贰师将军下过一个命令……”舍羊缓缓的说着,将他所知的事情,复述了一遍。
  
      巫女和帐中所有的牢姐羌的萨满祭司及豪酋们听完,所有人立刻交头接耳起来。
  
      漫长的攻城,让几乎所有羌人部族都疲惫不堪,而且损失惨重。
  
      仅仅是牢姐羌,便有数千人死在了令居塞的高墙之下。
  
      此外,粮食的匮乏,也让他们焦头烂额。
  
      错非无路可退,牢姐羌早已经撤兵了!
  
      大多数羌人也早就跑的干干净净了。
  
      羌人历史上还从未打过这样坚固、坚韧的城市,面对令居的要塞,他们有种无能为力,甚至绝望的感觉。
  
      现在,舍羊带来的这个消息,让他们为之一震!
  
      “汉人果真有这样的命令?”巫女不相信的问道。
  
      “果真!”舍羊低头道:“只是不知道,令居的汉人会不会认账……”
  
      他这句话一出,牢姐羌的豪酋们顿时就又开始急了起来。
  
      舍羊连忙安抚他们,道:“诸位不要着急,我已经派了几个无戈,带了几只火奴去令居……”
  
      “再过一两个时辰,差不多就可以知道汉人的态度了!”
  
      ………………………………………………
  
      令居塞。
  
      不算高大的城墙之下,横尸遍野。
  
      群山之中的乌鸦,哗啦啦的从天而降,落在这片战场上,很快就为了腐肉和碎屑争斗起来。
  
      地面上,随处可见残破的木盾与破碎的甲片,还有大量深深的扎进土壤之中的箭矢。
  
      远远的,还能看到,十几座月氏人用木头搭建起来攻城用的盾车散落在地上。
  
      巨大的弩箭,直接贯穿了这些盾车脆弱的前缘木体结构,强大的动能将它们撕碎后,去势不减,直接贯穿了几个推着盾车前进的月氏人。
  
      更远处,依稀能见到散落在原野上的大纛与旌旗。
  
      几匹受伤未死的战马,横卧在一个低洼地里,垂死挣扎着。
  
      几个羌人,哆哆嗦嗦的走在这个战场中。
  
      他们看着眼前的世界,眼中满满的都是惊恐与震怖。
  
      一个月的攻城,让这些人第一次领略到了什么叫现代化的战争?何为汉人的战争?
  
      每一个人的眼眸中,都忍不住的回忆起这些日子来的所见所闻。
  
      令居城头,汉人的弓弩手,一排排的蹲下,在指挥官的指挥下,他们不断的射击着。
  
      密集的箭雨一波接一波,不断袭来,不断有倒霉的人被箭矢命中,哀嚎着栽倒、哭泣。
  
      但这些人是幸运的。
  
      最悲惨的人,当属那些推着功臣器械的人。
  
      在令居城头,像魔鬼一样的城头上,汉人的重型弩车,一台台的摆开。
  
      数十人将绞盘拉开,然后将一根根长达数尺,重达数斤的重箭安装道弩车上,然后在军官的指挥下,四重绞索完全来开,巨大的弓弦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然后,砰!
  
      巨大的绞盘松开,强大的动能瞬间释放,重箭呼啸着飞出城头,将一排排的人串起来,将一个个羌人、月氏人贯穿。
  
      而它们重点的打击对象,就是那些推着盾车、冲车,抬着木梯、举着盾牌的人群。
  
      这些人群目标大,易命中,而且威胁性很高!
  
      汉人的重弩就专门盯着这些人群攻击。
  
      进攻的部队,好不容易冒着箭雨,躲过了重弩的袭击,走到令居城塞下。
  
      他们用尸体和沙土、木头,填平了令居的护城河,然后欢呼着、嚎叫着涌向城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