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一百零八节 变迁 2

第一千一百零八节 变迁 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使者一行,换下官府,换上常衣,打扮成来居延做买卖的邯郸商人。
  
  然后就近找了一个村落,靠了过去。
  
  还未接近村口,便有十来个穿着皮甲,带着长剑的年轻人,骑着马靠了过来,满是警惕,为首之人的问道:“来者何人?”
  
  “在下邯郸张安,来居延做买卖,路过贵宝地,想要讨口水喝……”使者笑意盈盈的拱手道:“未知诸位能否行个方便?”
  
  “邯郸来的?”骑着马的年轻人,打量了一番使者一行,虽然依然有些狐疑,但明显放下了警惕心,手里的剑也都收了起来,但为首那人却忽然问道:“可有传符?”
  
  “拿来与某看看,做个登记……”
  
  “传符?”使者楞了一下,什么时候,居延这里居然要查传符?
  
  他曾奉命多次前往邯郸、雒阳,传达天子诏命。
  
  在他印象里,好像一般只有出入大城要塞,才有可能要查传符。
  
  平素路过村寨、县城,压根不需要传符这种东西。
  
  那些年轻人,看到使者愣神的神情,猛然间重新拔出了剑,人人眯着眼睛,虎视眈眈的盯着使者等人,使者甚至发现,已经有人将手摸进了怀里,并从中拿出一个类似哨子一样的东西,就要衔进嘴里。
  
  使者见到这个样子,赶忙道:“传符有!传符有!”
  
  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用绳子串起来,由几十个竹制长片组成的物件,从里面找了找,然后拿出一个竹符,递了过去,笑着道:“尊驾请看,此乃邯郸尉签发的传符……”
  
  为首的年轻人疑虑着接过竹符,拿着在手里看了看,然后念了出来:“邯郸左闾张氏次子安,身长七尺二寸,肤白脸圆,额间有痣……”一边念,他一边核对着身份特征,待确认无误,他才挥了挥手,对身后人道:“解除警戒!”
  
  “诺!”身后的年轻人纷纷应诺,将长剑与哨子都收了起来。
  
  然后,那为首者对使者拱手道:“张家君子,此地乃是居延都尉辖区,甲渠候前村,在下王大,受乡蔷夫之命,为此村里长,先前多有怠慢,望君子海涵……”说着便将那竹符还给使者。
  
  使者笑了一声,接过递回来的竹符,问道:“敢问里长,何故问在下要竹符?”
  
  王大嘿嘿一笑,面朝北方拱手道:“君子有所不知,此鹰杨将军之令也:盖出入村闾、城塞之人,不问由来,皆当查其传符,录其名讳,记其出入时刻,不如令,里正、乡吏鞭三十,蔷夫罚金三金,笞五十……”
  
  他说着,就向身后招招手,马上就有人拿着笔墨与一卷竹简跑来。
  
  王大笑呵呵的看向使者一行,道:“劳驾诸公皆来登记一下,报一下各自姓名、籍贯……”
  
  使者听着,心中大惊,问道:“居延皆如是?”
  
  王大点点头:“皆如是!”
  
  他翻身下马,接过一个年轻人拿来的竹简与笔墨,然后摊开来,单手持笔蘸墨,就要开始记录。
  
  也是这个时候,使者发现,这个叫王大的里正是个残疾。
  
  他的左手缺了两根手指,双腿走路似乎也有些不稳的模样。
  
  此外,使者还发现,他的露出的右边袖子之中,有一条狰狞的形如蜈蚣一样的可怖伤疤。
  
  这条伤疤是如此之深,以至于哪怕现在愈合了,然而他的手臂肌肉也仿佛被人分开了一样。
  
  显然,这个王大是标准意义上的丧失劳动能力的残疾!
  
  左手失去的两根手指,本已使得他无法和正常人一样握持物体,而手臂那条恐怖的伤疤,却足以使得他的整条右手都可能用不上力,最多只能从事最基本的生活起居,穿衣吃饭。
  
  高强度的劳作,却是必然不可能的了。
  
  王大发现了使者的神色,他也不避外,更没有半分的自卑之色,反而极为坦荡的干脆挽起袖子,将他右臂的那条伤疤彻底坦露在使者眼中。
  
  那是一条足足长达三四寸,沿着右臂侧面深入肌肉之中最少一寸多,可能曾经砍开了血管、筋骨的伤口!
  
  使者立刻就在脑子里形成了一个画面在战场上,有敌人从侧面举刀或者用类似长剑的武器朝这个王大劈砍而来,在紧急关头,这个王大在来不及躲闪的情况下,下意识的举起自己的右手格挡,于是敌人的劈砍直接砍在了他的手臂上,立刻破开了他的肌肉、血管,幸亏他的那个敌人的武器不够锋利,或者他的手臂当时有护臂,否则……他的整条手臂都会被砍断!
  
  “阁下是军伍出身?”使者问道。
  
  “嗯……”王大哂笑一声:“俺曾给李广利当过兵……”他毫不顾忌的直呼着李广利的大名:“不过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俺现在,已经不是军人了,也当不了军人了……”
  
  使者听着,目瞪口呆,李广利……虽然如今已经没有过去那么风光了。
  
  但再怎么说也是大汉列侯,顶尖的权贵。
  
  见到使者惊讶的神色,王大却是见怪不怪了。
  
  他蹲在地上,拿着笔,开始记录起使者一行的人数、车马数量与形体特征。
  
  使者咪着眼睛,瞟了一眼,他发现这个王大写的文字,歪歪扭扭,其中许多都是错别字,哪怕是写正确的那几个字,也是缺笔少划。
  
  很显然,他的书写能力有待加强!
  
  王大写完,抬起头看到使者的样子,有些憨憨的笑了笑,道:“让张君子笑话了,俺学文识字才三月,这笔字确实有些丑……”
  
  “三个月……”使者惊了:“您从前没有上过蒙学?”
  
  “俺小时候那有钱上蒙学?”王大笑了起来:“黔首家的孩子,能吃饱肚子就不错了!”
  
  说到这里,他就拱手面朝居延方向:“多赖鹰杨将军张公不弃,教我以文书,授我以职,给我以衣,我才能有识文断字,知法学令之日!”
  
  使者闻言,眼睛更加惊讶:“您的意思是……鹰杨将军教过您?”
  
  王大听着,顿时笑了起来:“鹰杨将军何等英雄,俺岂有那个荣幸,能得将军亲自指教?”
  
  “俺不过是曾在每三日的文课上,有幸曾听将军麾下明公教授而已……”
  
  使者更是满头雾水了。
  
  完全搞不懂,那张蚩尤在居延搞什么?
  
  但又不好多问,只好憨笑了一声,将这个疑虑埋在心中。
  
  王大却是收起笔墨,将登记记录好的竹简交给一个看上去不过二十来岁的年轻人。
  
  然后对使者道:“如今,登记已成,客人可随我入村……”
  
  “正巧昨日村中小儿辈猎了野彘,客人等若不嫌弃,可来我家吃些酒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