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零七十一节 交战 2

第一千零七十一节 交战 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策马疾驰而走。
  
      李广利亲自率领着自己最精锐的贰师军,走在最前面。
  
      贰师军是一支标准的汉家野战骑兵,下辖两都尉,六校尉,合计四千骑,乃是一支玄甲军。
  
      全员披甲,皆重甲重戟,战斗力强悍的不得了。
  
      虽然如今,为了突袭匈奴的辎重,贰师军将甲具留在汉军大营。
  
      但他们也依然穿上了做工精良的皮甲,拿起了更适合劈砍的环首刀。
  
      汉代的环首刀,有一个特征,就是其刀柄有一个用于握持的铜环,除此之外,汉代环首刀最大的特征就是长——其刀身标准长度超过三尺,加上刀柄、刀环,长度常常超过一米,达到一米二、一米三。
  
      在马上使用的时候,借助马速,砍起匈奴人简直就像割草。
  
      如今,有了马镫与马鞍,更是如虎添翼。
  
      贰师军如飓风一般,从正面刺向自己的目标——尉黎北部的匈奴守军。
  
      隆隆马蹄声,将大地震动。
  
      马蹄铁制造出比以往更大的声浪与震动,并带来更强的气势。
  
      这使得汉军的骑兵,在警戒此地的匈奴人眼中,变得无比可怖、强大。
  
      于是,数百名奉命守御此地通道的匈奴人,哭爹喊娘的丢下武器,骑上战马,狼狈不已的逃向远方。
  
      汉军没有管他们,只是长驱直入,在正面宽达四五十里的横截面上,闯入尉黎的国土,然后闪电般通过。
  
      沿途,一切敢于抵抗与阻拦的人,全部被这强大的骑兵部队碾成碎渣。
  
      紧跟在贰师军身后的,则是来自居延的两个都尉部。
  
      皆轻骑简装,速度快如闪电。
  
      不过一个时辰,八千汉骑便快速的穿过了尉黎北部的狭隘国土,直插在其侧翼的天山北麓西北。
  
      匈奴人根本无从反应,也做不出反应。
  
      没办法,汉军骑兵,虽然在过去一个多月,一直在行军。
  
      但,因为每天固定的行军速度,使得所有战马与人员,皆保留了完好的体力、精力。
  
      反观匈奴方,自八月开始就一直在紧张的作战和运动之中。
  
      战马也好,军队也好,都已经疲惫不堪。
  
      何况汉家突袭,忽如其来,匈奴人从未想过,汉家骑兵会从这个方向进攻——他们一直以为的战场,是在尉黎或者龟兹境内的天山脚下。
  
      哪成想,汉家骑兵忽然发作,将箭头直指其软肋?
  
      于是,他们连告警都来不及,甚至连狼烟都没来得及点燃,就为汉军所碾碎。
  
      穿过此地,李广利指挥着他的骑兵,只是稍作休整,喂战马吃了用鸡蛋、骨粉、宿麦、粟米,和着些奶油、麦麸的精饲料。
  
      然后继续进军。
  
      一天之内,就穿插了超过两百里(约八十至九十公里)。
  
      当天傍晚时分,先锋抵近匈奴辎重所在峡谷外围,到得夜幕时分,贰师军全员抵达。
  
      旋即,便趁着夜幕,发起突袭!
  
      匈奴守御兵力本来就不多,又是措不及发遇袭,没有任何准备,根本组织不起有效抵抗。
  
      汉军骑兵抽出他们的环首刀,借助战马的高速,以队为集群,组成数十个攻击集群,撞开峡谷外围可笑薄弱的姗栏,杀了进去。
  
      这一进,便是狼入羊群。
  
      狂奔的战马,将整个峡谷内外,都踏成齑粉。
  
      匈奴人,但凡有抵抗,甚至只是挡路的,统统成为刀下之鬼。
  
      及至天明,战斗彻底结束。
  
      李广利策马走在峡谷内外的匈奴营地里。
  
      随处都是栽倒的匈奴人的尸首,大批大批被俘的匈奴妇孺,跪在已是一片狼藉的营地之中。
  
      而,此战最大的目标——匈奴在此畜牧的数十万牲畜,已尽数落入汉军掌握。
  
      看到此情此景,李广利不由得心中生出无边豪迈之情,扬鞭对左右道:“此战既胜,尉黎为我所有也!”
  
      这是事实!
  
      没有了囤积于此的数十万牲畜群源源不断的奶酪与其他奶制品的供应。
  
      匈奴在尉黎方面的大军,已经断粮!
  
      他们若想从后方调粮,最快也需要十天!
  
      而且……
  
      匈奴人去那里找几十万牲畜补充?
  
      保守估计,此地的牲畜数量,起码占了先贤惮本部的牲畜总数三分之一以上!
  
      此地之失,就像汉失三河一般,等于丢掉了最重要的粮食基地。
  
      而汉军得到这批牲畜后,后勤压力大减!
  
      有了这批牲畜,李广利的十万大军,至少在三个月内都不需要担心没有吃的。
  
      河西的辎重部队与民夫青壮都可以解放出来。
  
      这就是兵法所谓的‘食敌一钟,当吾十钟!’。
  
      这叫李广利如何不开心?
  
      这时,统计战果的军法官,亦来报告说:“将军,我军此战,斩首一千余级,捕虏七千余,缴获牲畜牛羊三十五万余头,战马、挽马、驮马、橐他累计四万余匹,我军阵亡不过百余,实乃大捷啊!”
  
      李广利听着,心中更加自豪起来,他自信满满的道:“传吾将令:杀牛宰羊,犒赏全军,以贺此胜!”
  
      此战既得手,在李广利看来,尉黎战事已经结束。
  
      匈奴人也好,李陵也罢,都只有一个选择,夹起尾巴,从天山通道撤回他们的老巢。
  
      现在,不止尉黎,连龟兹,甚至危须、焉奢,都已经是他李广利的盘中餐。
  
      他想吃那里,就吃那里!
  
      但……
  
      这远远不够他的胃口。
  
      一千多的斩首?
  
      而且大多数不过是匈奴人的仆从,如高车、句羊之族。
  
      报到长安去,根本没有多少水花。
  
      至于夺尉黎、龟兹之地,开疆拓土之功?
  
      问问看当年,汉伐朝鲜,平南越,灭闽越的大将们吧!
  
      夷狄南蛮膻腥之地而已,算不得什么大功。
  
      更远远不如那位鹰杨将军,夺龙城,禅姑衍,封狼居胥山的威风!
  
      更不必去与其擒其右贤王,逼降单于弟的斩首捕虏数万之众的辉煌战绩相比!
  
      故而,李广利很清楚,此战拿下天山北麓,于他而言,至多算将功折过,弥补轮台之失。
  
      但他欠下的欠债,可不止轮台失陷之罪啊!
  
      矫诏、抗旨、软禁钦使,假传圣意。
  
      任何一个拎出来,一旦坐实,都是死全家!
  
      而抵消这些罪责,唯一的办法,就是拿出一场不亚于张子重漠北之战的大胜。
  
      最好,擒杀李陵、先贤惮,全取西域之地!
  
      也只有这样的胜利,才可以掩盖他本人的一切罪责,让朝堂与天子都看不到甚至主动为他洗地。
  
      想到这里,李广利就将视线投向西方,投向更遥远的地方。
  
      他招招手,将自己的亲信李哆叫到身边,问道:“派去与乌孙、大宛联系的使者,有回信没有?”
  
      李哆答道:“将军,暂时未得回信!”
  
      李广利闻言,眉头轻轻皱起,但还是道:“再探再报!”
  
      “诺!”
  
      望着李哆远去的背影,李广利轻声呢喃起来:“若能与乌孙、大宛取得联系,三国并击匈奴……”
  
      他嘴角微微翘起来。
  
      那可是他梦寐以求的东西!
  
      三面夹击,而匈奴王庭主力不在,其西域部分,就会变成一块肥肉,为汉所食!
  
      相信大宛人和乌孙人,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这么大一块肥肉!
  
      谁不想啃呢?
  
      …………………………………………
  
      数千里外,昆仑山之畔。
  
      乌孙昆莫翁归靡勉力的挪动自己肥胖的身躯,走到一处石阶前坐了下来。
  
      这里是乌孙人的圣地之一。
  
      也是昆莫冬季驻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