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零七十四节 赌注 2

第一千零七十四节 赌注 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天后,李陵就在渠犁城里见到了第一批被送来的汉军战俘,大约千余人左右。
  
      基本都是轮台失陷后被俘的士兵。
  
      这些人,在匈奴骑兵的监管下,被集中到了城内的王宫里。
  
      尉黎王宫很小,塞进去这一千多战俘后,就人满为患了。
  
      李陵带着人,在王宫外面打量了一会,没有进去,只是吩咐道:“好生照看这些人,不得随意刁难、折辱!”
  
      “尤其是将官、贵族,不可怠慢!”
  
      “您的意志!”一个匈奴贵族低头领命,对此没有什么意见。
  
      汉匈交兵,已有数十年,数十年的大战,使得两国在如何处置战俘问题上,有了共识。
  
      汉俘得匈奴贵族,会好生照料,甚至给与高宅大院。
  
      若肯投降,更是愿以高官厚禄相待。
  
      匈奴这边也是一般。
  
      甚至更夸张!
  
      只要肯投降的汉家将官、贵族,统统是高规格对待。
  
      在汉只是校尉、都尉的人,到了匈奴,封王、娶四大氏族的高阶贵族乃至于单于女儿的人,数不胜数!
  
      就算是不肯投降,只要不作妖,不搞事,也能在匈奴国内,混一个贵族待遇,除了起居活动受限,其他方面甚至比一般的王庭贵族还潇洒。
  
      酒肉管够,穹庐宽敞,甚至还提供暖床女人这些女人的地位还不低!通常都是贵族之女!
  
      这是两个巨人间的潜规则。
  
      打归打,但有底线。
  
      李陵却是松了松衣襟,回头看了一眼尉黎王宫内的情况。
  
      一千多战俘,被集中安置在王宫的花园和过道上,并在那些地方扎起穹庐。
  
      七八个人挤在一张破破烂烂的穹庐内,而贵族和军官,则享有单独一个穹庐的待遇。
  
      李陵看着这些人,神色复杂。
  
      “大王,丁零王的使者来了……”一个贵族走到李陵面前禀报道。
  
      李陵闻言,神色终于有了些亢奋。
  
      丁零王卫律,是他在匈奴最好的朋友,同时也是他目前最重要的盟友没有之一!
  
      甚至可以这么说,现在,先贤惮和狐鹿姑都不如卫律重要。
  
      有卫律在,无论如何李陵都有着退路和腾挪的空间。
  
      更重要的是卫律现在还在代替着他,控制着狐鹿姑交托给李陵的王庭骑兵。
  
      那是一支无比重要的力量!
  
      “去将使者请到我穹庐里,不要声张……”李陵低声说道。
  
      半个时辰后,李陵就在自己的穹庐里,见到了卫律派来的使者,同时也是他的熟人王竟!
  
      此人曾是汉九原东部校尉,三年前犯事后逃亡匈奴,并成功的混到了高层。
  
      “大王!”王竞见到李陵,顿时激动了起来,他立刻上前拜道:“丁零王托我向大王问好!”
  
      “贤弟请起!”李陵上前扶起后者,将他带到穹庐内的一个屏风后,屏退左右,并命人不让任何人靠近自己的穹庐。
  
      待到这穹庐安静下来,李陵就问道:“如今王庭情况如何?”
  
      “大王,丁零王此番特命我来此,就是要向大王交代王庭情况的……”王竞忽然用着陇右成纪的方言说了起来。
  
      听着王竞的诉说,李陵眼中闪现出复杂的情绪。
  
      王竞所言,目前王庭那边,简直是乱成了一锅粥。
  
      自李陵离开后,王庭内部,四大氏族就纷纷遣使来西域,与先贤惮交通。
  
      但是,在内部,彼此勾心斗角,一刻都没有停过。
  
      而那位屠奢萨满,则见缝插针,一会联合孪鞮氏打四大氏族,一会又联合四大氏族合怼孪鞮氏。
  
      单于狐鹿姑的身体情况,看似好转,实则只是表象。
  
      就上个月,狐鹿姑就卧榻十余日。
  
      只是这些事情都被瞒住了,连孪鞮氏的人也不知道详情,也就卫律清楚其中细节。
  
      听完王竞的介绍,李陵忍不住皱起眉头来,想了想,他用成纪话问道:“丁零王令贤弟来此,可有什么话要转达?”
  
      王竞闻言,看了看李陵,然后小心翼翼的凑到李陵耳畔,轻声低语:“丁零王命吾前来,问大王一句话……”
  
      “当年汉高见秦始皇车驾,曰:大丈夫当如是哉!”
  
      “大王……”王竞小心翼翼的说道:“可有雄心壮志?”
  
      李陵听着,猛地瞪大了眼睛,盯着王竞。
  
      汉高见秦始皇车驾后,待其驾崩,便斩白蛇起义,底定汉家社稷基业。
  
      卫律的话,隐藏的信息已经足够明显了。
  
      而如今的匈奴局势,也确实存在这样的机会!
  
      随着狐鹿姑病情复杂,威望下降,控制力日渐减弱。
  
      屠奢萨满与母阏氏,联合四大氏族、孪鞮氏在漠北舞的飞起。
  
      所有势力,都在争夺着权力,彼此间隙和仇怨日增。
  
      而,作为狐鹿姑的继承人,左贤王先贤惮却又被汉军拖在西域。
  
      甚至面临着随时可能一败涂地的命运!
  
      于是,匈奴的命运,实际上掌握在了作为外来者的李陵、卫律集团手里。
  
      因为他们两个除了各自拥有着一支属于他们的军队外,还控制着一个庞大的汉朝降将、叛徒集团势力。
  
      这个集团,在过去数十年的汉匈战争中,稳步扩大,迄今已经差不多有上千人之多,这些人分布在匈奴各个势力中,熟悉匈奴上下,各部情况。
  
      换而言之,他们已经拥有了抢班夺权的能力!
  
      只要狐鹿姑一死,先贤惮再出点什么意外。
  
      单于庭内外,所有势力就都得巴结他们。
  
      更妙的是狐鹿姑的继承人,其长子壶衍鞮与次子虚闾权渠都在两人的掌握中。
  
      这使得他们,完全可以挟单于以令天下!
  
      就像春秋早期的郑国和中期的晋国一样,将单于变成自己的傀儡。
  
      想到这里,李陵就低下头来。
  
      他不得不承认,卫律这次带来的口信,他真的动心了!
  
      给人当臣子,做的再好,也有鸟尽弓藏,兔死狗烹之时。
  
      哪里有自己掌握命运来的好?
  
      只是……
  
      李陵抬起头,看着王竟低声问道:“四大氏族与屠奢萨满、母阏氏怎么办?”
  
      “四大氏族是什么样的,大王还不清楚?”王竟笑着说道:“有奶就是娘,只要能保证其权益,并且给一个交代,大王以为,四大氏族会是什么忠臣?”
  
      匈奴的四大氏族,从来不是匈奴的忠臣!
  
      相反,他们是孪鞮氏的敌人!
  
      从冒顿至今,匈奴的王族与四大氏族的摩擦、分歧甚至争斗、搏杀从来没有少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