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零一百节 讹诈 4

第一千零一百节 讹诈 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呼衍冥一行走过炼狱般的街道,终于到达了玉门校尉官署门前。
  
      官邸大门紧闭,只有两扇侧门打开。
  
      而且,这两扇门非常非常小。
  
      小到哪怕是匈奴人,恐怕也只能弯腰侧身进入。
  
      王远更是清楚,那两扇门就是传说中的狗门。
  
      乃是留给官署里养的狗与奴婢出入的地方,这已经不是羞辱了,而是裸的蔑视与打击!
  
      可是……
  
      王远动了动嘴唇,终究不敢说什么。
  
      因为……
  
      他看到了呼衍冥以及其他匈奴贵族,都已经弯下了腰,并走向了那两扇门。
  
      “唉……”王远在心里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连他的主子,都放弃了与汉朝刚,他又怎么有资格刚呢?
  
      况且,也没有原则和立场,再在这种事情上纠结下去了。
  
      这一路走来,他们钻过了玉门塞的小门,走过了铺满匈奴部族大纛的街道,尊严、人格、底气都已经被践踏成灰。
  
      再被折辱、摧残,也已经麻木了,习惯了。
  
      甚至已经将自己的地位,自动摆到了弱者和需要祈求汉朝人的地步!
  
      这还怎么硬气吗?
  
      旁的不说,单单是看着这脚下的那些大纛,就没有人能硬气得起来!
  
      这种实打实的战绩威慑,就像一座无形的大山,压在每一个匈奴人心中,让他们战栗、发抖、恐惧!
  
      于是,匈奴使团,在众目睽睽之下,一个又一个,狼狈不已的钻入了小门。
  
      吃瓜群众看的真的是目瞪口呆,继而亢奋无比!
  
      汉匈百年战和,汉家何曾有过像今日这般解气的时候?
  
      匈奴人又何曾如此低三下气过?
  
      人们只能将这一切归结于新上任的鹰杨将军,将这一切伟力与荣誉归于其身。
  
      “张鹰扬,莫非真是兵主下凡?”人们议论纷纷。
  
      更有人赞道:“吾今日始知蚩尤之威,竟至于斯!”
  
      胡商们则都是眼冒金光,心中思绪万千。
  
      能进入玉门的胡商,自然都是人精,许多人甚至还是过去李广利及其大将的座上宾。
  
      对于汉家生意怎么做,自是门清。
  
      他们很清楚,在汉朝这片土地上,天大地大,官府最大。
  
      故而,他们一直有尽力经营官府势力,与上上下下搞好关系。
  
      甚至不惜为汉家充当细作,探知匈奴虚实,联络西域王室,走私马种、丝绸、盐铁。
  
      如今,见了那位新上任的将军,竟恐怖如斯。
  
      聪明的人,已在盘算,如何跪舔和逢迎了。
  
      只要抱上这根大腿……
  
      那整个汉朝,甚至西域、匈奴,自己岂不是可以横着走了?
  
      ……………………………………
  
      “匈奴使者到!”
  
      伴随着一声宣礼,王远跟着呼衍冥,步入了玉门校尉官署的大厅之中。
  
      大厅左右两侧,密密麻麻,站着着甲持戟的卫士。
  
      十几名汉军大将,则坐在廊柱之下,面带蔑笑的看着他们。
  
      而在上首,一个穿着将军甲胄的年轻人正坐于软塌之上,低着头似乎在写什么。
  
      前方,呼衍冥持着节旄,上前一步,以手抚胸,行礼拜道:“匈奴使者呼衍冥,奉我主大匈奴左屠奢之命,拜见大汉鹰杨将军张公足下!”
  
      那位端坐于上首的年轻将军,却是一副充耳未闻的模样,他依旧低着头,拿着毛笔在纸上写写画画。
  
      呼衍冥不得已,只好再次行礼:“匈奴使者呼衍冥,奉我主大匈奴左屠奢之命,拜见大汉鹰杨将军张公足下!”
  
      可惜,那位将军依然没有搭理他。
  
      似乎在他看来,自己手里的事情,好像比搭理使者更紧要。
  
      呼衍冥咬着嘴唇,无可奈何的提高声调,高声道:“匈奴使者呼……”可惜,他的话才刚刚说出口,就被人粗暴的打断,一个站在那位将军身后,下仆模样的男子忽然走到前方,昂着头冷冷的道:“哪来的夷狄,竟敢打扰我家主公?”
  
      “若耽误了我家主公的思路,你们全死了,怕也不够赎尝罪责!”
  
      “正是!”立刻就有将军跳起来:“尔等夷狄,休得无礼,快快跪下,给君候谢罪!”
  
      呼衍冥与王远莫名所以,但,很快他们就不得不跪下来了。
  
      因为,矗立在左右两侧的卫兵,猛然持戟上前了一步,锋利的戟头,闪烁着寒光,让他们心惊胆战,也不得不跪!
  
      王远跪在地上,心里面百感交集。
  
      因为,他想起了,他投降匈奴前,在汉家听说过的一些典故——数十年前,汉使出使匈奴,岂不是和今日一样,为匈奴人各种威逼胁迫打压凌辱乃至于折磨?
  
      以至于,太宗时,名臣贾谊的好友宋忠,在出使路上,听闻了匈奴人残暴的传说后,吓得弃印而逃。
  
      那位曾文名显赫的新生代,也就此再无姓名。
  
      如今,这一切的一切,恐怕是那位张鹰扬在以牙还牙,故意为之。
  
      仔细想想,这也符合其的背景身份。
  
      董仲舒的再传弟子,公羊学派的未来领袖。
  
      大复仇与大一统思想的继承人、发扬者。
  
      一位必然会推崇大复仇,主张三十年前你爹打了我叔叔一巴掌,所以今天我打你一顿合情合理的人物!
  
      对一个这样的人物,无论怎么揣测他的性格都不为过!
  
      心里面想着这些事情,就听到那位一直埋头书写的将军终于开口了:“诸君莫要为难客人……”
  
      出乎意料的,这位鹰杨将军,率军践踏了整个王庭,曾带兵在龙城阅兵,在狼居胥山祭天,于姑衍山禅地,据说有三头六臂的恐怖将军的声音听起来异常温柔,让人在不知不觉中感到舒服无比,仿佛春风拂面,又如细雨滋润大地,在这刹那甚至让王远产生了此乃是一位谦谦君子,温婉如玉一般的人物的错觉。
  
      但他很快就醒悟了过来——这位鹰杨将军,可是踩着无数尸骨,踏着无数人头,沾着数不清的鲜血才有今天的。
  
      张蚩尤三个字,就足以表明其凶名——错非凶残暴虐到一定程度,岂会被人称为‘蚩尤’,又岂会有那么多传说和光环加身?
  
      只听得那位鹰杨将军说道:“诸位使者,远来是客,起来说话吧!”
  
      “多谢将军足下!”呼衍冥深深的出了一口气,作为匈奴人,在此刻他甚至对眼前的那位鹰杨将军有了些好感,甚至有了些幻想。
  
      然而,下一秒,他的幻想破灭了。
  
      只见那位上一刻还和颜悦色的年轻将军,猛然瞪大了眼睛,提高了音调,不满的说道:“使者可知,此乃中国也!于中国之土,作夷狄禽兽之鸣,使者是看不起本将军,还是故意羞辱大汉天子?”
  
      “使者可是以为,吾刀不快乎?”
  
      在这一刻,所有的匈奴使团成员,都只感觉在自己的前方,似乎坐着一头张开了血盘大口,要择人而噬的远古凶物!
  
      明明那位的声音并不高,语气也只是略带敌意,但,没有人能站稳脚跟。
  
      所有人猛地一下,全部趴在了地上,瑟瑟发抖。
  
      呼衍冥更是第一时间就重新趴了下去,急忙哀求起来:“将军恕罪,将军恕罪!使者无知,冒犯之处,还望将军海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