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零六十六节 戏如人生 2

第一千零六十六节 戏如人生 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王都护……”李广利沉声说道:“吾如何能不怒?”
  
      借题发挥是每一个正治人物的基本功!
  
      若连这个技能都不能掌握,那么,这个人也就别混正坛了,赶紧回去种田保住小命吧!
  
      王莽看着,连忙劝道:“君候岂不闻,小不忍则乱大谋?还请将军暂息雷霆之怒……”
  
      李广利转过头来,不怀好意的看向王莽,目露凶光,道:“本将统帅河西,兼领西域征讨,匈奴征伐之事……自天汉以来,天下舆论汹汹,皆以为我李广利祸国殃民,举止失措……”
  
      “今,连匈奴小贼也以为如是!”
  
      “若不能给点教训,岂非让匈奴轻我?”
  
      王莽闻言,当然不敢说‘君候您就算给匈奴看几次笑话又怎么了?打赢最重要’这样的话,只好低头道:“大丈夫岂在凡夫俗子之议?”
  
      “哼!”李广利摇摇头,说道:“都护说的倒是轻松!”
  
      他直勾勾的盯着王莽,道:“但本将军不愿受此闷气,必定要给李陵一个教训!”
  
      他忍了二十多天了,已经是忍无可忍!
  
      如今,终于被他找到机会,抓到了借口,自然立刻就舞了起来。x23us.com
  
      此刻,李广利的脸色因激动而狰狞起来,情绪更是跟着高涨上来,他狠狠的盯着王莽,道:“都护,无论都护同意还是不同意,本将军都已经决定了!”
  
      “来人!”李广利吼起来:“将王都护请下去好生照料!”
  
      ………………………………
  
      渠犁城中,李陵在城头上,远望着轮台方向。
  
      “李广利真的会上当吗?”李陵的亲信心腹之一的王远问道。
  
      “他上不上当,又有什么干系?”李陵呵呵一笑,成竹在胸一般的说道:“天下之事,事在人为,人才是决定一切的根本!”
  
      “贰师将军李广利,十余年来被天下之誉谤于一身……”
  
      “他岂会甘愿就这样退出舞台,沦为二流、三流人物?”
  
      在权力的舞台中央坐的久的人,除非老到不能动了,几个人肯轻易放下那中央的光与热?
  
      李陵可记得很清楚,他的祖父李广,年七十都想要主动请缨为前锋,为先锋。
  
      那李广利的好胜心和功名心,可是不弱任何人的。
  
      而其贪婪之心,更是少有人可及!
  
      便是李陵自己扪心自问,若异位而处,自己站在李广利的位置上,十余年来饱受天下诽谤,又承担着十几万甚至几十万人的期许与前途。
  
      日日夜夜,想着天下的议论。
  
      时时刻刻,为天下人指指点点。
  
      还要处心积虑,协调河西各方,组织一次又一次的战争。
  
      而得到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功败垂成!
  
      好不容易,花了十几年时间,将河西四郡和西域各国的势力都稳固下来,这时候一个年轻人忽然崛起,而自身十几年努力与付出加在一起,都不如后者一月之功。
  
      换了自身,也肯定坐不住。
  
      故而,李陵特地让人将自己的书信,抄录了百余份,在送给李广利的同时,散发给汉军上下。
  
      目的不是为了激怒李广利,也更非妄想什么李广利会被自己牵着鼻子走。
  
      李陵,只想给李广利一个借口,一个挣脱束缚的借口。
  
      至于束缚挣脱后,李广利是会按照自己的心思来,还是另辟蹊跷,这就不是李陵所能控制的了。
  
      但李陵知道,至少不会再比现在的情况更差了。
  
      现在的情况,是汉室拿着国力欺负人。
  
      而匈奴方,却只能以西域一隅之力来迎战。
  
      无论是兵力、物资还是其他因素,匈奴人在这个局面下,没有半点胜算。
  
      汉军甚至不需要做任何事情,只要按照当前的部署,稳步推进,匈奴和他一点机会都没有!
  
      这是**裸的阳谋,摆明车马的羞辱。
  
      在这个局势下,匈奴方唯有夹着尾巴撤出整个战场,放弃掉轮台,放弃掉尉黎、龟兹以及整个天山北麓范围内的土地,甚至可能不得不放弃白龙堆,退守车师。
  
      这就是孙子所谓的‘善战者无赫赫之功’。
  
      更是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打法。
  
      将汉军和汉室的优势发挥到淋漓尽致。
  
      在这种打法下,匈奴人和他,别说有什么机会了,能不将之前占的便宜连本带利的全部吐出来就已经是老天爷保佑,神明开恩了。
  
      换而言之,没有比这个更糟糕的情况!
  
      “那我们如何应对?”王远问着。
  
      “等!”李陵摩挲着手心,轻声道:“等到十月,汉军若依然保持现在的样子,我们就撤!”
  
      “放弃尉黎,放弃龟兹,放弃白龙堆,若有必要连天山北麓下的危须、焉奢的一部分也弃掉!”
  
      “等待明岁开春,赶快派人去长安请和……”
  
      “别管什么面子了,汉人的一切条件都答应,哪怕称臣也接受!先把情况稳住再说!”
  
      这一战若败,匈奴的西域部分就要丢掉一个可以持续供应资源的宝地,整个丝绸之路的北道也将从此畅通。
  
      而汉人更可以趁机向西进军,将汉与乌孙、大宛之间的联系通道打通。
  
      从而在战略上形成,汉、大宛、乌孙三面夹击匈奴西域部分的攻势。
  
      上一个这样被人针对的,已经凉的骨头都朽掉了!
  
      所以,到那个时候,匈奴就别逞强了,赶快跪下来跪舔长安,不惜一切代价,先与长安议和,让汉军退出战争。
  
      哪怕称臣,纵然喊汉朝皇帝爸爸,也是可以商量的。
  
      因为,到那个时候,匈奴的敌人,就会从汉变成乌孙!
  
      矛盾也将从汉匈争霸,变成乌孙、匈奴谁是西域、草原之主的战争!
  
      王远听着,却是不太相信,道:“不至于吧……”
  
      “怎么不至于?”李陵理了理衣襟,道:“匈奴人看不明白,吾等还不知道?”
  
      “自那位鹰杨将军北伐,封狼居胥山后,匈奴的国运,便已经若残烛一般,只差有人吹口气就将熄灭!”
  
      “当初霍骠姚也曾封狼居胥山,那时候匈奴不也没有亡?”王远不懂的问道:“如今,卫长平、霍冠军皆已作古,汉室国力也远不如昔,何以如今会灭亡?卑下委实不解,还请主公教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