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一百二十节 瓜分 2

第一千一百二十节 瓜分 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心中思绪百转,王远就笑了起来:“昆莫,如今空口谈分配,外臣以为,未必合适……”
  
      “不如这样……”他微笑着道:“贵我双方,分别自两端进攻……”
  
      “先入贵山城者,得大宛之地,而其余……”王远意味深长的说道:“自是各凭本事……谁拿了,便是谁的……”
  
      “不知昆莫以为如何?”
  
      翁归靡一听,顿时乐了,道:“将军以为我不知汉朝故事?”
  
      王远的提议,不就是当年汉朝高帝与他的敌人项羽约定的翻版?
  
      先入贵山城者为王?
  
      这纯粹就是来忽悠和欺骗他的陷阱!
  
      届时,若匈奴先入,也就罢了。  w?ww.ranwena`com
  
      一旦乌孙人先入……嘿嘿……恐怕匈奴人能当即翻脸不认人。
  
      再一个,其他东西各凭本事,换而言之,也就是谁能拿多少就是多少。
  
      看上去很公平,实则里面不知道有多少陷阱和埋伏。
  
      就一个事情,就让翁归靡无法答应此事假如乌孙军队在围攻一个大宛城市,即将攻陷的时候,匈奴人忽然出来从背后捅一刀子,然后摘走桃子,他和乌孙怎么办?
  
      王远听着,微微一叹,他知道这又是那位解忧公主的教育之功!
  
      没有办法,他只好尬笑一声,问道:“那依昆莫之见,该当如何?”
  
      翁归靡呵呵的笑了一声,然后身子微微前倾,从王远手里拿过那块木牍,直接用手在木牍中间一划,将这木牍上的大宛一分为二,然后他笑了起来:“不如这样……”
  
      “贵我双方,各攻一半,各取所需……”
  
      说着翁归靡拿着他的眼睛,死死的盯住王远,极有压迫性的道:“老实说,这是我与乌孙臣民唯一能接受的条件!”
  
      “若是贵方不能答应……”
  
      翁归靡笑着站起身来,他巨大的体型,犹如肉山一般巍颤颤的居高临下,俯视着王远:“那么此事也就不必再谈了……”
  
      “本昆莫还不如去居延与汉鹰杨将军协商……”
  
      “再怎么说,汉朝也不会亏待朋友!”
  
      这倒是事实!
  
      汉家在整个西域的信用,都是顶级的那种。
  
      有仇必报,有恩必偿。
  
      几乎就是一头行走的睚眦神兽!
  
      其唯一的缺点,只是太过霸道、高冷,让人有些害怕。
  
      但,若真要交易,西域诸国只要有选择必定选汉朝!
  
      王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强行压抑住内心的怒意,然后笑着拉住翁归靡的衣袖,温言道:“昆莫,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
  
      虽然明知道,乌孙人是不可能去和汉朝合作的与汉合谋,那不是与虎谋皮吗?
  
      汉朝是信誉高但他们的胃口也是有目共睹的大!
  
      具体到西域,汉朝人要的不是一时一地的短期利益。
  
      他们瞄准的是更长远,更大的东西。
  
      譬如,臣服、称臣、纳贡、册封。
  
      进而,接受汉朝官吏、文人的派遣,或者送质子去长安,最终的结果则是王位上的人,变成了一个穿着汉朝衣袍,说着汉朝语言,使用汉朝制度、律法,受汉朝控制的国君。
  
      如此,迟则百年,短则十年、二十年。
  
      旧的王国消失,而新的汉朝郡国诞生。
  
      再过两三代人,这个王国的人,将忘记他们之前的一切,他们只会认为他们的祖先和子孙,过去现在未来都是骄傲的汉朝人!
  
      是诗书礼乐之邦,是诸夏贵胄苗裔。
  
      现在的楼兰王国,就在进行着这样的变化。
  
      而尉黎、龟兹,迟早会步其后尘。
  
      有着这些例子在,王远明确的知道,翁归靡是不可能答应汉朝的那些条件的。
  
      哪怕这位昆莫以喜欢和欣赏汉朝文化闻名!
  
      然而,事情麻烦就麻烦在这里。
  
      王远不敢冒险,而且,时间上也容不得再这样磨磨蹭蹭下去。
  
      因,汉朝对大宛的打击和报复,只是那位鹰杨将军的个人命令,还未得到来自长安的许可。
  
      虽然说长安方面不大可能推翻作为河西与西域事务最高统帅的决定。
  
      但万一呢?
  
      毕竟,汉朝正坛的复杂性是人尽皆知的。
  
      万一,长安推翻了那位鹰扬将军的决定,或者大宛人紧急公关,以重金贿赂,说服了那位鹰杨将军自己撤销那道命令,重新接纳大宛为汉朝保护国。
  
      如此,对大宛战争的条件便将丧失。
  
      有汉朝庇护,即使是名义上的庇护。
  
      大宛王国都可以在群狼环伺之中,保全自身!
  
      因为没有人可以在汉朝大军虎视眈眈之下,将全部力量投入到对大宛的战争中。
  
      他们必须留出大部分的力气与兵力,来应付汉朝随时可能的救援行动。
  
      而在当前国际局势下,即使只有一支汉朝小部队出现在战场上,也可能导致一切军事行动戛然而止。
  
      当今世界,发展到现在。
  
      已经没有任何人或者势力,可以无视汉朝的立场,采取单方面行动。
  
      自葱岭以东,汉朝的威慑力,全面覆盖。
  
      现在,连西域的平民也知道,宁惹猛虎,不遇汉人。
  
      因为,你得罪不起,开罪不了。
  
      想着这些,王远就好商量着道:“昆莫,您的要求,实在是太过分了……”
  
      “若按照您的分法,则苦头皆是我方吃了,而贵国却占尽便宜……”
  
      方才,翁归靡那一指,看似将大宛一分为二,好像似乎很公平?
  
      然而,这公平的本事就已经不公平乌孙人什么人可以与匈奴平起平坐,共享世界了?
  
      更不提,翁归靡那一指,实际上是将大宛除王都贵山城外最富裕的地区,都划给了乌孙。
  
      而将那些硬骨头、坚城与要塞,丢给了匈奴。
  
      特别是他将郁成城丢给了匈奴!
  
      郁成城可是上次汉攻大宛时,面对的最大障碍,同时也是战斗最艰苦的地方!
  
      其城高墙坚,地势险要,易守难攻。
  
      以汉之强大,尚且顿兵城下半年有余而不能攻克。
  
      最终还是靠着发现郁成城缺水,靠着断水,才最终攻克了这个坚城。
  
      而以如今的匈奴国力和王远手下的兵力,他很清楚,若他去攻郁成城,恐怕会死伤惨重!
  
      翁归靡却是笑了一声,耸耸肩膀,道:“那将军以为,当如何划分呢?”
  
      他自是明白,他提出来的那个条件匈奴人是不可能答应的。
  
      但,这谈判协商,不就是漫天要价,落地还钱吗?
  
      而如今匈奴的虚弱,是他敢这样做的底气。
  
      反正他是算准了匈奴必定不敢破坏会商。
  
      更算准了匈奴人,必须尽快与他达成协议。
  
      不然拖下去,夜长梦多,极容易生变。
  
      当然,乌孙也同样如此。
  
      但是,比起匈奴,乌孙人的底气和耐心更多。
  
      毕竟,匈奴人可是背着一身债,而且,他们的主力在漠北的私渠比海,正与其他三位‘单于’争夺着狐鹿姑死后的帝国归属问题。
  
      而大宛是匈奴人现在唯一的指望了。
  
      他们需要大宛的财富来购买汉朝的兵甲器械、粮食布帛,以支撑战争,并用这些东西来堵住汉朝人的嘴,让其有一个喘息的机会。
  
      哪怕明知道,这是饮鸩止渴,却也不得不为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