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零九十九节 讹诈 3

第一千零九十九节 讹诈 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空气一时间都有些凝固了。
  
  几乎所有匈奴人,都是满脸惊恐和畏惧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他们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军队出现?
  
  特别是那些钢刀,简直不似人间可以出现的武器!
  
  整个匈奴,都没有如此锋利、雪亮和可怕的武器。
  
  哪怕是单于的黄金佩刀,怕也不能与之相比!
  
  而汉朝人,却将这种宝刀,大规模装备到了其骑兵部队之中,眼前的骑兵,人手一把。
  
  简直夸张!
  
  他们哪里知道,这是技术和生产力发展带来的力量呢?
  
  如今的鹰扬旅所用的马刀,已是2.0版本了。
  
  所有原料,皆是从新丰的高炉冶炼而出,然后经过水力锻锤数百乃至于上千次捶打后,然后由刀匠锻造而成。
  
  经过工序和要求较之从前的汉家军械复杂了十几倍,但成本却仅仅只比汉军曾经制式的斩马刀贵三分之一。
  
  而且,和从前的所有汉家军械一样。
  
  这些马刀,都已经完成了标准化生产。
  
  从冶炼至锻锤至铸造,都形成和总结了技术条例与规范。
  
  除了最终的铸造,可能需要技术和经验外,其他工序,都已只需要按照规范和条例操作,便完全可以适应,最多不过是效率问题而已。
  
  于是,这种被命名为‘鹰扬刀’的马刀,已然开始进行大规模试制阶段。
  
  如今,月产量已经达到了五百柄以上!
  
  而且,只要精铁足够,产量完全可以继续增加。
  
  故而,匈奴人不理解是正常的。
  
  就像我大清根本不懂,欧洲人为何可以制造出那些舰船大炮,跨越无数万里而来一样。
  
  于是,匈奴使团还未进入玉门关,就已经彻底丧胆!
  
  他们几乎是战栗着,哆哆嗦嗦的,走完了那一条由骑兵组成的通道。
  
  等到走出来,王远一摸脖子,凉梭梭的,全是汗水。
  
  他再看自己身周,忽然闻到了一股臊膻之味,低头一看,好几个匈奴随从的下档全湿掉了。顿时,王远就感到尴尬无比,恨不得找个缝钻进去。
  
  而周围汉朝士卒与官员的神色,更是有趣的紧。
  
  虽然没有人直接嘲讽,但王远知道,从此以后,长安的匈奴bot里,恐怕要增添好多条和今日相关的笑话了。
  
  但有什么办法呢?
  
  王远无奈的叹了口气,跟着引导的官员继续走向前去。
  
  很快就到了玉门塞下,然后,所有的匈奴人都愣住了。
  
  因为,在他们的前面,汉人的玉门塞城门正门被人牢牢关闭了。
  
  只在旁边,留了一扇狭窄的小门。
  
  小门很小很窄,几乎只能容纳一个人勉强通过。
  
  “贵官,这是为何?”作为正使,呼衍冥马上上前找到微笑着矗立在门前的汉朝官员交涉:“贵国是要故意羞辱我国与我主吗?”
  
  即使是匈奴人,也是听说过晏子使楚的故事的。
  
  哪里不知道,这是**裸明晃晃的羞辱他们?
  
  不过奈何如今形势比人强,他们也只能强行压抑怒火,强作理智的交涉。
  
  然而,那位负责接待他们的汉朝官员,却只是微微笑着,用一种极为平淡的语调说道:“贵使不要误会,这并非针对贵使与贵国,更不是针对贵主,此乃规矩!”
  
  “为防刺客、细作趁乱混入玉门,图谋不轨,探听中国虚实,鹰杨将军乃定此制,还请使者不要介怀!”
  
  但那副高高在上的态度,却分明是在说:我就针对你们了,怎么着?有本事打我啊!?
  
  呼衍冥听着,太阳穴高高鼓起,指甲都快要嵌入肉中。
  
  然而,他却根本不敢发作。
  
  只能是深吸一口气,强行平抑心中的怒意,然后对着那位引导官员深深一拜,强作欢笑恳求道:“能否请贵官通融一二呢?”
  
  那官员听着,眉头都要跳舞了,他笑着摇头道:“非我不近人情,奈何法如是足矣!”
  
  呼衍冥看着此人,心里翻江倒海。
  
  现在他彻底明白了,汉朝人这不仅仅是在故意羞辱他与他的主子。
  
  更是明晃晃的坦露态度想要谈判?就得给劳资当孙子!
  
  孙子都不肯当?
  
  有多远滚多远!
  
  爷不稀罕你们这些夷狄的虚情假意!
  
  若依呼衍冥在西域的脾气,此刻恐怕已经暴起杀人。
  
  但在这玉门塞下,汉朝坚塞之下,他不敢,也不能!
  
  他想起了来使前,摄政王与他交代的事情。
  
  “左大都尉此去,务必牢记:忍辱负重,为了少主,也为了大匈奴,左大都尉切切不可意气用事!”
  
  “汉人中不喜匈奴者,不愿与匈奴和谈者,不知凡几,切不可因小失大,即使汉人官吏有意羞辱,也当戒急用忍!”
  
  “今之匈奴,今之少主,已不可承受与汉开战之痛矣!”
  
  而那时,摄政王尚且不知这河西已换了主人,不知坐镇于此的已是那位。
  
  若是知道,恐怕叮嘱的会更多。
  
  想到这里,呼衍冥就只好咬着牙齿,狠下心来,拜道:“即是如此,外使不敢再劳烦贵官……”
  
  然后,他举起手里的使者节旄,走向那扇小门,然后低着头,弓着腰,费劲的跨过那道狭窄的门。
  
  在这个过程中,呼衍冥的内心,犹如万蚁撕咬,又仿佛被无数利刃搅碎了一般。
  
  但……
  
  他没有选择,也没有办法。
  
  这个耻辱,他只能吞下去。
  
  ………………………………
  
  城楼上,张越俯视着城下,看着匈奴使者,躬身弯腰,痛苦万分的从小门里穿过。
  
  他终于笑了起来。
  
  念头通达,感觉畅快无比!
  
  当初,匈奴冒顿单于和老上单于是怎么羞辱的汉家君臣?
  
  他可没有忘,史书也没有忘。
  
  现在,终于可以偿报一二了。
  
  “此襄公复九世之仇,春秋大之也!”他痛快的道:“当浮一大白!”
  
  于是命人取来酒坛,与众人分饮,一口而尽,身心与灵魂都只觉畅快万分!
  
  而左右亲随、大将,比他更激动。
  
  有聪明人甚至意识到了,今日的情形,可能会在某一天,成为青史上的故事!
  
  毕竟,汉家推崇大复仇,尤其是国仇方面,任何偿报国仇者,必有登青史之上的潜能!
  
  而当年匈奴人是如何对待汉使的,史书上可是写的清清楚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