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零八十五节 壮怀激烈

第一千零八十五节 壮怀激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李广利既然表明了态度和诚意。?  ww?w?.?
  
      张越自也不能不回馈一下,他命人收起那些白纸,然后对李哆道:“贰师将军困于天山之事,吾亦有所耳闻……”
  
      李哆马上竖起耳朵,认真的听了起来。
  
      就听那位鹰杨将军道:“这样,待贰师班师,吾亲往休屠泽以迎!”
  
      休屠泽,是河西地区的大泽。
  
      其位于武威郡郡治所在武威东北,狐奴水注入其中,形成了一个影响方圆数百里的湿地沼泽地区。
  
      更重要的是,休屠泽在胭脂山以西,而众所周知的一个地理常识是整个河西,按照水系划分,可以分为弱水流域、狐奴水流域、籍端水流域。
  
      而按山川划分,则可以分为祁连山地区、合黎山地区、龙首山地区、乌鞘岭地区。
  
      休屠泽,刚好位于这两个划分体系的核心!
  
      狐奴水自东而来注入其中,而其西向流出的水,又注入弱水流域。
  
      其东部的高地为合黎山山脉,其西部的山川则是龙首山。
  
      龙首山东部,有一段突出的山脉,其山川向北走,横切整个河西地区,这就是著名的胭脂山。
  
      匈奴人曾经最重要的经济山川之一。
  
      而休屠泽向北望就可以看到胭脂山。
  
      故而,休屠泽自古就是东西交流的咽喉要塞。
  
      是控扼河西的战略要地!
  
      张骞西使,曾从此地经过。
  
      霍去病伐河西,亦将此地作为其攻击的战略目标。
  
      匈奴人更清楚其重要性,曾在此布置了一个强大的部族休屠。
  
      又在休屠以西,命浑邪王守备弱水。
  
      并在两地建立了城市。
  
      汉得河西后,在休屠故地建立了武威郡,又在其南方,合黎山与龙首山的南部,建立了张掖郡。
  
      所谓武威,字面意思,张掖亦如是。
  
      以武威之,为国张掖。
  
      故而,哪怕是现在,休屠泽以及其附近的姑臧城,依然是汉家在河西的统治核心,更是联系整个河西的交通枢纽,大动脉所在。
  
      无论是河西的驿道,还是从驰道延伸而来的汉官道,都在其境内交汇。
  
      此地更是汉军西进或者东撤的主要通道。
  
      同时,还是汉室在河西最大的移民聚集区与农垦基地。
  
      整个休屠泽地区,至少有两万户移民以及数十万亩垦地。
  
      乃是河西的明珠!
  
      故而,张越的表态,等于告诉李哆我将亲自去休屠泽与李广利举行首领会谈,协商进一步的事宜!
  
      这确实是一个积极信号。
  
      表明了这位鹰杨将军的诚意我愿意拉李广利一把。
  
      自然,剩下的就是开价和还价的问题了。
  
      只要两边都不跳,懂得取舍,交易达成几乎是板上钉钉!
  
      但是……
  
      李哆却根本等不及了。
  
      因他知道,如今每一分每一秒都极为重要!
  
      一旦事件在长安发酵,并引发天下舆论讨论,那么,恐怕天王老子都救不了李广利和他的部下。
  
      所以,李哆试探着道:“将军,天子重臣,国家肱骨,能否请将军向陛下进言一二河西之事?”
  
      “嗯?”张越笑着问道:“河西何事?”
  
      李哆叹了口气,无奈的道:“将军有所不知,河西新郡,历代以来移民除免三年田税外,其他刍、算赋皆不能免……”
  
      “而河西之土,产出贫瘠,人口稀少,百姓苦此久矣!”
  
      “愿将军为民做主,向陛下进言,请免河西百姓算赋、刍及他杂税!”
  
      这个事情,过去一直是由李广利来推动的。
  
      是李广利控制和主管河西四郡以及对外事务的最重要象征之一!
  
      想想看,一个将军,却在为百姓民生问题发声,而且,常常能得到天子赞同,减免当年赋税、徭役。
  
      试问若是这样,这位将军哪怕没有河西四郡的名义官职,又有何妨?
  
      他在实际上和事实上,确实会是河西的主宰!
  
      这个办法,更是最快速、最简单,最容易让百姓和官员知道河西到底谁说了算?
  
      如今,李哆亲口请求张越取代李广利去向天子请求、并争取得到天子批准。
  
      这意味着什么?
  
      太清楚不过了!
  
      只是听着这个话,续相如和辛武灵都已是笑的满面红光。
  
      而其他在场部将,更是几乎要手舞足蹈起来。
  
      河西四郡,虽然人口稀少,寒苦贫瘠。
  
      然而,其地位却是高于天下郡国,乃是汉家第一等的军国政区。
  
      这么说吧,河西四郡,任意一个太守、郡尉,都有入朝为九卿佐官甚至直接担任九卿的潜力、资格。
  
      居延都尉、姑臧令、张掖威、遮虏校尉这样的重要职务,甚至是由至少超过其实际官职秩比的大将、名臣所担任。
  
      譬如李广利,便以贰师将军兼任了居延都尉。
  
      而上一任的居延都尉,更是霍去病六虎将之一的路博德!
  
      张越听着,一下子就笑了起来,假作震惊,道:“河西民生,竟惨苦至斯?吾实未曾料也!必上表陛下,以谈此事!”
  
      这个事情,几乎是只要他上表请求就必定批准的。
  
      因为河西的田税、算赋、徭役等等税收,朝堂本来就没指望真的能收上来多少。
  
      事实上,留着这些项目而不直接取消,正是一种统治艺术一方面,通过间隔的减税来稳定统治,收拢民心,鼓励移民,另一方面,又通过低烈度的税收政策来潜移默化的强化统治基础。
  
      李哆却是痛苦的心脏都在破碎,但却又不得不赔笑道:“将军仁厚,末将谨代河西百姓谢之!”
  
      说着就脱下冠帽,恭恭敬敬的一礼。
  
      这一礼,他行的很慢,很痛苦。
  
      因他明白,这一礼后,他与李广利以及无数同袍、同僚,十余年的经营与建设,统统都将成为眼前这位的嫁衣。
  
      他们的努力,他们的汗水,从此将无人提及。
  
      河西四郡,从现在起,正式换了主人。
  
      但,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谁叫他们搞砸了?
  
      谁让他们有求于对方?
  
      而且,这是唯一的生机和生路。
  
      李哆甚至不得不承认,即使如此,他和李广利以及其他人都得欠下眼前这位鹰杨将军一个大大的很可能此生都很难偿还的人情!
  
      救命之恩,再造之德,可不是轻易能偿还的了的!
  
      …………………………
  
      张越目送着李哆那悲呛孤独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之中,终于忍不住长叹一口气:“霸王末日,猛虎暮年,不过如此!”
  
      李广利集团,不久前还是帝国第一档的超级势力。
  
      其部将遍及朝野,其势力渗入到方方面面。
  
      麾下精锐精骑五万,更领有对外征伐大权,仅仅是列侯,其便有十余位,关内侯、封君、两千石数以百计,千石无可计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