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零七十三节 赌注 1

第一千零七十三节 赌注 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峡谷已经恢复了平静,汉军开始将俘获的牲畜群整理起来,并将其中的战马、犍牛、橐他等价格昂贵的战利品集中在一起,打算将这批战利品通过白龙堆送回楼兰。
  
  唯一的问题是白龙堆迄今依然在亲匈奴的车师人控制下。
  
  想要无害通过,确实有些困难。
  
  但也只是困难罢了。
  
  当年汉军可以扫灭车师的前身姑师,并将之肢解。
  
  如今,自是可以轻松扫平车师那点兵力。
  
  李广利站在峡谷的上方,眺望着尉黎方向,遥想着存在于数百里外,不在视线中的天山雪山的轮廓。
  
  此刻,他踌躇满志!
  
  一如当年大宛战争结束后的情况!
  
  因为,过去数十年的战争阐述了一个清晰不过的数据自汉匈交兵以来,汉军从未输过任何一场在截获匈奴辎重后的战争或者战斗。
  
  匈奴人的辎重,就是他们最大的软肋!
  
  打掉其辎重后勤基地,就等于砍掉了他们的手脚。
  
  “将军,斥候报告说,白龙堆方向的通道已经开辟了!”李哆走到李广利身边禀报道:“车师王的军队,已经从白龙堆撤退!”
  
  “算他识相!”李广利冷笑一声,道:“若其敢拦路,本将必去其国都一游!”
  
  李哆听着,也是笑了起来。
  
  对汉而言,西域诸国,统统是臭鱼烂虾!
  
  这些小国,只要离开匈奴,就不会自行走路了。
  
  如今,汉军击破匈奴的辎重所在,车师人只要不傻就该知道怎么做了。
  
  “李将军!”李广利回头看向李哆,问道:“足下觉得,若足下是先贤惮或者李陵,此刻会做何选择?”
  
  他饶有兴致的问道:“是率军西撤,还是要在尉黎负隅顽抗呢?”
  
  李哆听着,笑了起来,答道:“启禀将军,以末将之见,应该是前者……”
  
  “打到如今,匈奴还有什么胜算呢?”
  
  “没了辎重,寒冬又将至,再不走,就得在尉黎过年喽!”
  
  李广利听着,神色却没有李哆这么轻松,他摇摇头道:“若是其他人,或许是这样……”
  
  “但那是李陵!”
  
  “李少卿啊!李少卿的性格,将军难道忘了?”
  
  “当初浚稽山之败的缘故,将军还记得吧?”李广利抬起头,眺望着远方,意味深长的道:“世人皆以为吾嫉妒贤能,打压后起之秀……”
  
  “哼!”李广利握住自己的剑柄,冷笑起来:“吾若果真嫉妒贤能,打压后起之秀,李少卿安能在酒泉安稳练兵?”
  
  李哆听着,低下头来,默然不语。
  
  作为当事人,李哆很清楚当年的内幕。
  
  二李之争,确实存在。
  
  李广利不喜欢李陵也确实是事实!
  
  但问题在于,除了古代的先贤、圣人,换其他任何人在李广利的位置上,也不会喜欢李陵!
  
  为什么?
  
  看看当时长安的舆论吧!
  
  贰师将军不过都尉之才,奈何陛下拔苗助长的言论甚嚣尘上的时候,李少卿年轻有为,才华横溢,国家栋梁,社稷希望的言论满天飞!
  
  傻子都知道,这是有人故意拉李广利当垫脚石来抬高李陵。
  
  这种操作,若都不能激怒人,那李广利也就太没丈夫之气了!
  
  然而,李陵奉诏来河西后,李哆知道,虽然河西诸将上下,都是气愤不已,愤恨不平,有意无意的打压和限制李陵。
  
  但是,自己的将主李广利却并未直接表示和授意做那些事情。
  
  至多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意纵容部下的行为罢了。
  
  不然,真的要是李广利出手打压。
  
  李陵能在酒泉有安稳日子过?
  
  也不看看这河西上下听谁的?
  
  就这,李陵还隔三差五就派人回长安打小报告,在天子面前告状,陈述河西诸将的打压行为。
  
  和个小孩子一般,打架打不赢,就回家找家长,简直是丢人!
  
  若天下部将都这样,那么国家还要不要打仗了?
  
  干脆天天在长安扯皮得了!
  
  军人,说到底,还是要看军功。
  
  打的赢,砍的人头多的,就是牛b!
  
  谁行谁上,不行别bb!
  
  当然,李哆也承认,李陵确实有本事,在酒泉数年练兵,硬生生的将那五千丹阳兵,练成了不下北军六校尉的精锐!
  
  想到这里,李哆就忍不住叹道:“李少卿确实是太犟了!”
  
  “浚稽山之败,其性格要负主要责任!”
  
  当初天汉二年,李广利亲率三万精骑,发起天山会战。
  
  这个战役,本来就没有李陵什么事情。
  
  也根本没有分配给他什么任务!
  
  若说有,那就只是守备酒泉,谨防匈奴骑兵自龙勒水而来。
  
  结果,李广利大军刚刚出塞,李陵自己就跑回长安,在天子面前主动请缨,主动请缨这是好事!
  
  年轻人嘛,有气敢为,想要去战场上见识见识没有关系。
  
  天子也愿意让李陵的部队出门去和匈奴打个招呼。
  
  于是,就同意了,但只愿让李陵负责李广利大军的辎重后勤安危,担任一个后勤官。
  
  这个任务,很重要,非常重要!
  
  可以说关系大军胜败,决定战争前途都不为过!
  
  而且,年轻的将军和新军,第一次出塞,用这个练手最合适不过了。
  
  但李陵不干啊!
  
  他怎么肯给一直被他拉踩的贰师将军打下手?
  
  那岂不是承认他不如那‘不过都尉之才,奈何陛下拔苗助长’的李广利了?
  
  一旦实现,那不就人设崩塌?
  
  所以,李陵坚决不同意,在天子面前动员了一切关系。
  
  更扬言夸口说:“臣所将皆荆楚勇士,奇材剑客也!力扼虎、射命中!愿得自当一队以分单于兵!”
  
  牛皮都吹上天了!
  
  朝野内外的人,也都纷纷拱火。
  
  特别是当时的丞相公孙贺,更是在一边推波助澜,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
  
  在这些人的共同努力下,天子总算点头,同意李陵的请求。
  
  但……
  
  为了让年轻人冷静冷静,所以就泼了些冷水:“毋骑与汝!”
  
  当时,汉家太仆衙门在公孙贺父子这对活宝的几十年的作下,已经一片混乱。
  
  连供给贰师的三万骑兵的马匹都有些力不足心。
  
  还是李广利自己派了人在太仆衙门里天天催,才好不容易凑齐了两万匹战马,又从河西诸部、藩属、义从部族之中征调了三万匹,才勉强凑够了天山会战的骑兵所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