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零八十一节 困兽之斗 2

第一千零八十一节 困兽之斗 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控制龟兹,对汉军来说,简直是意外之喜。
  
  本来,汉军根本没有奢望过,能在解决尉黎之前就控制龟兹。
  
  但是……
  
  龟兹王和他的大臣们的主动联系,使得这一切成为了可能。
  
  五千汉骑,三天三夜疾驰数百里,在龟兹军队的引领下,出乎意料的出现在都延城下。
  
  然后,配合城内的龟兹军队、贵族,几乎没有费多大力气,便肃清了都延城内的匈奴军队。
  
  现在,战局已经彻底倒向了李广利。
  
  据有龟兹后,汉军第一次在西域获得了地利的优势。
  
  现在,龟兹方向的汉军,已经可以从西而东的压制甚至断绝尉黎之敌与天山以南的联系。
  
  对匈奴来说,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整个渠犁,现在已经陷入慌乱之中。
  
  得益于赵信、卫律、李陵等人传授的制图、读图技术,现在,匈奴的高层贵族,都已经具备一定的地理知识和地图阅读能力。
  
  所以,现在他们只要睁开眼睛,看看那副被画在羊皮上的天山北麓地图。
  
  每一个人都会难以抑制的战栗起来!
  
  从地图上看,龟兹简直就是尉黎和整个天山北麓的**。
  
  它不止居高临下的俯瞰着整个尉黎,更要命的是,龟兹人直接控制着关乎整个天山北麓命脉的水源与道路!
  
  现在,匈奴西域的主力,就像一头落入猎人陷阱的野兽。
  
  它已没有退路和腾挪的战略空间。
  
  只要输掉一次,就可能输掉所有!
  
  “坚昆王,如今怎么办?”先贤惮看着李陵,忍不住问着:“我们是不是得准备撤退了?”
  
  龟兹一失,整个天山北麓门户洞开。
  
  若汉朝军队乘胜追击,不理会尉黎方向,他们甚至可以从龟兹翻阅北天山,进入富饶美丽的塔里木盘地之中,在匈奴人的膏腴之地为所欲为!
  
  不要多,只要有三千骑兵杀进去,整个盘地都会被搅个天翻地覆!
  
  现在,先贤惮只要一闭眼,就会梦到汉朝骑兵在他的老巢翻江倒海的场景,于是吓得根本睡不着!
  
  “屠奢不必惊慌……”李陵依旧一副镇定的模样,他看着先贤惮,道:“现在情况虽然不利,但却也并非毫无胜算!”
  
  他早已经想清楚了。
  
  这一战,输赢无所谓。
  
  关键在于消耗汉匈双方的力量。
  
  最好先贤惮和李广利两败俱伤,最差也要做到尽可能的损耗双方力量。
  
  这样一来,无论那边获胜,在接下来的数年都不可能有力量干涉漠北事务了。
  
  尤其是汉朝!
  
  李陵很清楚,汉室的财政力量和人力物力,是经不起这样消耗的。
  
  此战之后,汉军不修养、积蓄个三五年,根本没有力量再次出塞。
  
  如此,强大的汉朝军队,就会因为国力而成为守山犬。
  
  这就给了他和他的朋友们,在匈奴内部徐徐图之的机会!
  
  “三家曾分晋,吾也有机会主匈奴!”李陵在心里这样想着,便对先贤惮道:“如今的局势,虽然糟糕,但我军依然有机会,且有筹码!”
  
  “倘若就此撤退,那才是真的糟糕!”
  
  “屠奢这一退,固可保全天山以南,然而,天山以北将尽为汉土……”
  
  “一矣汉在此站稳脚跟,如那轮台一般,营造城塞,大兴木土,数载之后,臣恐怕届时整个天山以南将成为前线……”
  
  “屠奢今日能撤天山北,明日能撤天山南乎?”
  
  “若无西域之给养,漠北不过待宰之羔羊罢了!”
  
  先贤惮和帐中的匈奴贵族听着,互相看了看,都知道李陵说得对!
  
  汉人的基建能力,太恐怖了!
  
  三十年前,他们夺下河西,然后只用十年时间,就把长城从河朔建了过来,数千里边墙将河西四郡围的严严实实。
  
  更要命的是,他们还不断向外扩张,建立据点。
  
  在河朔他们建了光禄塞,在河西他们建了遮虏塞、受降城,在西域还有轮台塞。
  
  若就此放手,万一汉朝人如法炮制,把整个天山北麓也用边墙围起来。
  
  然后在边墙里拼命种田,大肆建城,疯狂移民。
  
  怕是要不了五年,汉朝军队就可以和他们现在在居延、河朔的军队一样,隔三差五就从天山通道出现来天山以南的盘地、慰问看望在西域的匈奴人。
  
  若是如此,西域失陷对匈奴来说恐怕是迟早的事情!
  
  “那如何是好?”先贤惮问道。
  
  “屠奢放心,现在,李广利比任何人都更害怕屠奢撤退……”李陵笑道:“所以,臣推测,李广利大军恐怕已至尉黎外围!”
  
  “两日之内,汉军必来攻打渠犁!”
  
  “此乃我军最有利的机会!”
  
  “最有利?”先贤惮仿佛听到了笑话一样:“坚昆王此言何解?”
  
  “屠奢当知,尉黎居于天山北麓之下,自渠犁一带多山丘、峡谷,此不利骑兵而利步卒也!”
  
  “若能诱汉军主力入山区,则我军可与汉军形成均势!”
  
  先贤惮听着,感觉有些荒诞。
  
  什么时候,匈奴的优势是步兵了?
  
  但仔细想想,还真是这样!
  
  因为,比起骑兵,匈奴的步兵,至少还可以汉朝人对打。
  
  而不是被完虐!
  
  众所周知的,在战场上,需要五个匈奴骑兵才有可能抵消掉一个汉骑。
  
  而在步战中,两个就差不多了。
  
  只是……
  
  山区交战?
  
  先贤惮忽然想起来了,好像似乎大概,在历史上匈奴也做过这样的尝试。
  
  那是三十多年前的皋兰山战役。
  
  为了迟滞狂飙突进的汉军霍去病所部,折兰、白羊等数个王牌部族联合王庭一个万骑,在皋兰山设防,企图阻止汉军骑兵直插张掖与漠北之间的突出部,将河西与漠北分割开来的战略企图。
  
  于是,三万余匈奴骑兵,全体下马,在皋兰山的山区,与汉骑发生了残酷无比的白刃战。
  
  那一战是汉匈历史上最惨烈的战争。
  
  战争的结果是,匈奴的全部参战兵力被全歼。
  
  但他们也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成功的拖住了霍去病集团,使得汉军在第二年才能攻入张掖境内,完成关门打狗的战略设想。
  
  只是……
  
  没有匈奴人想再来一次皋兰山战役!
  
  那太恐怖了!
  
  那地狱般的战场,至今依然是匈奴人的梦魇!
  
  以至于,皋兰山战役后,匈奴就彻底放弃了河西地区。
  
  甚至将休屠和浑邪这两个部族都当成了弃子,用来拖汉军的进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