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零六十八节 大战之前 1

第一千零六十八节 大战之前 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李广利中军大帐中,军事会议在继续进行。www.x23us.com
  
      李哆等人,指挥着士兵,将一个巨大无比的沙盘,抬到了账内。
  
      这是王莽从长安带来的技术,据说是那位鹰杨将军的首创。
  
      贰师系虽然如今已经对那位鹰杨将军有着敌意了。
  
      但,汉家连夷狄蛮子的东西,只要有用,但可以毫不介意拿来自己用,顺便擦擦灰尘,帮对方改进一下,换个名字变成自己的作品。
  
      区区政敌的作品,只要有用,没有人会拒绝。
  
      就像那位张鹰扬曾经的诸多发明创造一般。
  
      马蹄铁、马镫、马鞍,现在风行河西骑兵,而算盘、珠算口诀更是上下辎重均输官,人人都背的滚瓜烂熟!
  
      如今这沙盘也差不多,一出现立刻就引发震动,然后就成为了河西诸将日常用品。
  
      校尉以上的军官,若不懂堆沙盘,在现在是会被人耻笑的。
  
      李广利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这沙盘前,然后看向众人,道:“俺这些日子来,一直在琢磨一个事情……”
  
      他拿起一根小棍子,指向沙盘中的一角,那尉黎国所在的位置,道:“自古,中国与夷狄不同!”
  
      “无论文化、习俗、传统,皆是格格不入,但有一点,夷狄与中国都是相同的要吃饭!”
  
      “若无吃食,休说作战,便是走路都会没有力气!”
  
      “这吃的东西,可不止是宿麦、奶酪、肉食,还得有盐巴!”
  
      “大量的盐巴!”李广利抬起头来,问出了一个问题:“那匈奴的盐巴是从哪里来的?”
  
      此问一出,在场诸将,人人侧目!
  
      大家纷纷开始顺着李广利的思路,来思考这个问题。
  
      要知道,汉军早非当年刚刚出塞,啥都不懂的小白。
  
      数十年的战争,培养了一大批熟知匈奴与西域实情的部将,更招降、臣服和接纳了无数异国人才、贵族。
  
      如今的汉军校尉、都尉序列里,父祖是匈奴、月氏、乌恒、辉渠甚至西域贵族的比比皆是。
  
      于是,一个常识得以为汉军上下所熟知盐是匈奴的命脉!
  
      因为,这种在中原大量存在的商品,在西域和漠北草原,非常罕见,产量稀少。
  
      而偏偏无论是人畜,都需要大量盐巴。
  
      特别是战马,得喝大量掺盐的水,其草料里也得定量添加盐巴。
  
      否则,战马根本没有力气进行高强度的作战。
  
      人,也是一般。
  
      没有足够的盐分补充,士兵就会虚弱,生病,丧失作战能力。
  
      但盐这个东西,可不像草料、奶酪、肉干,可以拥有大量来源。
  
      在整个西域,产盐的地区就那么几个。
  
      而靠近本地区的产盐区,更是只得一个白龙堆以南,尉黎以北的盐泽区。
  
      于是,李哆立刻就问道:“将军的意思是?”
  
      当前汉军的位置,在计示水的南河中断,距离楼兰大约七百里,与轮台相距三百余里,与尉黎国都渠犁相距大约四百里,与白龙堆直线相距在六百里左右。
  
      处于为计示水南河流入蒲昌海的三角洲地带。
  
      刚好与白龙堆、天山北麓的焉奢,形成一个三角形。
  
      李广利这些日子来,自然没有闲着。
  
      他日日夜夜在沙盘前琢磨、思考,用尽了全部精力和智慧,自然多少有些东西。
  
      他摇摇头,道:“非也!”
  
      “欲断白龙堆,一校尉足矣!”
  
      匈奴可不像汉室,有着庞大的辎重部队保护后勤。
  
      匈奴人的辎重,素来就等于老弱病残。所以,在过去卫青霍去病出征,第一目标永远是那些匈奴最孱弱的辎重部队的位置。
  
      被卫青和霍去病教训久了,匈奴人也学乖了。
  
      每次大战,其辎重与妇孺、牲畜都会被放到一个可以保护其免遭汉军轻骑突袭的地方。
  
      而其他不得不出动的辎重,则尽量减少人员,以防被汉军抓到,连老婆带孩子一起赔掉。
  
      故而,李广利知道,只抓匈奴的盐巴供给路线,作用不大,因为匈奴人必然存储了足够的盐巴。
  
      他看向众人,道:“只抓其盐巴供给路线有什么好的……”
  
      他微微的笑起来,嘴角溢出一丝残忍:“顺藤摸瓜,抓到其辎重所在,才是吾之所欲也!”
  
      李广利有些亢奋的挥舞起手里的木棍,激动的道:“匈奴人自漠北决战后,便尤重其辎重牲畜,常将之后置数百里,或者屯于某个易守难攻之所!”
  
      “正常情况下,我军即使知道,也很难在其主力反应过来前,端掉其后勤辎重所在!”
  
      “然而,如今却不一样!”
  
      李广利松开衣襟,自信满满的道:“如今我军有两万以上的精骑,皆以换装马蹄铁、马鞍、马镫,以环首刀为器,拥有了比过去更强更快的突袭与攻击力!”
  
      这是李广利的底牌,亦是他敢赌这一局的底气所在!
  
      两万换装了马蹄铁、马鞍、马镫的骑兵,其中至少有着三千玄甲骑。
  
      其突击和攻击能力,在整个世界都是无可比拟!
  
      换而言之,只要能发现匈奴人的辎重所在。
  
      汉军精骑立刻出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横扫沿途一切障碍,直指匈奴人的命脉,并完成凿穿。
  
      那么,匈奴主力就会在这天山脚下面临缺衣少粮的尴尬的境地。
  
      到时候他们唯一的选择,便只有决战而死,或者被汉军掩杀而死的命运!
  
      只是想着,一战而灭匈奴西域主力,将整个西域都纳入囊中,献给天子,李广利便激动的说不话来。
  
      而其他汉军将领,则被彻底说服了。
  
      因为……
  
      匈奴辎重,这四个字实在是太有魅力了!
  
      自汉匈开战以来,汉室每次大获全胜,都有一个标准汉军夺匈奴辎重!
  
      而匈奴人的辎重,可全是宝贝啊!
  
      通常,匈奴人为了方便作战,会携带大量牲畜、草料、奶酪随军行动。
  
      而为了照顾这些牲畜,同时也为了输送大军给养。
  
      其辎重部队之中,会有着大量的奴隶、牧民和孩子。
  
      这些人多数是女人以及西域各国的奴隶。
  
      以当前匈奴军队的数量,大家可以轻易推算出,这支辎重部队所可以拥有的牲畜和奴婢数字要维系差不多十万大军,匈奴人起码需要百万规模的牲畜以及两三万之多的妇孺奴婢。
  
      换而言之,只要打掉其辎重基地,那么这些牲畜、奴婢、妇孺就全部成为大家的囊中之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