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零八十四节 权衡 1

第一千零八十四节 权衡 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长安的冬天,分外的难熬。
  
  入冬之后,就一直是阴雨连绵的天气,所以,长安城内的炭炉与煤球,最近卖的非常好。
  
  大大小小的煤球工坊赚的盘满钵满。
  
  而靠着炭炉的温度,长安城的八卦党,非但没有和往年一样在这个季节消沉,反而变得比从前更活跃。
  
  在酒肆、街坊和闾里中,三五成群,聚集在一起一边烤火一边温酒吃菜的吃瓜群众们,纷纷开始了自己的键盘正治局之旅,人人都有化身当朝九卿的潜力。
  
  “听说了吗?贰师不听张蚩尤之言,轻敌冒进,吃了个大亏!”
  
  “可不是……俺舅舅的表叔在光禄勋做事,私底下听光禄勋的诸位明公暗地里议论,天子震怒非常,要拿贰师将军开刀!”
  
  “这么严重啊……”
  
  “当然!丧师之罪,从来不轻,更不提贰师还有矫诏不从这等大罪,此番恐怕不死也要脱层皮喽!”
  
  “……”
  
  宫阙之中,私底下的议论与猜测,比民间更多。
  
  特别是天子改变了内侍制度后,使得禁宫之中可以传出来的声音更少。
  
  这在保护了皇室**的同时,也加剧了流言与议论的传播力度吃瓜群众最喜欢的就是脑补了!
  
  便如现在,因为始终没有人得到过来自禁内的准确消息。
  
  于是,未央宫、长信宫、建章宫,上上下下的宫女宦官们,只要闲下来就会猜测和脑补天子可能的举措。
  
  各种流言蜚语,在宫阙内外喧嚣不已。
  
  丞相刘屈就在一天内听到三十八个来自宫阙之中的不同版本的流言。
  
  这让这位大汉丞相一日三惊,寝食难安。
  
  因为无论那个版本,最终指向的结果对他和他的姻亲而言,都是极端不利的!
  
  特别是有些版本中,有人声称,天子已经决定最终解决整个李广利集团。
  
  而且,说的有鼻子有眼,由不得刘屈不担心。
  
  这使得刘屈不得不每天入宫,面见天子,以寻求解决方案。
  
  可惜,无论他怎么旁敲侧击,都无法从天子嘴里得到任何一个他想要听到的字。
  
  虽然心里明白,这是帝王心术。
  
  乃是君王用以控制臣下的方法之一。
  
  天子未必就真的下了决心,要彻底颠覆当前的朝局。
  
  然而,明白归明白,刘屈却不能不害怕,不能不恐惧。
  
  因,他不敢不害怕,而且他确实怕了。
  
  登上过云霄的人,怎么舍得下来?
  
  和往常一般,刘屈照例一早就来到了宫阙下,等待宫门开启。
  
  灰蒙蒙的雨雾中,气温低的有些吓人。
  
  哪怕带了炉子,放在马车里烤火,刘屈也依然感觉到了刺骨的寒冷。
  
  漫长的等待,让他手脚冰冷、麻木。
  
  “丞相……”雨雾中一辆马车缓缓驶来,靠到刘屈的马车旁,从对方马车中传出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您又来入宫了?”
  
  刘屈掀开车帘,侧头看去,道:“执金吾为何也这么早?”
  
  坐在对面马车中的贵族掀开车帘,看了过来,正是如今已迁为执金吾的韩说。
  
  韩说侧目看着刘屈,笑了起来,拱手道:“下官奉诏入宫,不想却遇到了丞相……”
  
  刘屈听着,立刻问道:“陛下唤执金吾入宫是?”
  
  韩说笑而不语的摇摇头,然后放下车帘。
  
  刘屈见了,脸色一变,心里忍不住暗骂起来:“太猖狂了!”
  
  然而,他又不得不承认,韩说确实有狂的起来的筹码。
  
  汉家公卿数十家,食禄秩比两千者无数。
  
  然而,迄今为止,唯一一个第二代里能有人才的,就是韩说家族了。
  
  其子韩文如今已是雁门太守了。
  
  这是汉家公卿子弟里,第一个担任太守的。
  
  而且,政绩斐然,风评良好,受到雁门上下称颂。
  
  其名声在长安都有耳闻。
  
  这也就算了!
  
  关键,韩说的爱女韩央,如今在那张子重身边!
  
  这就不得了了!
  
  现在,傻子都知道,在贰师将军李广利受挫西域之后,那位鹰杨将军已经在事实上成为了帝**方的最高将帅。
  
  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其威权恐怕会凌驾于满朝文武之上,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臣。
  
  有一个女儿在其身边,对韩氏来说,等于未来三五十年,都有了依凭。
  
  不止刘屈,长安城内谁不是羡慕嫉妒恨呢?
  
  韩说却是没有再理会刘屈了,他挥手吩咐:“继续驱车,入宫!”
  
  “诺!”赶车的车夫立刻应了一声,挥起马鞭就赶着马车向前。
  
  而此时,一个坐在韩说对面的男子,却是抬起了头,对韩说道:“主公如此,臣恐丞相或会记恨在心……”
  
  “记恨就记恨好了……”韩说不以为意的摆摆手:“哪怕刘屈此番可以涉险过关,也不过是一个蹩脚丞相,恐怕还不如当年的牧丘恬候!”
  
  帝国历史上有三位泥塑丞相。
  
  牧丘恬候石庆以无可争议的优势,勇夺第一名的头衔!
  
  想当初,石庆为相的时候,其在政务上根本没有任何插嘴的地方!
  
  以至于连石庆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多次请辞,但都被天子强行按下来。
  
  彼时,年富力强的天子,需要一个石庆那样的傀儡丞相来当挡箭牌。
  
  但现在……
  
  已是垂垂老矣的天子,需要的再非傀儡,而是一个真正可以帮他做事的人。
  
  换而言之,在韩说看来,刘屈的宰相之旅,已经抵达终点。
  
  之所以现在还没有被掳夺、贬斥甚至问罪,不过是天子还没有最终想好罢了。
  
  可以这么说,李广利回师之日,就是刘屈罢相之时!
  
  故而,对韩说而言,现在正是最好的时候!
  
  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以后恐怕就找不到像现在这样,可以肆意羞辱和打击一位大汉丞相的机会了。
  
  ……………………
  
  刘屈直勾勾的看着韩说的马车,消失在雨雾中,进入那扇朱红色的宫门之内。
  
  良久,他终于叹道:“虎落平阳被犬欺……吾终于明白这是什么感受了!”
  
  就在月前,韩说见他还得赔笑脸,还得小心翼翼的说话。
  
  甚至需要将他的意见,作为执金吾内部的行事方针。
  
  然而现在,却是**裸的开始公然羞辱与挑衅他了。
  
  可惜,他却只能生生忍着,甚至不能回击。
  
  回击就是给对方机会,让其获得一个借口。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