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节 虎、狼、豺 3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节 虎、狼、豺 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翁归靡一行,很快就抵达了匈奴单于王帐所在。
  
      当然了,如今的‘匈奴单于’这个头衔的含金量已经下降了无数倍。
  
      五单于并立,在事实上使得匈奴单于的地位,已经下降到了和乌孙昆莫一个级别。
  
      与汉朝皇帝,更是有了壁。
  
      匈奴人也就没有了过去的底气,单于王帐再没有了往日的威势。
  
      曾经威风凛凛,不可一世的王庭武士,如今都已经换成了来自坚昆的胡人。
  
      这些赤发碧瞳,来自匈奴最远边疆北海地区的游牧民,素以野蛮、骁勇著称。
  
      在李陵为王后,他将汉军的组织、训练、秩序教给了这些人。
  
      使得他们成为匈奴之中有数的悍勇之师。
  
      在去年狐鹿姑与先贤惮的战争中,这些白皮肤红头发的野蛮人,在战场上近乎横扫了先贤惮的军队。
  
      而如今,他们在西域,取代了过去匈奴单于只由四大氏族及孪氏本部武士组成的王庭武士。
  
      “看来,这西域现在已经彻底落入了那位摄政王之手……”翁归靡仔细观察着王庭内外,低声呢喃起来:“这就是夫人和我说过的那个叫‘鸠占鹊巢’的故事啊!”
  
      西域的事情,翁归靡自然非常关注。
  
      而且,乌孙安插在西域的眼线、内应也有不少。
  
      故此,翁归靡反而是现在最了解西域情况的外人。
  
      便是汉家,恐怕也未必能比他更清楚西域的情况。
  
      据翁归靡所知,自先贤惮病逝后,那位受其遗命辅佐幼主的摄政王便秘不发丧,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他依然以先贤惮的名义发布命令,调集军队,会见西域诸国国君。
  
      在稳定了西域局势,将各部贵族、各国国君都降服,掌握了权力后,他也依然没有公布先贤惮的死讯。
  
      反而是依然以先贤惮的名义,调动军队,前往漠北争夺单于之位。
  
      直到其在匈河流域遇挫,不得不退回私渠比海时,才在实在瞒不下去的情况下,公布了先贤惮的死讯与遗命。
  
      如此一来,其军心大乱。
  
      更使得许多原本倾向于先贤惮的人,再次骑墙观望。
  
      也正是因此,那位摄政王才不得不从五月开始,一直屯兵私渠比海,不敢再进军匈河。
  
      一方面是骑墙观望,等待那原本因他之故而联合的其他三家打起来。
  
      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消除先贤惮死讯带来的影响,稳定军心,加强战备。
  
      如今,再看着单于庭的情况,结合已经知道的一些东西。
  
      翁归靡明白,那位摄政王已然彻底控制了西域的匈奴力量。
  
      恐怕所谓的都隆奇单于,不过是一个傀儡。
  
      不然,为何这王庭内外的武士,都是那位摄政王的本部坚昆武士?
  
      “这就好看了……”翁归靡躺在竹椅里,眼神迷离,嘴角带笑,在心里暗道:“若那位摄政王,有‘取而代之’的想法……”
  
      “这恐怕是堪比大宛变局一般的好事情!”
  
      若其真有心思,翁归靡知道,那么他便可以借机在大宛的事情,多占些便宜。
  
      身为狐狸,能吃多少是多少!
  
      因为鬼知道,下一餐得什么时候呢?
  
      “我主单于命我来欢迎昆莫……”一位匈奴贵族带着人来到翁归靡面前,右手抚胸,恭敬的问候:“愿天神与日月,眷顾着您!”
  
      翁归靡在几个乌孙贵族的搀扶下,从竹椅里站起来,然后踩着几个奴隶成的人梯,走到草地上。
  
      他满身肥膘,踩在柔软的草皮上,留下一连串深深的脚印。
  
      但,没有人敢轻视这位号为肥王的乌孙昆莫,反而纷纷低下头来,以手抚胸,以示尊崇,至于奴隶们,更是全部趴在地上,以额触地,不敢直视。
  
      因,这位昆莫是曾在与且侯单于、狐鹿姑单于及汉朝皇帝的博弈中幸存至今,并依然握有强大的军队与王国的君王。
  
      而且,他的血脉高贵!
  
      即使匈奴人,亦要对其顶礼膜拜。
  
      不止是因为,他流着猎骄靡的血统。
  
      更因为,他的祖母、母亲,都是匈奴孪氏的居次。
  
      且是纯正的单于之女。
  
      其祖母乃是老上单于的胞妹!其母亲则是乌维单于之女!
  
      故而对匈奴人而言,这位昆莫不仅仅是乌孙国君,也是匈奴的顶级贵族!
  
      哪怕是孪氏的宗种,也要给与尊重!
  
      对其血统的尊重!
  
      对其所代表的乌孙王国的尊重!
  
      也是对其这十余年年来统治乌孙表现出来的能力与才略的尊重!
  
      翁归靡看着周围的人,轻声问道:“单于呢?”
  
      “回禀昆莫……”来迎接他的贵族上前道:“我主单于,因年幼,故不能出迎,请昆莫见谅!”
  
      “也罢!”翁归靡笑了笑,道:“既然单于没来,那就请你将我带来的礼物收下吧!”
  
      他拍拍手,立刻有着乌孙贵族,带着百余奴隶,抬着许多木箱子上来。
  
      然后这些箱子被打开,露出了装在其中的宝玉、黄金、玛瑙与丝绸。
  
      “多谢昆莫厚爱!”匈奴人见着这些东西,都乐开了花,连忙命人收下。
  
      没办法,现在的西域匈奴,已经穷到了开始去抓丁零人、西域羌人以及金山那边的塞人来抵充汉朝赔款本息及购买汉朝盐铁、兵甲器械之费的程度。
  
      但,这些丁零人、西域羌人以及金山塞人,在汉朝那边的价格很低。
  
      主要是因为这些家伙身材瘦小,干不得重体力活。
  
      而其妇女,姿色低劣,浑身肮脏,挑剔的汉朝人并不喜欢。
  
      在汉朝,能卖高价的,都是皮肤白皙,身材婀娜的少女或者身强力壮,年富力强的青壮。
  
      毫不客气的说,要不是大宛人忽然出事。
  
      西域匈奴恐怕已经维持不了战争所需的开销了。
  
      而大宛人忽然发疯,惹恼汉朝。
  
      对西域匈奴以及西域诸国来说,不啻是天降甘露。
  
      大宛人的财富、奴隶、宝马、工匠以及大宛的妇女、奴隶,在匈奴人看来,都已是他们的囊中之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