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零七十九节 忠臣

第一千零七十九节 忠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霍禹现在感觉很爽!
  
  从灵魂爽到了骨子里头,深入脾肺之中!
  
  他骑在马上,扬着手里的鞭子,高声叫骂着:“尔等贱婢,竟敢造反!”
  
  “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也不看看吾是谁?”
  
  在他旁边,他的好基友,从小穿开裆裤长大的张安世之子张隽更过分!
  
  他带着人,抓着几个月氏贵族,按在地上,就是一顿暴揍。
  
  “居然敢造反,还敢把主意打到吾身上?”张隽骂骂咧咧:“真是好胆!”
  
  月氏人瑟瑟发抖的跪在他面前,任由其打骂,一声都不敢坑!
  
  没办法!
  
  实在是没办法啊!
  
  好不容易集结起来的人马,还没有来得及动手,就被人一锅端了。
  
  他们只敢红着眼睛,恶狠狠的盯着那些在外围的羌人。
  
  但羌人们却是好整以暇,甚至带着微笑的看着他们曾经的死对头月氏人。
  
  为首的豪酋舍羊,甚至在心里面开始算起账来。
  
  此番,他们出兵,协助汉朝的贵人,镇压月氏叛乱。
  
  斩首数百,捕虏两千余。
  
  这可全是钱货啊!
  
  都是功劳啊!
  
  而且,汉朝人出手大方的不得了!
  
  二十天前,他们反水和牢姐羌一起干翻了月氏、先零羌和其他大小羌种。
  
  杀了大概四千多,剩下的全部用绳子捆起来,送去汉朝人那里领赏。
  
  而汉朝也真真是童叟无欺,全部兑现了奖赏。
  
  粟米、布帛、食盐,甚至铁器、陶器、针线,以及宝贵非常的药材!
  
  统统都可以换!
  
  只要拿首级或者俘虏去兑现就可以了。
  
  舍羊的部族,上次便拿了三百多颗首级与两千余俘虏,从汉朝手里换了粟米近万石、食盐千余斤、药材、布帛以及其他生活必需品无数。
  
  部族上下的人,在时隔一年多后,终于能填饱肚子,让胃有充实感。
  
  当时,舍羊甚至是哭着吃完的那顿饭。
  
  但,吃饱肚子,只是一个开始。
  
  西海穷困、贫瘠。
  
  而且,在大河的对岸的高原冻土上,还有着至少一百万的羌人在艰难维生,在等待着他们这些先驱带回让全族可以度过寒冬的物资与资源。
  
  所以,舍羊和他的士兵,也就吃了那么一顿饱饭。
  
  剩下的粮食与物资,他都是节省再节省。
  
  所有人都从牙缝里省下食物,积攒下粮食。
  
  他们知道,自己在西海冻土高原上的亲人在等着他们回去,将食物送回去。
  
  但,现在情况又不一样了!
  
  汉朝的大人物们来了。
  
  他们不仅仅来了,还带了大量的物资。
  
  出手更是阔绰无比!
  
  像这一次,帮着汉朝贵人,解决了这些月氏人。
  
  赏赐倒还是其次,关键还是能和他们搭上线!
  
  这就是一条源源不断的利益链啊!
  
  舍羊知道,这些汉朝贵人来河湟,要建庄园,要大搞开发。
  
  而这些都需要人,尤其是廉价的农奴。
  
  而恰恰,在西海高原,人是最不值钱的!
  
  特别是敌对的种群,在其他羌人眼里,全部死光最好!
  
  而西海高原,足有百万之众的羌人。
  
  其中超过七成,与他舍羊没有关系,更与封养羌没有关系。
  
  而且,他们中的青壮,现在不是已经死了,便是进了汉朝的战俘营,成为了待宰的农奴。
  
  想到这里,舍羊便嘿嘿的笑了起来。
  
  因他已找到了养活自己部族的道路。
  
  在西海高原冻土上挣扎二三十年后,每一个羌人豪酋都清楚,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故而,汉人的命令,在舍羊眼里根本无足轻重。
  
  月氏人的反抗和挣扎,更是可笑至极!
  
  信仰什么的,能比活命更重要?
  
  所以,在霍禹等人抵达河湟后,舍羊就毫无心理压力,甚至毫无廉耻的倒贴了过去,伏低做小,低三下气,像伺候祖宗一样伺候。
  
  甚至,任由差遣、使唤。
  
  这是因为经过了今年的这一战后,舍羊明白了一个真理汉朝是不可战胜的!
  
  故而,当他看到霍禹一招手,立刻就和一条牧犬一般,屁颠屁颠凑上前去,用着生疏的汉话拱手作揖道:“公子有何吩咐?”
  
  “将这些反贼、叛逆统统捆起来,送去吾与张兄营房内!”霍禹吩咐着道:“然后,赏钱和答允尔等的粮草物资,自会在下月给付!”
  
  舍羊听着,立刻点头哈腰,就要去照搬。
  
  这时,远处马蹄声响起,一个校尉部的骑兵,姗姗来迟。
  
  霍禹探出头去,很快就看清了带队的人,旋即露出一个笑容,打马迎上前去。
  
  “姐夫!”霍禹高声喊着。
  
  范明友勒住战马,仔细一看,顿时魂都差点吓出来了:“禹弟……”他声音都有些变形了:“你怎么在此?”
  
  众所周知的,范明友乃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妻管严。
  
  连纳妾都要向夫人打报告做申请的那种。
  
  而霍禹又是其妻的胞弟,这要在这里出了点什么问题,哪怕只是掉根毛,范明友都毫不怀疑自己的夫人会叫自己跪三天三夜地板。
  
  “嘿!”霍禹却是笑了起来:“姐夫,禹这番出来圈地,恰好遇到这些乱贼,欲要谋反,幸好有义士仗义相助,方得堪平乱党!”
  
  他向后招招手,舍羊马上屁颠屁颠的跑上去来,拱手作揖,像个小丑一般道:“外臣拜见校尉!”
  
  范明友没怎么理会舍羊,只是回了个礼,然后看向那些正被羌人用绳子一个个捆起来的月氏人。
  
  男男女女,老老少少,足有两千左右!
  
  只看到这里,范明友瞬间秒懂了。
  
  霍禹,自己的妻弟,那里是出来圈地‘遇到乱贼’,恐怕,他是早有准备,就是故意带人来这里,好擒拿下这些乱贼的。
  
  谁叫现在整个河湟都在跑马圈地,而且,得抓紧时间,开垦土地,建立屋舍,以待明春春耕。
  
  而想要赶在春耕前,把这些事情搞定。
  
  劳动力必不可少!
  
  不然的话,在这河湟干耗一年,成本会大到让哪怕是顶级的贵族之家也无法承受!
  
  想到这里,范明友就对霍禹道:“将军那里,我会去解释……”
  
  “多谢姐夫!”霍禹立刻开心咧起嘴来:“回头,我去与阿姊说,再给姐夫纳一个小妾……”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