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零七十八节 白眼狼 2

第一千零七十八节 白眼狼 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赶走那些来卖惨的月氏部族首领,张越忽然笑了起来。
  
  “您笑什么?”一身男装的韩央凑到张越身边。
  
  “我在笑自己……”张越抿着唇,道:“枉读多年圣贤书!”
  
  “非吾族类,其心必异……”
  
  “月氏也好,乌恒也罢,白眼狼奇怪吗?不奇怪!”
  
  对异族异国而言,一时的好感,一毛不值!
  
  廉价的就像超市的过期食品,当祂们需要的时候,自然是王师威武,天朝恩德。
  
  一旦他们感觉自己翅膀硬了,可以飞了。
  
  从前的恩德越多,仇恨便越大!
  
  这就是所谓的升米恩斗米仇。
  
  本质异族便不是怀柔可以同化的了的!
  
  西周灭亡,平王东迁,中原大地遍地胡膻。
  
  当时连晋国这样的宗周公国的国君,都有可能一出门就要遇到一群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戎狄。
  
  鲁、齐、楚、燕、秦的情况就更糟糕了。
  
  《诗经》之中就有大量篇幅,描述当时的情况。
  
  春秋群雄是怎么将这个情况扭转过来的?
  
  翻开春秋、尚书、诗经,可以找到答案肯定不是怀柔!
  
  因为《诗经》已经讲得明明白白夷狄是膺,荆舒是惩!
  
  显而易见,当时的群雄,压根没打算和夷狄讲什么礼仪道德,也没空和他们罗里吧嗦。
  
  砍就是了!
  
  在这个过程里,肯接受诸夏文明,并且愿意为诸夏效力的夷狄,自是渐渐变成了诸夏之人。
  
  而不愿意的……
  
  那么就只能做两个选择。
  
  人滚地留or留下人头。
  
  特别是管仲辅佐齐恒公,九合诸侯,尊王攘夷后,这尊王攘夷在数百年间成为了诸夏的普世价值。
  
  因为假如不这么做的话,其他列国国君与贵族就不会买账。
  
  所以,春秋五霸,无论是排齐恒公、晋文公、楚庄王、吴王阖庐、越王勾践,还是齐恒公、晋文公、宋襄公、秦穆公、楚庄王,他们都有一个最大公约数都带着军队出门去砍过不服的夷狄,灭过那些夷狄犬戎之国,甚至远征几千里,打的夷狄满地找牙。
  
  也只有干过这样的伟业的国君,才有资格和底气,召集诸侯,建立盟会,确定霸主地位。
  
  才有资格号令天下,代表周天子治理九州。
  
  攘夷,便是霸主们的通向称霸之路必不可少的程序。
  
  于是,春秋数百年下来,造成的结果就是,原本因西周灭亡而引发的群魔乱舞,到得春秋中期就基本平息了。
  
  残余的夷狄,也在强大的军事压力和政治压力面前开始诸夏化。
  
  于是,到了战国时期,九州境内已经基本没有了夷狄的踪迹。
  
  同时,诸夏的领土面积,也较西周时期扩大了一倍多。
  
  若彼时,管仲和齐恒公没有打起尊王攘夷的旗号,甚至他们哪怕只是想要贪图便宜和一时安逸,从而采取怀柔政策,想要徐徐图之,将锅甩给子孙后代。
  
  那么,孔子的感慨,恐怕就要变成现实吾其被发左衽!
  
  那么,现在恐怕就没有什么大汉,没有什么诸夏的概念了。
  
  神州大地恐怕会变成欧罗巴的复刻版,甚至更遭!
  
  数十上百个不同语言、信仰、血脉和文化的国家民族大乱斗。
  
  想到这里,张越内心的同情与感慨,为铁腕和冷血所取代。
  
  他看着韩央,道:“我讲你写!”
  
  韩央立刻取来笔墨,盘坐下来。
  
  便听张越道:“汉鹰杨将军、英候、臣张毅假天子所赐黄钺白旄敢告河湟诸部并羌胡众人:夫诸夏者,有服章之美,礼仪之大哉!自三王五帝以来,吾族便以蓄发、戴冠、右祍而立于世……今河湟以为汉土,自大河以西,而至万里之远,皆为汉疆,宜当伐山破庙、禁毁淫祀,移风易俗,树诸夏之风,立中国之德,自令下之日起,河湟之中,禁祭淫祀,禁行夷礼,禁髡头留辫、衣襟左衽……敢违者,以叛逆论处!”
  
  “告有司校尉司马:自明岁起,河湟之中,留辫不留头,留头不留辫!”
  
  “自延和三年正月初一以后,敢祭祀淫祀、宣扬夷狄之教,教人献骨肉之血而祀邪祀者;衣襟左衽、髡头辫发者;私下聚众五人以上,以夷狄之语交谈者;教总角之童以夷狄语言者;皆杀无赦!”
  
  韩央听着,一边写,一边心惊胆战。
  
  哪怕她只是一个女子之身,也没有多少经验,也明白,这个命令一下,会闹出多大问题?
  
  这是赤裸裸的要强按牛头喝水!
  
  而且,言辞之中杀气腾腾。
  
  “将军……”韩央怯生生的问道:“这样的命令,若传回长安,将军就不怕士林非议?”
  
  在长安,一直存在着一帮圣母。
  
  这些家伙,锦衣玉食,高堂大榻,家訾殷实。
  
  对于汉匈战争之中汉家一方的过激行为,常常大加鞭笞,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指手画脚。
  
  被他们喷过的人,数不胜数。
  
  李广利、赵破奴、范明友,甚至已故的大将军卫青也曾被他们喷过。
  
  去年,张越献上战争论,这些家伙更是像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在长安城中上跳下蹿,好不威风。
  
  直到,张越的张蚩尤之名出名。
  
  他们就一个个都变成了乖宝宝,闭上了嘴巴,假装没看到张越的存在一般。
  
  所以,张越只是冷哼一声,道:“士林非议?欲成大业,还怕什么苍蝇、蚊虫之声?”
  
  他们敢吗?
  
  张越的脾气,可没有卫青那么好。
  
  再说,他现在正愁找不到机会自污呢!
  
  只要那些圣母敢跳,张越一定会‘好心的’请他们来河湟一游的。
  
  韩央听着,微微低下头来,她知道现在这位将军阁下确实是做得出那种带人在长安城里强行抓人,强行带走的事情的。
  
  霸道,便是他留给世人的印象。
  
  只是……
  
  “将军,此令若下,河湟恐怕没有安宁之日……”韩央担忧的道:“妾身担忧……”
  
  “有什么好担忧的?”张越笑了起来:“如今吾大军在手,甲兵锋利,乱贼若敢造反,吾又何怕杀人?”
  
  他甚至巴不得月氏人和羌人跳反呢!
  
  正好借此机会,将不安分不稳定的群体抹除。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