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节 口衔诗书,手持斧钺 5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节 口衔诗书,手持斧钺 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将军,王都护急报……”
  
      第二天,张越才起来没有多久,便有人急匆匆的捧着一份被装在竹筒里的密报,送到了他面前。
  
      张越拆开封泥,取出藏在竹筒里的纸条,摊开来一看,脸色立刻便肃杀起来。
  
      “去请辛将军来!”张越想了想,就对身侧的田水吩咐了一声。
  
      “诺!”田水点点头,立刻就退下去办事。
  
      他的出门时,正好和来找张越的隽不疑碰了个面。
  
      “张鹰扬,出了什么事情?”隽不疑看着张越的脸色,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大事……”张越笑了笑,将纸条递给隽不疑,道:“不过是小孩子不听话,得打屁股了!”
  
      隽不疑接过那纸条,仔细一看,神色立刻就紧张了起来。
  
      只因纸条上的文字,太过触目惊心:蝉王已死,宛贵人共立蝉王弟银蔡为新王。
  
      作为侍御史,隽不疑虽然对外交藩国不是很了解,但也是知道,大宛乃是汉家将士用牺牲与鲜血换回来的藩国。
  
      现在,宛人旧王崩卒,却不思请示天子,而是擅自拥立新王。
  
      哪怕是往小处说,也是大不敬,是对大汉天子威严的挑衅。
  
      若是上纲上线的话,一个背主谋叛的罪名就能直接扣在其脑袋上,甩都甩不掉!
  
      只是……
  
      隽不疑抬起头,看着张越,劝道:“鹰扬请暂息雷霆之怒,当此之时,实在不宜再发起一次远征了……”
  
      作为故青州刺史,隽不疑是真的被前两次大宛战争吓坏了。
  
      万里远征和其后的赏赐、抚恤,将当时汉室数年积蓄打空,但好处却只有几千匹马。
  
      至少对齐鲁吴楚之地的人们来说是这样的。
  
      简直是大亏特亏血亏!
  
      若再来一次远征大宛,隽不疑怀疑青州百姓恐怕要集体造反!
  
      “隽兄多虑了……”张越轻笑着:“惩戒叛逆,可以加之以雷霆,但不加恩泽,有时候也是惩戒的一种方式啊!”
  
      “宛人以为他们现在的和平是靠他们得来的吗?”张越冷笑起来。
  
      这个世界在张骞凿开西域,打通了丝绸之路后,就已经贯通在一起。
  
      尤其是在葱岭以东地区,各主要大国互相影响,互相羁绊。
  
      哪有什么人可以独善其身?
  
      也没有人能回到过去那种老死不相往来的田园牧歌世界。
  
      现在,所有国家之间的联系、影响,将越来越深。
  
      片刻之后,辛武灵急匆匆的赶到张越面前,拜道:“末将恭问将军安,敢请将军令!”
  
      张越看向辛武灵,轻轻拿起一直被他搁置在案几旁的天子钦赐黄钺,下达了命令:“吾汉鹰杨将军、并州刺史,兼领西域、居延、玉门、令居事张子重今假天子钦赐黄钺,以告西域诸国及匈奴:自今日起,大宛,非汉臣也!为汉叛臣哉!杀之无罪,获之有赏!”
  
      张越一边说着,一边提起笔,扯来一条帛布,在其上龙飞凤舞的书写着。
  
      待到写完这条命令,他拿起手里的黄钺,沾了沾墨水,在帛书上印下,然后又拿起腰间系着的鹰杨将军将印在其上盖印。
  
      然后,他将这帛书递给辛武灵,道:“将军请将此令,广告西域诸国,宣于天下!”
  
      背叛汉室,想要有什么好果子?
  
      呵呵……
  
      张越只想说弟弟,你想多了!
  
      大宛人为何不想想,为什么大宛战争结束都十几年了,连乌孙这样的强国,都几次卷入战争,被匈奴人大军压境。
  
      而为什么是他,却可以置身事外,甚至可以躺着坐收丝绸之路的利润与好处?
  
      大宛人为何不仔细看看自己,这个人口数十万,有着数十座大小城镇,有着无数财富、工匠、商人聚集的王国。
  
      它是如此的肥美多汁,又是这样的脆弱无力大宛战争,汉可隔着一万里打败它,让它跪下来称臣。
  
      匈奴人同样可以!
  
      匈奴人为什么不去?
  
      几十万人口以及无数庄园里窖藏的粮食、财富,还有让汉家垂涎的大宛宝马,可都躺在那里。
  
      说句不客气的话,连乌孙都可以灭其国,吞其地,并其口。
  
      为什么没有人去做这个事情?
  
      还不是,每一个想打大宛主意的人,都必须掂量掂量大宛人的主人大汉帝国的态度?
  
      还不是大宛王乃是大汉天子册封的封臣?
  
      俗话说,打狗也要看主人。
  
      匈奴、乌恒,想动大宛,就不得不考虑汉军的援救的可能性,这才在权衡了利弊得失后放弃。
  
      而宛人却傻不自知,偏偏还以为自己很萌。
  
      大宛人现在的行为,在张越眼里,和后世八十年度霓虹的东芝公司以为自己很萌,就瞒着他爹把机床卖给老毛子的行为有的一拼了。
  
      霓虹人为他们的蠢萌行为付出了代价!
  
      而现在,大宛人也必须为他们的愚蠢付出代价!
  
      ………………………………
  
      张越的命令一下,立刻就传遍整个黑城塞,进而迅速扩散到整个居延地区。
  
      无数胡商闻之,纷纷窃窃私语起来。
  
      “这宛人是脑子糊涂了吗?”有人闻之,不可思议的说道:“他们难道不知道,在西域如今若能得汉天子之册封,那就等于接住了一个金饭碗,子子孙孙都不需要发愁了吗?”
  
      “可不是!”有人接过话头,道:“如今天下,能得汉天子封王者,不过两国而已,一大宛,一楼兰……我听说,龟兹王想寻求往长安朝贡,得天子册封已久,却一直不能如意,常自哀伤……这宛人是脑子被马踢了吗?”
  
      这些人所言,确实是事实!
  
      自匈奴俯首,西域列国就纷纷想要向汉靠拢,寻求汉册封。
  
      企图借此紧紧抱住汉朝爸爸大腿,然后狐假虎威,在匈奴人的淫威下获得些喘息之机。
  
      然而,他们的所有企图,都告失败。
  
      不管是渠犁的西域都护,还是居延的鹰杨将军,对这些投机行为,予以了冷处理。
  
      甚至连已在自己治下的龟兹,都没有同意龟兹王朝觐长安的请求。
  
      有人曾猜测,这或许是汉朝与匈奴达成的某种默契。
  
      也曾有人揣测,这或许是居延和渠犁的汉朝贵族们私心作祟。
  
      但不管怎样,所有人都公认现在的局势,就是汉朝最强,只要能抱住其大腿,就可以衣食无忧。
  
      甚至,有西域国王在仔细研究和分析了,汉朝的文化与传统后,得出一个惊人的答案只要能抱住汉朝大腿,死心塌地的当汉朝的舔狗。
  
      那么……
  
      那么,他们就可以子子孙孙无穷尽的享受荣华富贵。
  
      不需要担心叛乱、政变和敌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