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零七十节 交战 1

第一千零七十节 交战 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连三天,赖丹带着人紧紧跟着那支高车车队,跋山涉水,从蒲昌海西北转进两百多里,到了一处峡谷附近,然后亲眼看着这些高车人的车队,进入那条峡谷。
  
      接着,赖丹带人爬上附近的一处山丘,登高远眺,见到那峡谷内穹庐如云,牲畜密布。
  
      有数不清的人影,在其中活动。
  
      仅仅目测,赖丹便估计这峡谷和附近的匈奴人起码有数千之众,牲畜二三十万之多,毋庸置疑,这里就是匈奴的尉犁大军的辎重所在!
  
      “匈奴人居然将其辎重放在此地?”赖丹舔了舔嘴唇,内心狂喜不已。
  
      本来,汉军猜测,匈奴人可能会将辎重放到天山北麓脚下某处密林或者山峡地带。
  
      但哪成想,匈奴人居然反其道而行之,将其辎重放到了战场侧翼,天山北麓的南侧,蒲昌海的正对面!
  
      仔细想想,赖丹忽然想通了。
  
      辎重在此,意味着匈奴人没有放弃进攻,他们依然在打算和谋划着某个阴谋。
  
      而且,兵家自古就是虚虚实实,实实虚虚,以迷惑和麻痹对手为第一要务。
  
      何况,如今主持尉犁方面战事的,还是当年的汉骑都尉李陵!
  
      李陵用兵素来大胆,极具攻击意识,当年只率数百骑,就敢深入匈奴腹地,跨越匈河,进入余吾水流域侦查。
  
      如今,将辎重放到战场侧翼,固然大胆,但此地隐蔽,又处于蒲昌海与天山北麓之间的峡谷。
  
      从轮台方向打过来的汉军,需要穿越整个尉黎,方可攻击至此,不然便需要绕上数百里,从楼兰出白龙堆,越过蒲昌海,方能威胁此地。
  
      而且,人数少了是根本无法撼动此地的防御。
  
      人数若多,无疑会打草惊蛇,将突袭变成强攻。
  
      “走!”赖丹悄悄的从山丘的隐蔽处退下,招呼着自己的部下:“我们回去向将军禀报!”
  
      这个老鼠窝既然被汉军发现,便已绝无幸免的余地!
  
      只是……
  
      赖丹有些担心,匈奴人可能会转移,所以,他留下几个精干之人与足够他们一月之食的肉干与奶酪,然后才带着剩下的人迅速脱离此地,折返汉军营地。
  
      用了两日,赖丹带着人,赶上了正在向轮台方向进军的汉军主力。
  
      此时,李广利所部,已经抵达了轮台外围。
  
      远方,曾经雄伟的轮台城及其周围的水利设施、土地,都已经为匈奴所摧毁。
  
      入目所及的,是一片废墟。
  
      李广利带着人,进入轮台废墟内,然后,他就看到了在废墟中央,有一片连绵在一起的坟茔。
  
      坟茔以中原风格封土、立碑。
  
      其碑文曰:汉轮台都尉李晟死战之地,匈奴坚昆王敬立。
  
      李广利走到石碑前,凝视着这碑文,眼眶湿润,伸出手来轻轻抚摸碑文,终于忍不住叹道:“晟儿,叔父来接你回家!”
  
      轮台都尉李晟,是他的侄子,亦是李氏家族的后起之秀,素来为他所重。
  
      李晟为人慎重,有气敢为,他本来该在长安享受荣华富贵,与他的兄弟们一般,斗鸡走狗,妻妾成群,醉生梦死。
  
      但,他却在十八岁那年,瞒着父母,带着盘缠来到河西投奔于他。
  
      从一个大头兵做起,一步步积功为都尉。
  
      一年前更是主动请缨,来守这轮台。
  
      可惜……
  
      李广利看着眼前的石碑与坟茔群,他盘膝坐到地上。
  
      “叔父害了你啊,晟儿!”李广利喃喃自语。
  
      李晟,本不会死。
  
      轮台也本不会陷落!
  
      若是一开始,他用天子之诏,轻易平息羌胡,那么,本该调去令居的赵新弟所部骑兵,便会迅速驰援轮台。
  
      有了赵新弟的那支精锐骑兵在,匈奴人别说攻陷轮台,连靠近都要磕掉几颗牙齿。
  
      可惜,李广利为了军功,将令居和轮台作为诱饵。
  
      如今,令居战事,回到了原点。
  
      事实证明,长安天子的诏书无比正确。
  
      而这轮台却沦陷了。
  
      上万守军,只有不足三千突围而出。
  
      战死者至少在两千以上,其中就包括他的侄子李晟以及大批的汉军精锐。
  
      剩下的都为匈奴所俘虏。
  
      轮台之陷,是赵破奴兵败匈河后,汉军所遭遇的最大失败。
  
      李广利凝视着眼前的坟茔,然后起身,看向变成了瓦砾,为废墟所掩埋的城市。
  
      他拔出自己的腰间佩剑,发誓道:“以牙还牙,以血还血!晟儿,汝放心,汝之仇,叔父为汝报之!”
  
      这不止是为了李晟,也是为了他自己!
  
      这一战,关乎着他这一生的成败。
  
      这时候,李哆带人来到李广利面前,禀报道:“将军,赖校尉回来了!”
  
      “嗯?”李广利马上道:“快传!”
  
      ……………………………………
  
      李陵看着自己面前的瓯脱都尉,眉头紧紧的皱起来。
  
      “李广利真能忍啊!”他轻声叹道:“我都那样了,他还是每日不足四十里的进军速度,够可以啊!”
  
      对他来说,汉军主力现在的抱团推进,几乎是一个无解的bug!
  
      因为匈奴主力,哪怕算上仆从国的军队,也才堪堪与推进的汉军兵力相当。
  
      但两者的质量,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汉军主力中,可以进行野战的精骑至少在四万以上!
  
      其他的步兵里,可堪一战的也起码有一两万。
  
      反观匈奴方面,僮仆都尉的主力加上日逐王本部、别部的骑兵,总数量也就五万不到。
  
      但这只是纸面数据,实际上,匈奴军队和汉军是两个概念。
  
      在过去,匈奴人根本没有什么常备军的概念。
  
      他们的传统就是平时游牧,有事聚集为军,在各部首领、贵族率领下参战。
  
      也就是漠北决战后,当时的尹稚斜单于痛定思痛,在赵信的辅佐下,开始了匈奴的胜兵建设。
  
      但,匈奴穷!
  
      根本维持不了大规模的胜兵。
  
      哪怕先贤惮占据的是富庶的西域,有无数仆从王国的人力物力资源可用。
  
      也不过养了五千僮仆骑兵加上不到两万的本部骑兵。
  
      剩下的,全是训练不足,甚至连武器都是简单的青铜铤,甚至还有拿着石器和木棒上阵的人。
  
      这样的军队,在汉人面前是不堪一击的。
  
      哪怕是那些精锐的胜兵,其装备与汉军也是有着不小的差距。
  
      旁的不说,汉军早已经是全铁器部队,其精锐的玄甲军,甚至是以精铁乃至于钢铁为武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