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一百一十七节 龙、虎、豺

第一千一百一十七节 龙、虎、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大宛变局,牵动着西域的神经。
  
  在汉鹰杨将军下令广告西域诸国后,首先反应过来的就是商人。
  
  大批向西的胡商,纷纷开始改走乌孙路线。
  
  就连从沩水流域过来的康居、月氏、身毒商旅也开始减少自大宛入境的数量。
  
  曾经繁华的丝绸之路,一夜之间就变得萧条起来。
  
  没办法,商人是懂得趋利避害的群体。
  
  在战争阴云下,没有傻子愿意冒着可能被卷入战争中的风险,继续从大宛过境。
  
  商旅的减少,立刻就被大宛人所察觉。
  
  毕竟,夏季是丝绸之路最繁荣的季节。
  
  哪怕是过去,丝路被匈奴人钳制的时候,每天也能有三到五队商旅,从葱岭以西而来,进入大宛境内。
  
  他们带来了黄金、珍宝、奇物还有来自远方的消息。
  
  而宛人只需要做一件事情准备好丝绸,就可以将这些财富收入囊中。
  
  毕竟,很少有人愿意继续冒险深入远东,去面对可怕危险的匈奴人。
  
  但在现在,西来的商队数量,降到了每天两支。
  
  至于向西的商旅数量,更是直接跌倒了几乎零的地步。
  
  大宛人立刻慌乱了起来。
  
  因为,上次大宛战争期间,也是这样。
  
  繁荣的丝路,一夜断绝。
  
  然后,汉朝骑兵出现在了边境,接着就是延绵四年的漫长战争。
  
  大宛人的血与泪,全部流干。
  
  财富被燃烧,城市被焚毁,神殿被推到,人民被掳走,最终连国王也被杀死带走。
  
  在惊慌中,宛王银蔡命令召集各地邬堡、城市的军队,并扩大兵团。
  
  大宛人的军团,与他们的祖先相比,基本没有太大差别。
  
  他们沿用了亚历山大的军队组成方式。
  
  主力是使用长达五米的长矛,并装备了简单的可以垮于臂膀上的盾牌的重步兵。
  
  这些重步兵以方阵的形式进行作战,其方阵一般是一个十六乘以十六的作战阵列,希腊人称之为‘中队’。
  
  作战时,中队前五排士兵将长矛平持,方阵后方的士兵,则依次向前,于是组成一个在正面几乎可以说无敌的刺猬阵列,无论是进攻还是防守,都会让敌人相当难受。
  
  但这样的作战方阵,面对侧翼和后方威胁时,会非常难受。
  
  所以,亚历山大时期,马其顿人对其进行改革。
  
  在重步兵方阵周围,增加伴随骑兵,掩护的枪盾兵、投石兵。
  
  一般来说,大宛人更习惯每五个中队,配备一个中队的骑兵以及相应的枪盾兵、投石兵。
  
  在大宛战争结束后,大宛人淘汰掉了原本的伴随枪盾兵与投石兵,改为由弓兵中队与轻步兵中队来掩护方阵,提供中近距离的火力遮蔽、牵制。
  
  故而,大宛人一个军团的作战兵力,大约是在一千六百人左右。
  
  其中长矛重步兵为主力,轻骑兵、弓兵与轻步兵作为辅助武力。
  
  随着银蔡的一声令下,仅仅是在贵山城,大宛王国在数日内就集中了六个军团以及一个塞人骑兵组成的轻骑兵军团。
  
  随着这些军队聚集,银蔡与他的贵族们,终于有了些安全感。
  
  这时,来自西域的情报,姗姗来迟。
  
  “原来只是这样……”银蔡看完情报,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那就没什么关系了!”
  
  开除大宛的‘汉朝之臣’身份,并宣布大宛人为敌人?
  
  这算什么惩罚?
  
  不过是嘴炮罢了,杀伤力恐怕连小孩子过家家的时候玩的弹弓都不如!
  
  银蔡瘪了瘪嘴唇,笑了起来。
  
  旋即,他想起了一个事情,当即叫来自己的家臣,对他下令:“马上派人去召回已经出发的使团,让他们立刻回来!”
  
  前往汉朝的使团,可是带去了足足五万金币以及一百匹汗血马啊!
  
  宛人吝啬、小气、锱铢必争的性格在这一刻展现的淋漓尽致。
  
  在银蔡看来,既然汉朝都已经宣布他和他的国家‘非汉臣’了,更将之当成敌人看待。
  
  那么,那些金币、宝马就不需要再送过去了。
  
  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在自己的国民,特别是贵族与公民们面前,展现一下自己的铁血作风与绝不屈服的男子汉做派,争取好感,巩固统治基础!
  
  但银蔡不会知道,在这个时候,在大宛王国的东北方向。
  
  西域匈奴与乌孙王国的边境,这天山环绕的盆地草原,后世名为巴里坤草原,如今名为‘疏勒’的地方。
  
  乌孙昆莫翁归靡,已率着他的亲卫骑兵,抵达了这里。
  
  远方,象征着匈奴单于的龙旗,在风中猎猎起舞。
  
  匈奴人派来迎接他的骑兵,则列着长队,在草原上迎接。
  
  “这个劳什子都隆奇单于,真是好大的架子……”在翁归靡身侧,原安糜嘴里絮絮叨叨的说着:“讲道理,昆莫您是先昆莫之孙,而先昆莫是匈奴冒顿单于之义子,老上单于之义弟,论辈分,这位都隆奇单于得叫您叔祖父才对!”
  
  “孙子要见叔祖父,不主动前去拜见也就罢了,昆莫您来了,居然都赖在王帐里……”
  
  “少说几句吧!格里当!”翁归靡坐在特制的吊椅上,满身肥肉在颠簸中摇晃着,作为昆莫,翁归靡深知此行的重要性,自是不会叫原安糜口嗨坏事:“再怎么说,都隆奇也是单于!”
  
  “单于!?”原安糜像听到了笑话一样:“什么时候匈奴有五个单于?”
  
  事到如今,整个世界差不多都知道了,匈奴五单于并立。
  
  最搞笑的莫过于,其中一个单于还是匈奴的死敌汉朝皇帝所册立,而那位姑衍单于偏生在匈奴曾经的龙城祖陵即位。
  
  以至于在法理上,汉朝所册立的姑衍单于,反而是最有合法性,最符合匈奴传统的单于。
  
  于是,别说匈奴人自己了,西域诸国,也都是风中凌乱。
  
  以至于有识之士,已经明了无论现在在漠北的那场匈奴单于之争最终谁能胜出。
  
  恐怕最大的得益者,都将是汉朝!
  
  原因很简单,如今,匈奴五单于并立。
  
  五方各说各话,各行其事,相互指责对方是伪单于,自己才是真正的天地所生日月所立的撑犁孤涂。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